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明骑 > 第八章 拼刺

第八章 拼刺

    恋上你看书网630bookla,最快更新明骑最新章节!
  
      
  
      八名马家堡子弟打起精神乱哄哄的列成一队,又让马城有点痛苦的皱起眉头,好在他是想把这些人练成精锐的野战侦察兵,多花费点心血也是值得。八个人刚好分成两个侦察组,各配一名箭手三名士卒,先传授他们后世的步战长兵器刺杀技术,务求短时间内打造出一支小规模的精兵。
  
      马城仿佛又回到了新兵训练场,拿着棍子一顿狠抽。
  
      “拼刺首先是要讲究步法的,步法分为前进,后退,跃退,跳步,挺枪前进时要以右脚的蹬力推动,左脚迅速跟上脚跟着地……后退的步法自然是左脚蹬力推动,右脚以同样的距离后退,小五,你来一次!”
  
      看着一脸迷茫的八名新兵马城倒是并不担心,他带过笨手笨脚的新兵太多了,也不差多上这么几个笨蛋。一边教育一边示范一边用棍子抽就是了,用了半天时间抽断了两根棍子之后马小五终于开窍了,熟练掌握了拼刺步法的诀窍。马城又让他去教别的人,这样形成一个良性的循环。
  
      练了一天的刺杀,才带着筋疲力尽的新兵们回到庄上。
  
      在庄里碰上了马国忠,免不了被他调侃几句。
  
      马国忠脸上表情似笑非笑,高声说话:“这天下之兵无非是马步两种,少爷这兵练的可蹊跷了,说是马军却又排着步军的队列,说是步军却又配备马军的军械……标下从军十余年间,可也没见过如此稀奇的兵,不知少爷唱的是哪一出?”
  
      马城只是一笑了之,懒的理他。
  
      心说少爷我练的这叫精锐野战侦察兵,也是在这个时代起家的精锐尖兵。在后世现代化军队里这些人叫做士官长,也是一支连队战斗力的源泉,以少爷我在边疆带兵十几年的经验,半年时间把这些子弟兵练成精锐士官长,很有把握。手里有了一批精锐士官长,随时可以扩充成一支小部队。
  
      当然这些后世很精髓的练兵方法,是超越这个时代的。马城对这些人的要求是上马能冲锋,下马能列阵,野战侦察,敌后潜伏……总之是按照后世连级侦察班的编制来练,而这也是他最擅长的。脑子里很自然浮现出大哥马燃,那张儒雅英俊却鼻孔朝天的脸,马城忍不住轻哼一声。
  
      白天练拼刺晚上读书写字,马城正在快速融入这个时代。
  
      晚上,马家祠堂。
  
      八名马家堡子弟慑服于马城的威严乖乖的围成一圈,由唯一识字的马小三负责教他们识字。时不时有人耐不住性子,把椅子坐的咯吱做响。马城也装没听见手里捧着一本私塾里找来的《论语》,挑灯苦读,这些人里马小三上过几年私塾,认的字倒也不少,白天还威风八面的马小五这时候就惨了,正在瞪着斗大的汉字发呆。
  
      “少爷,我要撒尿!”
  
      马小五话刚说完被一块小石头砸中脑门,然后传来马城不稳不火的说话声:“憋着。”
  
      窃笑声中马小五尴尬的摸摸脑门,不吭声了。
  
      “赵钱孙李周吴郑王……”
  
      在有气无力并且乱七八糟的读书声中,马家堡逐渐被凄迷的夜色笼罩。深夜,马家堡里的大通铺。
  
      马城坐在床边给马小五揉着淤青的小腿,沉声问道:“疼不疼?”
  
      两天下来棍子抽断了好几根,马小五腿上也被马城抽的出现了大片淤青,当然马城下手也是很有分寸的绝伤不到骨头。
  
      马小五疼的龇牙咧嘴,却仍嘴硬:“不疼!”
  
      马城却是脸色如常,沉声说话:“我现在不狠抽你们等将来上了战场,你们就得让别人宰了。”
  
      话说的虽然简短,却让在马小五发起了牢骚:“少爷,大太太和太公子太欺负人了,我和小三都替你觉得不值!”
  
      马城却仍很平静,语气却是更深沉了:“没本事自然会被欺负,以后这些话要藏在心里,不要说出来。”
  
      几句话说的张小五眼神灼热起来,狠狠的点了点头。
  
      马城油然拍拍他肩膀:“睡吧。”
  
      从这天开始马小五训练更刻苦了,惟独晚上读书认字的时候仍是苦着一张苦瓜脸。八名马家堡子弟在马城的严格训练下一天一天脱胎换骨,时间过的飞快转眼过了半个月,更艰苦的训练内容也展开了。八个人分成两组轮流值夜,完全按照战时标准来执行,弄的一群少年苦不堪言,却没有任何一个人叫苦叫累,马城教的也格外用心了。
  
      “突刺,一要快二要狠,三力,说的是两臂的推力,腰部的推力和右腿的蹬力,三力合一无往而不利。突刺的诀窍在于突然性,不能引枪,引枪就等于告诉对手我要刺你了,对方有了准备当然你就刺不到了。突刺练好了就是一击毙命,先练好了突刺我才能传你们保命的招数,防左刺防右刺防下刺。学好了保命的招数还有更高深的路数,骗左刺右,骗右刺下,打压刺。”
  
      “谁也不许给我耍花枪,你们以前学的那些路数都是垃圾。”
  
      “这一棍子是叫你记住了,枪刺出去右腿给我伸直了,右腿伸直了三力才能合一。”
  
      “这一棍子是叫你劈枪不是叫你横扫,要勇猛有力。”
  
      在马家堡子弟强行压抑的惨哼声中,打麦场上的气氛也一天比一天肃杀。八名马姓子弟里马小五的素质最佳,也很自然的成了这群子弟里的小头头。马小三的素质最差,但是他读过私塾心思又细腻,马城也给他单独制定了一套训练计划,是把他当成作战参谋来精心培养的。生活枯燥而又充实,马家堡子弟逐渐习惯了枯燥的刺杀训练,严格的战时值班制度,也习惯了半夜三更从被窝里爬起来的夜间训练。
  
      深夜,小青山脚。
  
      马城立正站在队伍前面,面对着一脸困倦的八名同姓子弟,他不说话其他人只能保持立正姿势站好,没有命令谁也不敢乱动。皎洁的月光下枪刺林立,现场陷入死一般的寂静,寂静之中却又透着和往常不一样的肃杀,这一站就是两个时辰从深夜站到天亮,始终没有任何人动过哪怕是一下。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