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明骑 > 第一百八十八章 开原书院

第一百八十八章 开原书院


  
  两营工匠自是千恩万谢,能当营官的,自是读过书能识字的。自工匠营归家,于凤君神神秘秘的请出一位贵客,引荐时,说是宪宗时威宁伯王越的后人,弄的马城一脸茫然,苦思冥想也想不出,大明朝哪有一位叫做王越的名人。于凤君错愕的看着他,委婉介绍起来,马城方知宪宗一朝,还有这样的牛人。这牛人王越进士出身,却是不世名将,三次出塞还收复了河套,还是大明朝首任三边总制,三次打的蒙古小王子险些全军覆没。
  
  这不世名将最大的战绩,是击溃蒙古军,将蒙古王妃都杀了。这等战功应是做不了假的,总不能随便抓个蒙古女子便说是王妃吧。如此名将官居三边总制,死后更是追封为太傅,位极人臣,却为何名声不显,马城这穿越众连这位牛人的大名都没听说过,这也实在太离谱了。
  
  如不是遇到了王越的后人,马城还不知大明朝还有这号牛人。
  
  安抚了王公子,进至内宅,于凤君方委婉解释,这位谥号襄敏的不世名将,之所以声名不显,因为此公也是阉党,成化年间因结交权阉汪直,曾被夺爵削职过的。弘治年间蒙古犯境,朝廷才想起这位被贬的老将,才又起复,第二年这不世名将又在贺兰山击破蒙人,坐镇甘凉两州。
  
  马城恍然,结交权阉汪直,妥妥的阉党么,难怪这百战百胜的名将声名不显,倘若不是起复后挽救了西北战局,只怕要遗臭万年了。
  
  待娇妻解释一番,马城心中无名火起,拍桌骂道:“只是结交权阉,如此名将便声明不显么,大小军功便不算了么。”
  
  越想越觉得火气大,最可气将人家革职贬斥在家,弘治年间蒙人犯境,又不要脸的将人家起复,无耻之极。
  
  于凤君白他一眼,黯然道:“盖世名将又如何,史书,总是读书人写的,任你功勋盖世也抵不过读书人一张嘴。”
  
  马城怒道:“结交权阉又如何,权阉执掌司礼监,也是朝臣,等若陛下的手足耳目,难道事事都要与之作对,军国大事还理不理了!”
  
  于凤君无奈道:“所谓清流,自是要事事与权阉作对。”
  
  马城冷笑:“怕是事事与皇上作对吧。”
  
  于凤君无奈只得安抚一番,方平息了马城胸中怒火,恨不得当日多杀几个清流,这等清流人人都该杀。
  
  良久,马城方问道:“你是怪我做了阉党么。”
  
  于凤君花容失色:“妾身不敢。”
  
  马城强压心中火气,又阴森道:“史书么,倒未必都是读书人写的。”
  
  于凤君拿他无法只得垂泪,马城心中一软反要安抚她,最后安抚到塌上去了。
  
  云收雨歇,马城方欣然道:“王公子既是王越后人,想来是兵法大家了。”
  
  于凤君吃吃笑道:“是个考不中进士的书呆子呢。”
  
  马城错愕道:“那你为何要引荐他。”
  
  于凤君笑的花枝乱颤:“夫君容禀,那王襄敏是不世名将不假,可也是个大诗人呢,其人诗必称盛唐,文必称秦汉,有明一朝当是诗词第一的。”
  
  马城惊奇,又无名火起,不世名将还是个大诗人,竟然在史书上籍籍无名,这明史当真是胡说八道,没一句真话。
  
  于凤君粉臂纠缠过来,耳语道:“夫君要恢复唐汉,当为王襄敏正名,这天下士子如过江之鲫,文必称秦汉,诗必称盛唐的可也不少呢。”
  
  马城恍然大悟,以王越后人的名义印诗集,树碑立传,这就是要树立一面旗帜了,越想越觉得妙不可言,专业人士出手果然不同凡响。心中大喜,日上三竿时才起床用膳,迫不及待再见王公子一面,拜读王越诗集,越发赞叹,其诗多为雄壮豪迈之作,果然有盛唐之风。
  
  王越诗集十七首佳作,很有盛唐边塞诗的韵味,马城尤其喜爱其中一首,诗名丁亥中秋。
  
  瑟瑟西风吹雨晴,可怜佳节在边城。
  
  百年人有几时健,一岁月无今夜明。
  
  鲁酒为谁浇战鼓,商歌空自怨和盟。
  
  雎阳已死汾河老,羞对儿曹说用兵。
  
  马城反复诵之,如饮醇酒,胸心中一口闷气也顺畅了,如此佳作当千古流传,读起来朗朗上口又雄壮豪迈,实为经典。忍不住又重重一巴掌拍在桌上,将王公子也吓了一跳,马城无名火又起,谁说明朝诗歌不显,诗词不行的,少爷我大巴掌拍过去,如此水准的边塞诗佳作,难道不是明人所著。
  
  将牙齿咬的咯咯做响,恨不得多杀几个东林败类,此时马城终于恍然,也很吃惊,所谓清流,到底将大明朝祸害成什么样了,上欺天子,下欺百姓,可以将一位盖世名将,诗词大家贬损的一无是处。
  
  对王公子和颜悦色,命其在开原书院任职,出资五千两印诗集,树碑立传,并将王越十七首边塞佳作引入书院教材之中,以为必读。王公子感激的痛哭流涕,跪下磕头,哭了个一塌糊涂方被人搀扶走了。
  
  马城良久才平复心情,今日见闻,算是更新了对大明的认知。
  
  天朝上国,两百七十六年辉煌,也不知有多少英雄豪杰,荡气回肠的事迹,都被无耻的清人明史生生抹杀了。
  
  心中一动,命映雪磨墨,书信一封与当今天子。
  
  字很一般,言辞也有些激烈,却十分坦荡,想来少年天子对这些诗作,也应是极为喜爱的。
  
  过不了几日,上行下效,王越诗作便在开原流传起来。
  
  这还是马城首次尝试引导舆论,不消几日,开原人人皆知马五将军喜欢盛唐边塞诗,左右开原教化不显,交通不畅,科举之路断绝。秀才,生员将书本一仍,钻研盛唐诗集,秦汉文章的不乏其人。
  
  马城趁机将开原书院扩建,收纳士子,新建开原书院已然成了气候。书院设兵科,庶科,艺科,数科等十余个科目,六至十岁为一级,十一至十八岁为一级,十八岁以上另设一级,书院共有生员六千余名,其中多是十八岁以下的童子,由官府供给食宿花费,铁岭卫另有一科,有十八岁以下生员三千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