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明骑 > 第三十三章 兵祸

第三十三章 兵祸


  
  天赐良机,马城朝左右亲兵使个眼色,突然长身而起冲出院子,挺着铁叉朝一名敌骑冲了过去,敌骑反应极快,那名骑兵一声呵斥挺起骑枪,控制战马冲了过来,可惜冲刺的距离实在太短了。
  
  马城胸中憋着一口闷气,一声不吭把铁叉交到右手,就地一个侧前冲滚翻,起身同时挺枪猛刺,险险避过小跑冲击过来的战马,也让敌骑平端着的骑枪刺了个空,敌骑慌乱之中想要翻身下马,却被马城从侧面狠狠一枪刺透了胸腹,惨叫一声跌落下马。
  
  只来得及抽出铁叉转过身来,就又对上了另一名下了马,正在搜刮财物的敌兵,左右亲兵也陷入苦战,和一小队敌骑绞杀在一起。当面敌兵眼睛已经通红了,拔出战刀,瞪着三角眼嘶吼着劈了过来。
  
  马城借着铁叉的长度优势横扫过去,敌兵脸上似乎闪过嘲弄的表情战刀改劈为削,轻易把铁叉木柄削成两断。铁叉断开的瞬间马城已经完全发上力,一个爽脆漂亮的左弹仓击,双手的合力,腰部的挺力,几股合力的控制下横过来的,端了一截的铁叉狠狠的撞上了敌兵的下巴,敌兵一声惨哼踉跄后退,后退过程中削尖的木棒刺进了他脆弱的心脏。
  
  嘲弄的表情还在脸上,敌军睁大血红的眼睛扑通跪地,惨死当场。
  
  马城也难以掩饰的喘了几口大气,整个人都被热汗湿透了,衣服贴在身上十分难受,这几下刺杀动作看似完成的爽脆利索,其中的过程却是十分凶险的,如果不是用计偷袭强行先格杀了一人,被这几名悍勇敌兵夹攻之下,躺在地上的恐怕就是他了。
  
  拔出战刀,马城暴喝一声再次杀入战团。
  
  深夜,四周围的嘶喊声也渐渐微弱了。
  
  马城站在死人堆里,看着全身浴血的三名亲兵,把缴获的匹战马聚在一起。
  
  五名亲兵阵亡了两人,都是马国忠的部下,六对五,以两人阵亡的代价格杀了五名建州骑兵,其中两人是马城亲手格杀的,马城终于亲身感受到建奴的凶悍。这还是藏在暗中偷袭,还是在地形狭窄的村子里,战马无法加速,距离太近也无法动用骑弓的情况下,所取得的战果。
  
  马城自问如果是在开阔地带,胜负还十分难料,这便是凶悍的建奴。
  
  天色大亮,八林屯。
  
  大火刚被扑灭八林屯百姓死伤惨重,半个村子都被大火烧透了,村口的打麦场已经变成了死人场,停着几十具村民的尸体,八林屯一共就四十几户人一百多丁口,这还不算死在大火里找不到尸首的,这一场无谓的兵灾过后,能活下来的多半是青壮的汉子,老弱妇儒只一个早晨就死伤了一多半。尸体堆里还有七十多具明军尸体,八具建州骑兵的尸体单独放在另一边。
  
  其中五人是马城等人格杀的,另外三具尸体,都是被奋起反抗的八林屯民壮所杀。
  
  这一小股建州游骑人数本就不多,伤亡大半,也算是被击退了。
  
  阵阵哭声中,村里的精壮被里长伯组织起来挖坑埋尸,凄惨的哭声里躲在村里各处的明军溃兵,也三三两两的走了出来,人数只有二十几人还几乎人人带伤。这队二十几人的明军里面,官职最高的是个百户,也不知道怎么的断了一条腿。
  
  明军百户看到腰挂连鞘战刀,身穿九品官服的马城,呆了一呆,一瘸一拐走了过来。
  
  这名百户态度倒还挺客气,抱一抱拳:“敢问这位大人尊姓大名?”
  
  马城看他眼神闪烁,很自然的随口回答:“好说,马某为安乐州巡检。”
  
  百户一脸困惑,显是想不到这是个什么官,有些糊涂了。
  
  看着满地的明军尸体,百户有些悲愤:“我等是东州镇军,谢过大人援手之恩。”
  
  马城无奈的摆了摆手,东州,是抚顺的屯兵城,东州镇军也算是辽军精锐了,一个百户的镇军,就这样被十几名建州骑兵活活给生吞了,亏了这位百户大人还哭的出来,百户锤胸顿足哭了一阵,又一瘸一拐的去收拢手下的几十号残兵。
  
  太大亮后,马国忠领了马家堡子弟赶来驰援。
  
  面对毁了大半的八林屯,侥幸逃生的二十余残兵,马家堡子弟都沉默了。
  
  和幸存的八林屯族老商量过后,家家戴孝的八林屯村民北撤二十里,在一处近乎荒废的军堡安了家。
  
  之后马城命人请来和尚道士,给八林屯遭难的村民,明军士卒办了一场法事。
  
  相比开原大小衙门的不管不问,马城这个九品小官,作为倒是深得人心。
  
  入夜,靖安堡。
  
  这处原是防备蒙古人的大型军堡,后来随着汉人人口的增加,这靖安堡也失去了战略价值,逐渐荒废了。
  
  入夜,马城站在堡中内室,抓起一件从建州骑兵身上扒下来的绵甲,研究起来,红色的绵甲基本取材于大明的绵甲样式,却比鸳鸯战袄更加厚实。身边马国忠,丁文朝两人沉默不语,两名部下骑兵的阵亡,让两人心情有些糟糕。
  
  放下红色绵甲,马城轻声问道:“如何?”
  
  马国忠沉吟过后,谨慎回答:“万历三十年的时候,建奴正红旗还是一支杂兵,如今,也成了气候了。”
  
  丁文朝也抓起一把锋利的建州骑枪,喟然叹息:“打虎不死,终成大患。”
  
  马国忠哼了一声,忍不住痛骂道:“养贼自重,终究是养成了心腹大患,李成梁此贼误国!”
  
  丁文朝也一面愤慨,附和道:“若老大人还在世,哪容建奴如此跋扈!”
  
  马城听的面沉如水,对前任辽东总兵李成梁,和努尔哈赤之间的那点破事,也是觉得深深的厌恶。
  
  建奴,确实是李成梁养出来的一条恶犬,只是这条恶犬如今失控了。
  
  正如马国忠所言,建州正红旗十几年前还是一伙杂兵,如今,已经可以打的大明镇军抬不起头了。
  
  正红旗,这还是建奴下五旗,旗下精兵已经如此凶悍了。
  
  上三旗,又该凶悍到什么程度,马城有些痛苦的抓抓头发,领教过建奴骑兵的凶悍之后,这辈子都不想和建奴骑兵野战了。大明镇军多是轻甲步兵,野战碰上建奴以轻甲骑兵为主的大军,打不过更跑不掉,是全无还手之力的。
  
  脑中浮现出八林屯之战,大明镇军好象满山的兔子,被建州骑兵射的连滚带爬,那画面让人印象太深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