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明骑 > 第三百八十一章 文武

第三百八十一章 文武


  
  马城大喜命人带进来,在帅营中见到了伤痕累累的十余个信使,都是马国忠身边的亲卫,这真是意外之喜。信使所言蓟州一切平安,城中存粮还能吃四到五个月,夫人嘱咐大帅千万不要冒险解蓟州之围。马城心中塌实了,问过方知,娇妻施展雷厉风行的手段,在蓟州施行了军管。
  
  马城心中傲然,夫人那笔秀丽端庄的小字所到之处,政令自然是畅通无阻的。
  
  夫人那笔小字便代表着开原辽军的军威,城中大户,粮商敢抗拒军威的,下场也就可以预料了。
  
  安顿了信使,卢象升脸色有些古怪欲言又止。
  
  马城温言道:“建斗,你我两人有什么话不能说。”
  
  卢象升犹豫着劝道:“我知你宠爱夫人,只是这母鸡司晨,你知我心。”
  
  马城非但没有生气反倒心中温暖,不是可以托付性命的挚友,是不会说出这番话的,这是自讨没趣。
  
  请卢象升坐下来,突然问道:“建斗,圣人云垂拱而治,你说是怎样一番光景。”
  
  卢象升一呆,本能答道:“尚书曰惇信明义,崇德报功,垂拱而天下治。史记曰,汤武逆取而顺守之,文武并用,长久之术也。”
  
  马城调侃道:“文武并用么,你这个读书人中的叛徒。”
  
  卢象升不屑道:“治国之道本就应是文武并重,此一回虏骑入关,皇明几无顽抗之力,岂不是文武不能相济造成的恶果么。”
  
  马城不再调侃他,自然十分尊重他的想法,这是读书人里的另类呀,这种雄才大略的人物总是会自我反思的。
  
  马城又笑道:“今日所论不是文武之争,是说国体。”
  
  卢象升已经习惯了这位大帅跳脱的思维,顺口答道:“国体么,自是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
  
  马城拍手赞道:“说的好,君为轻!”
  
  卢象升云里雾里的看过来,马城正色道:“泰西曾有一朝,曰金雀花朝,其王室家族是一个源于法兰西的贵族,从四百年前起统治英格兰,首任英格兰国王是亨利二世。除家族原有世袭领地安茹伯国,该朝曾统治过诺曼底公国,英格兰王国,阿基坦公国,一度拥有从比利牛斯山到苏格兰边境的广大统治版图,后世称此时期的英格兰王国为安茹帝国。”
  
  卢象升被勾起兴致,就连在外面站岗的亲兵们也竖起耳朵偷听。
  
  马城缓缓道:“金雀花朝的正式君王有八位,统治着泰西国英格兰,两百年前理查二世逝世后的英格兰,由该朝的两分支系,兰开斯特王朝和约克王朝先后统治,而这两家族因为王位争夺而爆发了一百年前的战争。金雀花王朝期间,英国文化艺术逐渐成形,国体形态也发生了变迁,还签署了一个大宪章,英格兰议会,模范议会便源于该朝。”
  
  卢象升奇道:“这泰西诸国也是国学渊源,倒并非蛮夷之国。”
  
  马城赞道:“正是如此,这泰国英格兰国的国体之变,便是由这个大宪章开始,大约四百年前,英格兰国出了一个叫约翰王的昏君,英格兰国勋贵联合对其不满的各方力量起兵造反,勋贵们得到了百姓支持,占领了都城,之后英格兰国的勋贵们在都城聚集,挟持英格兰国王约翰,签下了一个男爵法案。之后,又签下了一个大宪章,宪章曰,国王只是贵族同等中的第一个,没有更多的权力。”
  
  卢象升听的大皱眉头,质疑道:“我可听着糊涂了,勋贵们起兵造反,就为了逼国君签一个什么宪章么。”
  
  马城笑道:“正是,之后勋贵们重新约翰王,再之后皇室将国王与贵族间的协议正式登录,即成为最初的大宪章,并将副本抄送至各地,由指定的皇室官员及主教保存,是不是更糊涂了?”
  
  外面亲兵们都表情古怪,卢象升完全听晕了,追问道:“造反的勋贵们没有另立新君么,这倒是奇了。”
  
  马城正色道:“正是如此稀奇。”
  
  卢象升自然是不信的,断言道:“倒是这些勋贵们十分不智,那约翰王必然不肯善罢甘休。”
  
  马城笑道:“建斗料事如神,正是如此,英王约翰自始即无接受大宪章约束的诚意,他是在武力之下才被迫在文件上签署,特别是宪章几乎褫夺了国王所有的权力。就在贵族离开伦敦各自返回封地之后,约翰立即宣布废弃大宪章,教皇英诺森三世亦训斥大宪章为“以武力及恐惧,强加于国王的无耻条款”,教皇否定了任何贵族对权力的要求,称这样做破坏了国王的尊严。随后英国即陷入内战。到约翰王在内战正酣时病死,九岁的亨利三世即位,皇室人员希望年幼的新王会为贵族所接受。新王即位后,战事终结,皇室大臣以亨利的名义再发出大宪章,但当中对国王的条款已经宽松了许多。“
  
  卢象升笑着道:“此后呢,这宪章必然是一张废纸。”
  
  马城正色道:“建斗你错了,之后这个大宪章成为英格兰国体制,直至今日。”
  
  卢象升听的表情木然,喃喃道:“这可真是大逆不道。”
  
  马城一笑了之,感觉自己又象个传销大师给人洗脑了,卢象升这种雄才大略的人物只能这样慢慢去影响他。立宪,是大明的唯一出路,自然这个立宪派里要包括勋贵,商人,地主,皇室,必须产生不依附君权的独立内阁。至于之后的事情马城还想不到,总之这个大方向是对的,谁说大明不能产生自己特色的立宪国体呢。
  
  自然,在崇贞朝搞这一套是自寻死路,立宪,只能在和平年代去搞。
  
  战争年代需要集权,战争年代需要强人政治,在战争年代搞立宪,分权就是自寻死路了,皇明立宪也得是消灭建虏之后,太平年景的事情了,还早的很,立宪说起来也不难,一个开明的君主就能把这事办成了。这都得是几十年后的事情了,眼下大明需要的是强人政治,需要的是一个英明的统帅,却不是崇贞皇帝这种养猪政策养出来的亲王。
  
  晚上,李争鸣家中。
  
  缠绵后李争鸣将白天大帅的话说给娇妻听,王贞惊讶道:“大帅真是这样说的?”
  
  李争鸣得意道:“我听的真真的呢。”
  
  王贞娇躯一颤,有些软弱的依偎过去,心说你家大帅要做乱臣贼子了,自然这些话不能和爱郎说,这个夯货心里藏不住事情还对大帅忠心耿耿。转念再一想便释然了,那位大帅是人中之龙,盛世可为治世能臣,乱世可就是不世枭雄了,古来如此,他是不肯做岳武穆的。怀抱着爱郎粗腰,王贞却又全身发烫起来,如此也是极好的,自家男人岂不是开国功臣了么。
  
  李争鸣感觉到怀中人儿全身发热,喜翻了心,那还顾的上那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