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明骑 > 第三十一章 战起

第三十一章 战起


  
  请了家法,马林才阴沉道:“前日军报,抚顺被围。”
  
  短短八个字,足以让人心惊肉跳了,辽东城池被围攻,这是多少年没有过的事情了。
  
  马林再也压不住火,勃然大怒:“建奴如此胆大妄为,捋我大明虎须,我辽东大军一到,必使建奴化为齑粉!”
  
  家主表了态,厅中众人纷纷恭维附和,痛骂建奴肆意妄为,颂扬大明天兵威武,让马城联想到了后世的精神胜利法。这真真是色厉内荏了,建奴凶猛,可不会因为马总兵骂了几句娘就乖乖退兵了。
  
  联想到历史上,给这位马总兵的评价是懦弱无胆,可也不是全无道理。马城很清楚这位老爹的短处,从小在祖父马芳的庇护下长大,辽东总兵任上做了不久,就被李成梁取而代之了,实际上,这便宜老爹是没打过什么仗的。
  
  给马家上下鼓足了劲,振作起来的马林好象打了鸡血,很快做出一系列决策。
  
  首先是清点庄产,商铺,调集钱粮,整军备战,此事自然是董举人负责的,董举人在马家的地位相当于幕僚长。
  
  董举人倒是恭恭敬敬答应了,马城直觉此事未必会顺利。要说这董举人和大太太没有勾结,马城是无论如何也不会信的,就是马林,恐怕也是心知肚明的,然而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种时候,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议事一个时辰后,没有军职在身的马氏族人,纷纷告退。
  
  连董举人也退出议事厅后,剩下的,就是有军职在身的马氏子弟了,包括了大公子马燃,二公子马熠,加上马城这个老五,除了马氏子弟之外,便是马府家丁出身,直接领军的实权将领了。
  
  家族议事变成了军事会议,气氛更加肃杀严肃。
  
  马城端端正正坐在下首,偷看着一位四十多岁的游击将军,应该是跟随祖父马芳,征战多年的马府嫡系了,整个军事会议给马城的感受便是,实力不足。
  
  一镇总兵,麾下有多少兵马没有定数,基本上是有多钱就养多少兵。和正印的辽东总兵张乘荫,山海关总兵杜松,麾下过万精兵比起来,马林这个开原总兵实在是太寒酸了,麾下精兵只有两千出头,这便是杂牌总兵的悲哀了。
  
  把萨尔浒之战的失败,责任推到他的身上,实在是不公平的很。
  
  开至深夜的军事会议,也没讨论出个所以然来,军情不明,除了严令马氏子弟整军备战,马林也拿不出别的办法。
  
  深夜,马城有些疲惫的回到小院,倒头就睡,参加这个又臭又长的军议,简直比打仗还累。
  
  本以为便宜老爹会单独召见,哪知道等到第二日中午,仍是没有单独召见的意思。
  
  马城派人禀告之后,仍是等不到回信,心知便宜老爹现在一定是焦头烂额,实在顾不上他这个九品杂官了。索性写了一封公函请马总兵签署,请命征召三百二十民壮,协助城防。到傍晚时,盖着总兵官大印的公文送了过来,照准。
  
  虽然没有解决编制问题,可马城也松了口气,长弓大阵总算有着落。
  
  回到西罗城,命马小三等人继续操练民壮。
  
  有了镇守总兵核准的公文,这支临时征召的民兵部队,终于有了个临时编制。
  
  大明会典,战时征召民兵是惯例,民壮们虽然个个苦着脸,可也不敢挑战镇守总兵的权威。
  
  七日后,开原,西罗两城突然实行了宵禁。
  
  傍晚,操练了一天,疲惫的民兵们苦着脸,一队队被带回营房。
  
  马城站在房顶上,看着城外狼狈逃回来的一队侦骑,沉思起来,抚顺之战也该有个结果了吧,战果,一定会让大明上下大吃一惊的。
  
  看着城外远处,一小股狼狈不堪的骑兵仓皇的逃向西罗城,马城突然意识到,这些不是开原侦骑,这些是抚顺败兵,抚顺到开原大概三百里,有被击溃的抚顺骑兵逃到开原,也不奇怪。
  
  看着马国忠从梯子上爬了上来,马城决然道:“拿我的帖子,求见高贞!”
  
  高贞,开原府参将,领辽海卫指挥使,是西罗城里的最高长官了,也是马林,于化龙之下,开原第三号实权将领。这位高参将是卫所军官出身,又充任了开原营兵参将,也算是开原的地头蛇了。
  
  明中后期军制十分混乱,各地军镇,基本上都是卫所制和营兵制并行。卫所出身的高级军官,大多兼任着营兵将领的职务,实际上辽东卫所,大多被营兵也就是募兵取代了,而这位出身辽海卫的高贞高参将,便是开原军中第三号的人物了。
  
  入夜,马城在城头上见到了高贞。
  
  一礼到地,马城还是依礼拜见:“下官马城,参见高将军。”
  
  高贞可也不敢摆谱,和气笑道:“强汉亡于妇人之手,世侄高论,闻之已久。”
  
  马城一时哑然无语,琢磨着这事该不会传开了吧,这位高世叔一副揶揄的态度,还真是看热闹的不怕事儿大。马城这时也只能装聋做哑,含糊过去,站在高贞身后看着城外,聚集在一起的一小股骑兵,正在对着紧闭的城门叫骂,几乎人人都带着伤。
  
  一个嗓门很大的骑兵后背上还插着一只箭,骂的很凶:“开门,让爷爷进去喘口气。”
  
  高贞冷脸看着那骑兵背后插着的箭,冷笑道:“左右,射死这临阵脱逃的贼贱才!”
  
  左右两边十余名鸟铳手举起鸟铳,吓的那群抚顺残兵落荒而逃,也不敢再骂了,远远避开了城头鸟铳的射程,却也不肯走。马城看的直叹气,这就是大明的辽东,抚顺的败军到了开原,连开原城也进不了。
  
  各派系将领互相倾轧,开原的守将,哪会管抚顺兵的死活。
  
  高贞总算还有点良心,让人隔着护城河,远远仍了一袋干粮下去,让这些抚顺败兵回归本队。
  
  马城一时哑口无言,忍不住小声提醒:“世叔,放几个进来,问一问抚顺战事也好。”
  
  高贞咧嘴冷哼:“不问也罢,平白乱了我开原军心。”
  
  马城无奈,看着这位手握三千营兵的参将,只有苦笑的份,这便是大明边军的将领了,一个比一个桀骜不驯,一个比一个狂妄,那位手握重兵的山海关总兵杜松,也是同样的货色,有勇无谋。
  
  对于这些打仗不带脑子的辽东将领,马城已经无话可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