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明骑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击奇

第一百二十二章 击奇


  
  一众开原出身的正副营官皆沉默不语,布尔汗咧开大嘴抓着头发,让马城颇为无奈,麾下多是敢战英勇之士,却无将帅之才,就连合格的参谋人才也稀缺,事事都需要他这个主帅做决定,长久下去非是开原之幸。
  
  沉默中,沈良略显有些忐忑,欲言又止。
  
  马城睁开眼睛温言道:“沈将军请讲。”
  
  沈良有些拘束道:“遵命,末将以为三日夜来,我等扰敌已尽全力,如今已是疲惫之军,以疲惫之军纵横于强敌之中,实属不智,末将斗胆以为我等当避实,击奇。”
  
  马城平静道:“如何击奇。”
  
  沈良咬了咬牙,决然道:“两个时辰后,借夜色向东渡浑河,攻建州!”
  
  一片哗然,多数将官认为此计不妥,就此脱离沈阳战场有怯战之嫌。
  
  方世鸿也面色不悦,委婉提醒道:“马兄,沈阳兵马仍在苦战,若沈阳有失,朝堂上怕是要掰扯不清了。”
  
  马城不语,大明的将军便是如此了,每逢大战进又进不退,撤又不能撤,每每将脑袋埋在沙子里装鸵鸟。
  
  见帐中争论起来,沈良忐忑的赔礼:“末将失言,惭愧。”
  
  马城却面无表情道:“沈良!”
  
  沈游击应声长身而起,施了军礼,面色黯然应是心中后悔,不该在两军阵前出言无状,以至翻了众怒。
  
  马城却和气道:“擢,沈良为开原团练副总兵。”
  
  话因方落,帐中变的异常安静,只剩下火把燃烧发出的猎猎响声,连沈良在内都有些蒙了,一众将官都呆看着马城,仿佛被集体点了穴道。任谁都知道这个任命的非同寻常,团练副总兵官职不高,象沈良这般从浙兵游击转任团练官职,算的上是降职了,然则沈良脸上却一副狂喜表情,吃惊的睁大眼睛看着上官。
  
  帐中这个小圈子里,任谁都知道这个团练副总兵的分量。开原团练是马氏私军,现如今只有一位副总兵坐镇靖安堡,沈良做了这个副总兵便是马城的坐膀右臂,便是一飞冲天了。这个团练副总兵在开原军中的分量十足。
  
  六个正副营官虽目瞪口呆,却下意识的保持着沉默。
  
  马城待众人接受了这个任命,才温言道:“散了吧,两个时辰后进兵建州。”
  
  众将官回过神来纷纷施礼,出帐,一步登天的沈良更是头重脚轻,一面笑意,连走路都不知道先迈那只脚了。火把熄灭,马城端坐在帐中闭上眼睛小憩,对这个任命尚算满意,沈良虽是浙兵出身却是个中过秀才的,祖上算是戚氏家生子,头上早已贴上了戚氏的标签,还是个有才华的。
  
  作为独挡一面的将帅种子,沈良比开原军中大多数将官都更合格,中过秀才,常年领军镇守密云大营,自幼接受的又是戚家军那套训练方法,比之开原军中大部分平民出身的子弟,都更适合独挡一面,至于忠心方面更是不必担心,自戚帅身后,浙兵就成了无本之源,浙兵将官几无晋身之所。
  
  马城更看中了沈良背后的浙兵统帅戚金,还有戚金手下五千浙兵精锐。
  
  此举虽是挖了戚金的墙角,然则用人之际也早顾不上了,日后若是和那位戚帅后人见了面,少不得要陪些好话。
  
  两个时辰后,深夜。
  
  数百骑护送着伤兵,伤马折回开原,余下两千余骑出三岔口,在皎洁月光的掩护下径直向东渡过浑河,熟悉地形又说一口女真话的叶赫战士在前面开路,士气大振的浙兵尾随在后,依照沈良沈副总兵的进兵方略,攻界藩寨。
  
  黎明前,建虏界藩寨东南五里。
  
  皎洁的月色终于被黎明前的阴森所取代,开原精骑也终于潜伏到了界藩寨守军的眼皮子底下。这还要多亏了在这里土生土长的叶赫战士,和建虏说着同样的语言,穿着差不多的服饰,轻松干掉了四队在附近值夜的巡逻骑兵,终于等到了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
  
  五里外界藩寨灯火通明,十分喧嚣,隐隐传来的人喊马嘶声,让马城在内一众将官颇有些不是滋味。附近山上,似乎仍能见到大战过后留下的痕迹,当日杜松麾下三万辽镇精兵,就是在此处全军覆没的,杜军伏尸,大概能从界藩一直排到抚顺关。
  
  杜松攻界藩也是深具眼光的,界藩寨,正是建奴粮草兵马转运中枢之地。
  
  黎明前,界藩寨东南两里。
  
  两千开原精骑牵着战马,排成长长的几列纵队,俏无声息接近着灯火通明的界藩大营,黑暗中几支火把突然仍了出来,点燃了行军队列前面的一堆干草,干草堆很快烧了起来,将行军状态中的马城等人身形照了出来,前队几匹战马受惊,不安分的扬起前蹄。
  
  黑暗中响起呵斥声,让马城背心直冒冷汗,这时才注意到前后左右还有几十堆干草,应是建虏暗哨有意堆放,作为示警之用。直冒冷汗的马城点头示意,一队叶赫骑兵牵着战马,骂骂咧咧的越众而出,人人都是秃顶,光头,脑后拖着一根小辫子,标准的女真勇士打扮,就连身上铠甲也是正蓝旗的棉甲。
  
  看到二十余名正蓝旗勇士走过去,建虏暗哨显是有些惧怕,不敢再仍火把过来。
  
  马城连手心都出汗了,暗自咋舌两千余开原精骑,险些死的不明不白,可见偷营真真是一件危险性极高的事情,尤其是在这种能见度极低的环境下,面对一支凶悍警觉的蛮族大军,偷营的难度更是无数倍增大了,这些建奴暗哨的耳朵真真比猎犬还灵敏,所幸提早备下了几十套正蓝旗的棉甲。
  
  正蓝旗是上三旗,用伪装成上三旗的叶赫战士吓唬人,真真是天衣无缝。
  
  黑暗中传来几声闷响,然后是短促的几声惨叫,打斗声很快变的激烈起来,马城色变重重的一挥手,行军队列里突然亮起无数根火把,雨点般密集的火把飘飘悠悠的飞了出去,落地之后将前方照的纤毫毕现,火光中那一队叶赫战士正在四处追杀着逃走的暗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