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明骑 > 第二百九十八章 山西之战

第二百九十八章 山西之战


  
  帅府大堂,挂起了一幅巨大的地图,古北口、喜峰口、桃林口,山海关、鲇鱼关、白马关,三屯营、燕河营、建昌营,长城沿线的防御重点,长城以外的部落范围,全都历历在目。
  
  诸位副总兵、参将、游击将军、守备、把总等将官,黑压压站了一大片,要么愤然作色,要么面容肃然,一派临战的气氛。边防无小事,山西若被攻破,京师便有险情,嘉靖年间鞑虏入寇,便有先后两任蓟辽总督渎职被斩,十任总兵接连罢官,这可不是说着玩的,如今来的是跟善战的建虏,人人都紧张起来。
  
  马城是客军主帅坐在下首,监军太监高凤也在座。
  
  王国祯在山西坐镇多年,麾下有些精兵强将,只是需要时间集结。
  
  待主将说完,一员年轻的游击将军立刻踏前一步:“大帅,末将请命率军去援桃林口,愿斩多尔衮的狗头,献于大帅帐下!”
  
  一员豹头环眼的将军出列争道:“杀鸡焉用牛刀,少将军且留镇中军,派末将去吧!”
  
  “末将愿往!”更多的将军抱拳请命,刀剑与盔甲碰撞,铮铮有声。
  
  军心可用,马城也放心不少,山西三抚三日时间也能集结起两三万兵马,占着地利,阻一阻多尔衮的攻势还是能做到的。此战,务必将多尔衮滞留在山西境内,就算将山西打烂了,若是能留下多尔衮两万八旗精锐,也值了。马城咬了咬牙,发了狠,拿一个山西换一个正蓝旗,加一个镶白旗,加上一个多尔衮,这笔买卖太划算了。
  
  然而看着监军太监高凤的脸色也知此计不成,将山西打烂,只怕是山西人不愿意。
  
  历史不只一次的证明商人重利,商人是没有国家是非观念的,利之所在商人可以和魔鬼做生意。晋商和蒙古,建虏有利益交换,浙商和倭寇交好,徽商则两头搭界做中转商,这便是大明的现状,指望商人为国尽忠是极愚蠢的。
  
  晋商算是早期带路党的最好代表了,在明朝的灭亡中,发挥了巨大的先锋带头作用,为八旗在入关之后迅速扫平天下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晋商是我大清的最大良民,最后成为皇商也是为了表彰它们的功绩。
  
  晋商的崛起,是源于给朱元璋的军队提供后勤补给,而且边疆的军队很多,人吃马嚼,需求巨大。作为回报,朱元璋就给他们盐引,允许他们贩盐。于是晋商就从国家统管的盐业中获得丰厚回报。这是晋商起家的过程。
  
  接着,晋商就开始与蒙古进行贸易,贩卖中原的铁、茶叶、火药等,换回马牛羊、兽皮等物资。当然这里有一个问题,就是这种贸易并非完全合法,而经常是带有走私性质,而且走私的是国家禁止对游牧民族输出的战略物资。
  
  再往后,又开始对满清进行走私,走私各种战略物资如粮食、铁、火药等。当时由于明朝对满清进行物资封锁,所以满清的经济状况很紧张。但是晋商的走私活动,大大改善了满清的经济状况,而获得的是满清劫掠大明所得的巨额金银。然后这些金银也不是投入生产领域去扩大再生产,而是藏在地窖里,做成巨大的银冬瓜。据说一个山西巨商的储银可达千万两之多,真是富可敌国。
  
  但是这种富有对国家有什么好处呢,先不说晋商走私资敌的行为,他们的盈利模式,是利用特殊的政策环境,行贿官员、钻空子、挖国家的墙角,赚取巨额的差价。即便他赚了钱,既不是扩大再生产,也不是改良技术,而是在地窖里藏着。所谓晋商太有钱以至于找不到花钱的地方,相关的段子比比皆是。
  
  这样的商人,从一开始就习惯于在流通中以各种合法或非法手段,赚取巨额差价。所以我们一说起晋商,典型形象就是在关内、关外往来贩卖物资,而说起江南的商人,第一反应就是无数的手工业工场。
  
  山西,总督府。
  
  山西各地也是有些防备边患的手段,除了烽火台传警、斥候出关哨探,观察河水也是山西各地驻军提前预警的重要手段。从蒙古高原到华北平原,地势是一路降低的,大部分河流也就顺势从高流到低,从北方的蒙古草原流向南面的蓟镇方向,潮河、白河、滦河、青龙河等等河流,无不如此。
  
  虏骑叩关,必须先在草原上完成集结,上万人马的饮水绝不是轻易能够解决的,一定要借助这些河流饮马,于是便会把河水搅得浑浊,河流中还会漂浮包括马鬃毛在内的杂物,让下游方向发现了,就能提前准备。当然,如果虏骑在上百里外的草原腹地就完成集结,然后快速催兵南下,超过河流流速,那就不会被提前察觉了。但这样做的话,相应的后勤压力也大,人马疲惫。
  
  另外,即使很大的蒙古部落,也是分散成小群落散开放牧的,否则地方小了哪有那么多草来喂牲口,这些散开的群落要集结成数万控弦之士的大军,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办到。万历三年、万历六年,乃至隆庆年间虏骑叩关,相应的都有河水变浑的现象。此议让马城大开眼界,古人也是有聪明才智的,这方法便是比间谍卫星还有效的预警之法。这些预警措施终于起到了作用,沿河搜索的山西骑兵很快找到了多尔衮的踪迹,桃林口一带的河水浑浊,上游必有大批骑兵活动。
  
  王国祯振奋起精神,指着地形图道:“桃林口以南有永平府,囤积着不少粮食、衣甲和兵器,建虏若是打下永平府,他们就能吃得满嘴流油,短时间内不用为粮草补给发愁,老夫是如此认为的。”
  
  马城点头,这位老将也不是浪得虚名,天启年间,大明边镇还是有许多百战老将,老而弥坚的。
  
  王国祯冲着马城一笑,话锋一转:“但是,诸位请看,桃林口以南五十里内,有建昌营、台头营、燕河营三位参将,屯扎七千军队,而我们三屯营的大军两天就可以赶到,虏骑就算攻下了桃林口,有时间去打这三座营头吗,要是不打,直接去取永平府,到时候咱们大军一到,加上三位参将接应,就是关门打狗,他们劫了永平府的军资,怎么逃回关外?”
  
  众将看看地图,大家都是久在边关、精通军事的,立马觉得王帅说的有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