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明骑 > 第六百五十一章 变革

第六百五十一章 变革


  
  俞明铎有些糊涂了,建州腹地竟然如此富饶,简直闻所未闻,大明若是早些年取了此地,还会惧怕区区旱灾么,只吃鱼就能将人养的膘肥体壮。再看看无边无际的沼泽地,这不都是上好的水田么,心中凛然,这建州之地到底能养活多少人呐。
  
  竟又狂喜,这是立了大功呀,得赶紧奏报上去将这世外桃源占了。
  
  “转向,转向,回去!”
  
  俞明铎打了鸡血般亢奋道,麾下水兵们纷纷爬起来摆弄船桨,这回是顺流而下可快的多了。
  
  消息传来,水师在建州腹地发现了三江平原。
  
  叶赫城,官邸。
  
  水师传来的消息再次引爆了开原,叶赫,抚顺各城,城内城外,军中都传的沸沸扬扬,建州腹地竟藏着世外桃源,良田不知千万亩。马城不过一笑了之,东北的富饶那是后世尽人皆知的,棒打狍子瓢舀鱼还是含蓄的说法,在三江流域大鱼都是自己寻死往船上跳的,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守着宝山而不取,也难怪后世大明被人叫作大萌,委实是萌的可爱,这自然都是道德君子们的功劳。若早早取了东北之地,尽取中南半岛,台湾爪哇,区区旱灾又何足惧,还能闹出饿死人的笑话么。将大明朝的流民都填进东北,连个浪花也翻不起来,还能落下个地广人稀的评语。
  
  大明非是亡于天灾,而是亡于儒教,亡于道德君子们的蠢萌。
  
  自然,眼下还没条件往东北移民,东北之地,如今是以大型奴隶制庄园的方式,迅速被明人占据了,从而催生了一大批暴富的奴隶主。随着辽镇近二十万大军节节胜利,东北正在朝着美国南方的奴隶种植园模式快速发展,若脱了缰的野马一般,一发不可收拾了,官府也因此聚敛到了天量的财富。
  
  赫图阿拉,山城。
  
  代善站在山城最高处,木然看着远处明人赶着牛车,马车,拖家带口往松花江方向迁移,人过一万,无边无际,大举北上的明人如逃难一般排成长长的队伍,绕城而过,自然不是逃难的,而是去建州腹地圈地的。
  
  代善心中绞痛,建州腹地有多富庶,他自然是心知肚明的。
  
  明军如此肆无忌惮的往北迁移,竟然将他的十万山城大军当成了摆设,代善感觉被羞辱了,想到富饶的建州被明人一寸一寸的占据,便如同有人拿着把小刀,在他心肝上一块一块的割肉,痛苦,痛彻心扉。
  
  城外,则又是另一番截然不同的光景。
  
  张益放下手中的军令,一摆手叫过几个部下,帅府命他遣轻骑,护送百姓商贾北上开拓建州之地,张益不敢怠慢派了两营轻骑,沿途护送,并会同水师清剿建州之民,想来明军轻骑下手不会太轻。畜奴,农奴如今是抢手的资源,军队抓到的奴隶,发卖后照例可留用三成,这也是很大一笔财富。
  
  喝兵血,吃空饷在开原军中是不存在的,便只是笑谈。
  
  看着大批向北迁移的百姓,商贾,张益咧嘴道:“大帅对商贾太仁慈了,恐生后患。”
  
  白焕章赞同道:“然而,不免会有些逐利奸商,徒生事端。”
  
  张益看他一眼,颇为圆滑道:“大帅想必是磨刀霍霍,就等着不开眼的奸商撞上来呐。”
  
  白焕章油然一笑,想着大帅的性子还真是极有可能,设了圈套给人钻的,得看有几个不开眼的会一头撞上去了。
  
  叶赫城,官邸。
  
  马城翻看着坐探司发来的密报,随着商业的兴盛,土地交易的繁荣,不免冒出一些奸商,马城的态度是绝不姑息,一经发现便严惩不怠。在大明朝惩治奸商太容易了,反手之间便是家破人亡。
  
  常二公子在叶赫知县任上做的不错,将大军补给做的井井有条,自此人起,开原新学大批学子进入开原行政体系,取代了儒学门生的地位,并将大量奸猾小吏裁汰,以精通经济之学的新学学子代之。常二公子是什么人,抱着算盘出生的经济人才,衙门里又有一大票新学学生辅佐,效果是立竿见影的。
  
  作为石破天惊的一次大胆变革,叶赫县府表现出惊人的能力,效率。
  
  这是一套全新的行政体系,效率极高,常知县有马城撑腰胆子大了起来,使的县府衙门如同一部精密机器高速运转着。失意的儒学门生黯然离开辽东,寒门出身的新学学子们接过行政大权,吏治顿时为之一清。
  
  这是马城筹划多年的变革,如今终于到了收获的季节。
  
  此时,叶赫县突然闹出一件大案,震动辽东。
  
  案情并不复杂,一个奸商看中了一块地,而那块地是一个军中下庶士的军功授田,这个奸商便仗势欺人,以极低的价格巧取豪夺了。那士卒不服上门理论,双方发生冲突那士卒一怒之下,拔刀砍死了奸商,苦主将官司打到了县衙。
  
  崇贞七年,七月末。
  
  马城一手抱着爱女,另一手抱着爱子坐在水榭中。
  
  下首常知县穿着七品官服,大热的天捂的严严实实,不停的冒汗,一半的热的一半是吓的。这官司打到他的县衙,常知县是睡不好,吃不香,夹在中间难做人,一头是开原显贵一头是镇军将士,这案子又该如何判。常知县无奈只得走门路,往大帅府上求救,就差痛哭流涕了。
  
  马城看他热的满脸通红,便体恤道:“来人,带常大人去换身常服。”
  
  常知县慌忙起身拱手作揖,也实在热的受不了,换了一身常服回来才轻松多了,仍是只敢半边屁股坐在椅子上。马城心中有数,断案么非他所长,估摸着这位知县大人,连大明律都一窍不通,这倒是又一个变革的契机。
  
  大明吏治的一大弊端,便是地方官权力太大了,地方官上马管军,下马管民,眉毛胡子一把抓,不然怎么叫破家的知县,灭门的知府。这是一项极大的弊政,当上一任知县那便是百里侯,这弊政也是该变革了,总不能开历史的倒车,这倒是一个不错的契机,先将司法权从地方官手中剥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