笔趣楼 > 重生嫡妃:农女有点田 > 第五百二十五章:亲近

第五百二十五章:亲近

从屏风后走出来,端木墨言只觉通体舒畅,疲惫全消。
  
  整个空间全是她的气息。呆在有她的地方,整个人都很放松。
  
  没有杀戮,没有死亡,没有鲜血,只有她温柔的目光,以及那双温暖的手掌。
  
  端木墨言从她的身后环住她的腰,深深地吸着她脖间的味道。
  
  “我不止一次幻想过这样的画面。终于让我回来了。”
  
  “辛苦了。”裴玉雯拉着他的手。“有什么话明天再说吧!今天先休息。”
  
  “我不想和你分开。”端木墨言将她扳正,认真地看着她。“一刻也不想。今天我留下吧!”
  
  “不行。”裴玉雯羞恼,瞪着他。“先去客房休息。有什么话明天再说。”
  
  “可是我只想留在你身边。”端木墨言拉着她的手,哀怨地看着她。“我们分开这么久,你不想我?”
  
  “这是两码事。反正你也回来了,不急于一时。”裴玉雯勾唇笑了笑。“我还能跑了不成?”
  
  “坏丫头,真是狠心。”端木墨言撇嘴。“那好吧!明天我再来陪你。你可不许跑了。”
  
  “先吃宵夜。我给你下了一碗面。不过你在里面呆了那么久,只怕都糊了。”裴玉雯朝桌子方向噜了噜嘴。“今天太晚了,就不要喝酒了。明天小弟他们回来,我们再给你办一个接风洗尘宴。”
  
  “好。”端木墨言在她的脸上啄了一下。“偷袭成功。”
  
  “你……”裴玉雯摸着被‘偷袭’的脸颊,媚光闪动。“快吃。”
  
  端木墨言是真的累了。他没有在裴玉雯的房间里呆多久。吃了那碗面之后,他就跟着仆人去了客房。
  
  裴玉雯刚刚躺下去。只听从院子里传来喧闹的声音。听那声音应该是裴烨他们回来了。她本来想出去看看的。但是想着这么晚了,大家都很累,就没有再出门。
  
  “大姐回来了吗?”裴烨见到裴玉雯被端木墨言抓走。可是他不知道他把她带到哪里去了。
  
  “回来了。”仆人回答。“七王爷在客房歇下了。”
  
  裴烨听说端木墨言住的是客房,而且把裴玉雯送回了裴家,脸色好看了些。
  
  旁边的裴玉茵轻笑道:“我早说过大姐不会乱来的。你就喜欢瞎操心。”
  
  “女人一旦陷入感情就像个傻子似的,哪怕平时是那么聪明。”裴烨不满地嘀咕。“你就是个例子。”
  
  裴玉茵绞着手帕,眼神闪了闪:“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刚才你中途出去跟弈之说了什么?”裴烨看着她。“弈之后来的神情怪怪的,好像吓着了。”
  
  裴玉茵咬着唇,狠狠瞪了裴烨一眼:“要你管。我是你姐姐,哪有弟弟管着姐姐的事情?”
  
  裴烨愕然地看着裴玉茵冲进自己的院子里。他指着裴玉茵离开的方向,对旁边的小林氏说道:“大嫂,你看见了。这还没有嫁过去呢!我已经不能管她的事情了。”
  
  “茵儿已经是个大姑娘了。你哪能管得了她一辈子?”小林氏在旁边笑道:“行了,大家都看着呢!”
  
  裴烨黯然:“七王爷回来了,大姐的婚期又得提上日程。现在三姐也被订了亲。以后几个姐姐都要嫁出去。我们家就要冷清了。”
  
  “女人早晚都得嫁的。这是无法避免。你应该为你的三个姐姐高兴。至少她们都嫁了不错的男人。”
  
  小林氏想着花氏和王氏。在她还小的时候,接触得最多的就是他们。还记得那时候她很受他们的疼爱。现在仔细想想,除了刚成亲的时候,她在娘家做姑娘的日子是这辈子最放松的。
  
  “大嫂,我不想娶亲。这门亲事能不能再拖一拖?”裴烨想着自己的亲事,心情一顿烦燥。“七王爷回来,你大姐的亲事必然是最早提上日程的。接下来就是你三姐。因为长幼有序嘛!不管你想拖延多长时间,这门亲事终究还是要成的。要不然诸葛家的人就不会答应。”小林氏拍了拍他的肩膀。“
  
  虽然诸葛家的人确实有些不靠谱,但是诸葛佳惠是个好姑娘。你就算把她娶进门也不会亏的。”
  
  “这不是亏不亏的问题。天下的好姑娘那么多,难道我每一个都要娶回家吗?”裴烨嗤笑。
  
  “臭小子。”小林氏气恼。“现在说这种话,早干嘛去了?如果你实在不想娶,谁还逼你不成?为了所谓的义气,你要娶一个不喜欢的姑娘。现在再后悔,对那位姑娘造成的伤害比最开始的时候还多。”
  
  “我明白了。”看来不想娶也得娶了。
  
  第二日,半梦半醒的裴玉雯察觉到陌生的气息。她警觉地睁开眼睛,锐利地看向前方。在看见端木墨言的身影时,她的迷惑的眸子里有片刻的疑惑。
  
  “你怎么会在这里?”
  
  端木墨言捏着她的鼻子,勾起薄唇:“你说呢?”
  
  裴玉雯刚醒过来的时候脑子是一片浆糊,随着脑子惭惭地清醒,昨天晚上的记忆回笼。
  
  “你要上早朝吗?”要不然怎么会起这么早?
  
  “我是想你了。”端木墨言在她的身侧躺下去。
  
  “喂……”裴玉雯紧张地叫了一声,想到自己的嗓门太大,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连忙压低声音。“要是被下人看见,不知道会被说成什么样子。我还没有嫁给你呢,怎么能和你躺在一起?”
  
  “早晚也会躺在一起的。”端木墨言将手臂枕在头上。“昨天晚上见到我的时候,你怎么一点儿也不惊讶?”
  
  “什么时候?”裴玉雯干脆坐起来。
  
  然而她刚坐起来,端木墨言就拉着她躺下去。
  
  “就是我刚进大殿的时候。所有人都看着我,只有你无动于衷。”端木墨言侧身,深深地看着她。
  
  “我是吓呆了。毕竟没有想到你会这么快回来。”裴玉雯将他的脸推开。“别靠这么近。”
  
  “雯儿……”憋了一肚子火气的大灰狼压在她的身上,又开始研究人体结构,顺便种上草莓。裴玉雯受不了他的热情,最终连阻拦他的力气都没有,只有任由他索求无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