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明骑 > 第六百五十九章 建奴

第六百五十九章 建奴


  
  砰。
  
  两个商队护卫打开囚笼,将一桶野菜杂粮饭放到地上。
  
  囚笼关上,三十多个建州崽子便围上来,用手抓,用嘴啃,争抢着难以下咽的野菜糙米饭,如野兽一般发出呼噜呼噜的吞咽声。一队明军巡兵恰巧经过,停了下来,用火照一照囚笼里面。
  
  两个护卫纷纷抱拳,赔笑:“军爷,放心,出不了事。”
  
  一个年轻的队官用火把照着笼子里,一张张污秽,狰狞的脸。
  
  终究是年轻人,皱眉埋怨道:“这老贾也抠门了,这是喂的什么,猪食么,也不怕把人都饿死了?”
  
  两个护卫干笑道:“饿不死,饿不死,这些崽子就得饿几天,先去去野性。”
  
  那年轻队官也不愿多管闲事,又照了一圈便手按战刀走开了,两个护卫也说说笑笑,走了远些。
  
  深夜,明军营地安静下来,只有一队队巡兵不时在营中走动。
  
  大车围成一圈组成了车阵,外面撒了铁蒺藜,绊马索连着铜铃铛,戒备森严的营地里,静谧安逸。
  
  凄迷月光下,囚笼边上一个小小的身影一闪而过,两个正在打瞌睡的护卫擦擦口水,抱着刀头又低下了。小小的身影快步跑到笼子旁边,竟是一个穿上好织锦,粉雕玉琢的女童,女童七八岁大怯生生的咬着粉嫩手指头,站在囚笼边上,有些好奇的掂起小脚,往囚笼里面好奇的张望。
  
  囚笼里是死一般的安静,只有三十多个蜷缩一团的建州童子。女童大着胆子从怀中摸出一块糯米饼,雪白的糕点,大眼睛笑的眯了起来,朝着一个双手抱膝发呆的建州少年,招招小手,那满脸是泥的建州少年看到喷香的糕点,咽了口唾沫。女童俏生生伸出小手,将雪白的糕点递了过去,却被一只大手猛拽了回来。
  
  惊醒的护卫吓了一跳,慌忙将女童抱起来,直冒冷汗。
  
  另一个护卫也赶了过来,惊叫道:“天爷,小小姐怎么跑出来了,险些闹出大乱子。”
  
  两个护卫对看一眼都心有余悸,小小姐要是被建崽子伤了一根寒毛,他们两个人就得被东主扒了皮,还好及时警觉了。那女童在护卫怀中,小身子仍不停挣扎,小手用力将糕点掷进笼子里,这下便闯了大祸。笼子里突然乱成一团,几个奴隶同时扑向那块糕点,大打出手,一时大乱。
  
  一个七八岁的建奴离的最近,抢到糕点一口吞了下去,两个十多岁的疯狂扑过去,一个按住头往地上猛砸,另一个用手伸进嘴里猛抠,为了一点香喷喷的糕点竟下了死手,自相残杀起来。两个护兵大吃一惊,慌忙拿钥匙开门,近处一队明军早闻讯赶了过来,凄厉的竹哨声响起,安静的营地里瞬间亮起无数火把。
  
  两个护卫知道闯祸了,看着一队赶过来的巡兵头皮发麻,只得垂手而立等待处置。
  
  领头的明军队官看着笼子里乱成一团,眼睛一瞪怒道:“开门!”
  
  两个护卫慌忙将门打开,那队明军冲进去便用刀鞘,枪托狠狠的砸过去,凄厉的惨叫声在营地里响了起来。
  
  一刻钟后,火把林立。
  
  李平桂看着两个脸色苍白的护卫,再看看一脸苦楚的老贾,还有老贾牵着的一个俏生生,粉嫩嫩的小女童,正惊恐的睁大眼睛,有些失神。一肚子火气又无处可撒,这样一个小女童还能治她的罪么。
  
  笼子里,几具尸体被抬了出来,掷在地上无人处。抢食吃的建奴死了五个,一个是被生生掐死的,舌头吐着老长嘴里还死死咬着那块糕点,连嘴都被撕烂了,脖子上还有一圈青紫,
  
  四个是被明军用枪托砸死的,脑袋上汩汩的流着血。
  
  老贾眼泪鼻涕全下来了,哭天抢地:“这叫什么事儿呢,这叫什么事儿呢,流年不利呢!”
  
  看护他孙女那个妇人惊恐的跪在地上,拼命求饶,不死也得脱层皮。
  
  李平桂有些烦躁,不悦道:“老贾,你可太不象样了,别嚎了!”
  
  老贾赶忙收起眼泪,又心疼银子又心疼孙女,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抹。
  
  李平桂往笼子里看一眼,不耐道:“吊起来,去去野性!”
  
  周围明军一拥而上,将建崽子从笼子里拖出来,用绳子一捆吊在营中高处,这吊人惩戒也是有学问的,绳子捆在手腕上,手腕捆在背后,只能以脚尖着地,吊不上一刻钟便生不如死,管保什么样的野性都能去除了。这又是后世人喷口水的一个点,这时代大明的奴隶商人,军队,发明出各种酷刑折磨奴隶,美其名曰却野性,实则很残忍。
  
  替大明辩护的也大有人在,还振振有辞,大明哪里残忍了,总比动不动就杀人的美州南方奴隶主仁慈多了。然而明国政府也承认,当时皇明实行的奴隶制确实有不当之处,作为文明人明国是应该反省的,这都是后话。
  
  天色大亮,营地里又恢复了平静详和。
  
  二十几个建崽被吊了一夜,奄奄一息,李平桂却连看也懒的看,却将目光投向北边。
  
  北边,一队骑兵突兀的出现,烟尘四起,滚滚而来,大红军服在风中猎猎做向,便如同一朵红云快速飘了过来。李争鸣精神一振,命高处望台上的部下打旗号联络,友军来了,终于可以离开这片没什么油水的营地了。往北边去么,听说北边有一条大江,是物产极富饶的丰美之地。
  
  不多时,那队骑兵飞驰入营。
  
  一个风尘仆仆的哨官滚鞍下马,叫着道:“军令,各营地即可拔营北上,这里哪一位长官做主?”
  
  李平桂精神一振,笑着道:“北边,水师张帅的军令么。”
  
  那哨官施里一礼才笑道:“水师步战队李帅的令,见过长官!”
  
  李平桂不以为意的摆摆手,一声令下,整个营地便忙乱了起来,拆除帐篷,搬运粮食迁移到下一个营地,也是明人移民向往已久的定居点,传说中水草丰美,水田成千上万亩的三江交汇之地,世外桃源一般的好去处。
  
  李平桂闲极无聊在营中巡视,走到一辆大车旁边,竟看到一个俏生生的女童,老贾的孙女坐在大车上发呆,大大的漂亮眼睛空洞洞的,应是昨夜受了些惊吓。李平桂想起家中爱女,心中一软便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