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明骑 > 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 锋芒

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 锋芒


  
      火光映衬下,尚谦信此时就是一个血人,血水顺着额头,手指,刀尖不停的往下滴。一旁,大家伙都看呆了,就连张雪莲也捂着小嘴,睁大秀气的眼睛呆看着他。地上横
  
      七竖八的躺满了来敌的尸体,有如神助的凶悍刀法,造成了这样辉煌的战果。
  
      “一,二,三……”
  
      “天爷,一十三人。”张之虎回过神来,命人将尸体集中了起来,一十三具尸体,无一不是缺胳膊断腿,还有几具是少了脑袋的。稍一观察便会发现,这一十三人竟有半数,是尚谦信独力格杀
  
      的,一对十三格杀了半数,他却只是受了点轻伤。
  
      “谦信呐。”张之虎动了动嘴皮,欲言又止,此时但凡是长了眼睛的,也晓得这个尚谦信的手段了得,身份怕是有些可疑。这样的手段城里也不是没有,多半是身经百战的退伍老兵,
  
      以一敌十,擅使重弩,那也得是军中精锐。然而尚谦信年纪尚不满二十,怎么看都不像是军中老卒,偏偏他又说一口辽东官话,这就越发可疑了。
  
      “唉!”
  
      尚谦信轻轻叹了口气,走过去将心爱的重弩捡了起来,低着头不吭声了,这便是逞英雄的代价。
  
      鸦雀无声,良久张之虎方道:“谦信呐,我代大家伙,谢谢你。”
  
      尚谦信勉强挤出一丝笑意,轻松道:“自家兄弟,实不必如此。”
  
      天亮后,洞口。这个地方不能住了,狩猎队只得收拾行装,或原路返回,或继续北进,大家伙总要做个决定。多数人都对艰险的前路,心生畏惧,主张原路返回了,此行的收获巨大,卖
  
      了皮子分到了钱,足够大家伙逍遥自在几年了。
  
      “贪心不足蛇吞象,回去吧!”
  
      “是呀,前路难测,我这眼皮可劲的跳,不祥之兆。”议论声中,尚谦信却还在翻看着那些尸体,昨夜来袭的是一伙土人,这伙土人瞧着十分凶悍,身材也比一般的土人高大,装备也算是精良。他蹲在地上,摆弄着一些铁制
  
      兵器,以长毛梭镖居多,却也有几把铁制的砍刀。提起一把带血的砍刀,尚谦信眼睛眯了起来,这可有些蹊跷了。
  
      身后响起脚步声,不久,张之虎父女走了过来,面色亦是有些凝重。
  
      瞧了瞧,张之虎低声道:“砍刀,铁器,必是出自西夷之手。”
  
      尚谦信一点头,低声道:“前头,必有西夷据点。”两人相识,心中都十分笃定,这道理原也十分简单,土人是不会打造铁器的,瞧这砍刀的样式也不像是大明的,那必然是西夷打造的无疑。此时,张之虎眼中便有些怯懦
  
      ,仿佛瞧见了前路的腥风血雨。
  
      “走吧!”
  
      “此地凶险,咱们为求财而来,丢了性命便不值当了。”张之虎心中萌生怯意,尚谦信心中却有别的打算,此地既然有西夷的定居点,他心中便升起一个灼热的念头。倘若攻下了这个定居点,不但可以大发一笔横财,一夜暴富
  
      ,还可以领到一笔军功。他自幼锦衣玉食,于钱财从未缺过,然而军功却是求也求不来的,这样的战机错过了,未免可惜。
  
      心中沉吟,尚谦信低声道:“世叔,富贵险中求。
  
      张之虎一呆,惊道:“闲侄之意?”
  
      两人的称呼由兄弟,变成了世叔,贤侄,这让尚谦信心中苦涩,这便是做英雄的代价了,人人敬重他,却又敬畏他,虽一字之差却又天壤之别。
  
      既如此,他终究是一咬牙,说道:“攻寨!”此言一出,张之虎顿时打个寒噤,面色变了,他瞧一瞧面前这凶悍勇武的年轻人,心中竟生出一丝畏惧。此人终本性毕露,昨夜身上留下的血迹,尚未褪去,那面色竟有
  
      些狰狞,却又头角峥嵘,十分不凡。尚谦信见他面色犹疑,便不再劝说,从腰间取出一袋子钱,便透在地上。
  
      一咧嘴,尚谦信振臂一呼:“建功立业,当在此时,不怕死的,来!”一袋子龙元掷在地上,顿时周围鸦雀无声,不少人眼睛都直了,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便是如此。尚谦信当机立断,重金悬赏之下,还真有七个亡命之徒站了出来,都
  
      是弓马娴熟的好手,或弹无虚发的铳手,仗着一身好武艺,跃跃欲试的。
  
      “哈哈!”尚谦信王族出身的锋芒毕露,不再掩饰,竟颇有些几分贵胄气息,那贵胄气息流露了出来,让张之虎父女又呆住了。年轻人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心知已然无法劝阻,张
  
      之虎只得命人将武器,火药集中了起来,送了过去。连尚谦信在内八个人,都是好手,便就地整顿武器,马匹,准备着北上攻打西洋人的寨子了。
  
      半个时辰后,一支精干的马队,已集结了起来。
  
      一回头,尚谦信看了看张之虎父女,便笑了笑,昂然道:“世叔,小妹,咱们就此别过,保重!”
  
      “珍重!”张之虎赶忙一抱拳,瞧着八个人翻身上马,沿着冰封的大河往上游进发,不免心中叹了口气,年轻人呐,总是这样不计后果。缺又不免生出一丝艳羡,他这样的年纪,早
  
      已经过了热血上头的时候了,身旁传来女儿的啜泣声。转脸一瞧,女儿已经抹着眼泪,抽抽搭搭的,梨花带雨了。
  
      心中越发不是滋味,便轻叹道:“女儿,此人来历不明,武艺又出奇的好,呃。”
  
      “我不理!”
  
      “女儿,爹不求你一生富贵,只求平安,此人万万嫁不得。”
  
      “我不管!”马队已经走远了,父女两人却争执了起来,瞧着女儿气呼呼的样子,张之虎只得又苦笑连连,这可真是儿大不由娘,女大不由爹呀。瞧着女儿哭花了脸,颇为无奈,心头
  
      一热暗下了决心,倘若那后生真能摧城拔寨,建立一番功业,便成全了这对小儿女。瞧着渐行渐远的背影,心中却又凛然,真到了那时候,人家还能看上他女儿么。
  
      心里一惊,这一惊非同小可,他一时糊涂,险些耽误了女儿的终生呀。
  
      “走,接应他们!”张之虎突然惊醒了,一声令下,摧城拔寨的勇气他没有,远元的尾随着,接应一下还是能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