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明骑 > 第一百二十四章 转战

第一百二十四章 转战


  
  丁文朝会意带着几个亲兵,拍马拦住那名叶赫骑兵,解下马背上的大口袋,一个满面清秀瑟瑟发抖的女人从口袋里滚了出来,一身明人女子打扮的年轻女人,一只袖子被撕掉了,额头上还有些青紫痕迹,嘴里还塞着一团破布。
  
  女人抱着胳膊蜷缩在地上,睁大眼睛惶恐的看着周围骑兵大军。
  
  丁文朝皱眉替她取下嘴里的破布,女人惶恐叫道:“军爷开恩,军爷开恩!”
  
  行军队列早停了下来,开原子弟表情木然看着惶恐的明人女子,也有人对那掳掠女子的叶赫骑兵怒目而视。
  
  布尔汗脸色难看却有些不以为意,只是朝着那部下嘟囔了两句女真话。
  
  马城勃然大怒道:“查!”
  
  布尔汗虽不情愿还是冲着他的族人咆哮起来,过不多时,八个女子被从马背上搜了出来,让方世鸿大吃了一惊,被这些叶赫骑兵的骑术吓了一跳,马背上驮着个大活人还能若无其事,这骑术也太惊人了。八个女子里有六个汉人,两个女真人,都是姿色上佳的年轻女子,马城一怒下令将两个女真女子处死,好生照料六个汉人女子。
  
  六个叶赫族人颈着脖子,仍在大声叫嚷,让布尔汗面色很难看。
  
  锵,马城随手拔出一把战刀,仍在布尔汗面前。
  
  布尔汗脸色大变,一众叶赫骑兵也纷纷大叫起来,却被恼羞成怒的布尔汗大声呵斥弹压了。马城昂然骑在战马上,冷冷看着布尔汗,左右亲兵,开原精骑皆一面愤然,手都放在刀柄上。布尔汗看着六个不知死活的族人,咬了咬牙终究还是捡起刀,一刀一个将六个族人砍死,才愤然将染血的战刀远远的仍掉了。
  
  叶赫族人全体噤若寒蝉,不敢正视马城森冷的眼睛。
  
  布尔汗愤然道:“你满意了!”
  
  马城冷然道:“我的军纪只有一条,戕害明人,百姓者,杀无赦!”
  
  布尔汗仍抗辩叫道:“你是叶赫的驸马,他们也是你的族人,这太过分了!”
  
  马城不屑反驳道:“我没有这样丢脸的族人,我的族人皆是英勇之辈,平内患,御外辱,个个都是大好的男儿!”
  
  被羞辱的布尔汗喘了几口粗气,又朝着族人咆哮了一阵才翻身上马,直扑下一个建虏营寨,大群叶赫骑兵尾随而去。一队青涩的开原子弟红着脸,将六个衣衫不整的汉人女子扶上战马,六个年轻女人自是千恩万谢,大队骑兵再次缓缓开拔。问过方知六个年轻女子,倒有五个是昔日抚顺城中官宦之后,居然还有一个是抚顺府推官的女儿。
  
  六个女子都是二贝勒阿敏的女奴,负责伺候建奴二贝勒起居。
  
  大军开拔,年轻的开原子弟,不自觉的将六个女子护卫严密保护起来,自发的举动让马城心中一笑。六个妙龄女子裹着明军制式的外衫,骑在马上,被开原骑兵团团护卫在行军队列里。
  
  方世鸿看到摇头晃脑,突然意兴大发叫嚷道:“子复曰,发乎情乎,止于礼乎,男女饮食,人之大欲存焉。”
  
  开原骑兵们错愕的看着手舞足蹈的方公子,就好象看到一个疯子。
  
  马城,沈良这些读过诗经的,却一笑莞尔,对这出身相府的纨绔子弟又多了几分好感,所谓物以类聚,大致如此。
  
  傍晚,浑河东岸。
  
  行军队列缓缓停了下来,河对岸,一支数百人的骑兵人人身背猎弓,骑着马排成散乱的阵型,正在上蹿下跳的叫骂。马城冷然看着对岸服色繁杂,多是猎户打扮的女真人,心中冷笑,这些应该是附近寨子大小头领,聚集起来的乌合之众了,许多人连马鞍都没有,还有人连脑后的小辫子都白了。
  
  一轮箭雨,将对岸女真人射退数百米,大军沿河寻找水浅处渡河。那群女真人只是眷恋不去,隔河远远尾随着开原骑兵,似有跟随监视之意,马城冷然看着那小辫子花白的女真人指挥一些年轻人,在河边堆起枯枝干草放狼烟,折腾了好半天只弄出几堆熊熊燃烧的柴火,淡淡的烟尚未形成烟柱便被风吹散了。
  
  老东西气的上蹿下跳,不停用马鞭抽打着几个后辈,开原骑兵们爆出一阵畅快笑声,须知放狼烟也是一门手艺,大致是要在干柴中加入湿的牛羊马粪,想让烟柱笔直冲天可不是一件容易办到的事情,这老东西显是不懂其中关窍。
  
  笑过之后,开原骑兵冷然看着那上蹿下跳的老东西,人人都能感受到那化不开的深刻仇恨。
  
  几名开原子弟一口唾沫吐过去,方世鸿也恨恨骂道:“这老东西,该死!”
  
  马城森然道:“老而不死则为贼。”
  
  方世鸿沉默下来看着对岸上蹿下跳的女真人,似是在默默感受着那种难以形容的仇恨,这几百个女真人一眼看上去,便知是附近寨子里的老弱平民,武器也是以猎弓斧头为主,显然并非建州境内的正规作战部队,然而表现出来的敌意却是令人刻骨铭心的。
  
  默然中,方世鸿恨声骂道:“可笑自我皇明立国之始,便以教化为立国之本,可笑,可笑,此等蛮夷当诸其十族,都杀干净了便安生了。”
  
  马城不语,心中却是极赞成了,更加不会有心理负担,这时想到的却是后世美洲大陆的印地安人大屠杀。美洲白种人行事便爽利多了,没有假模假样的假慈悲,蛮夷便是蛮夷,所谓教化不过是文人误国的空谈,想必方公子此刻体味良多。
  
  沿河行至水浅处,开原精骑忽一分为二,一营骑兵护卫着十几个伤兵,带着缴获的金银细软,大宗战马渡河而去,大队骑兵呼哨一声掉转马头,后队变前队,前队变后队在对岸女真人茫然注视下,很快消失在视野难及的大地尽头。
  
  那几百个女真人骑马呆立在河边,半天后才吵闹着纷纷渡河,早不见了千余开原骑兵的影子。马城轻松甩脱了女真人的监视,在辽阔的辽东平原上纵马飞驰,天黑之前接连屠了两个寨子,才借着夜色的掩护消失在建州境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