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平淡为官 > 547.报社的盗版

547.报社的盗版

    资本的扩大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而士大夫无疑在其中推波助澜,而这还不是最要命的,除了这些士大夫之外,还有那些皇亲国戚们,也有不少人把钱投入到了商业之中去,甚至还有许多人变卖了自己家中的土地,然后置办工厂的这也不少。【wWw.aiyouShen.cOm】
  
      就因为这事儿,也算是让宋朝的土地危机略微缓解了不少,大地主们为了获得快钱投入进工业之中,变卖土地自然就重新进入交易市场之中,这在古代是非常难见的,因为在古代,土地便是一个家族安身立命的东西,除非遇到大灾大难,不然在一般情况下,没有人会去变卖自己名下的土地。
  
      因为在古代,土地几乎是唯一可以产生利润的东西了,在这种条件上,任何家族,只要有钱了,第一个想到的事情就是买地,然后不断累积土地,但是天下的土地是有限的,即便有荒田,能够开垦的土地也十分有限,总有开发完的那一天,而许多人便会没有土地,这对于社会来说是很不利的事情,尤其是在没有工业化的时候,就更是如此了。
  
      而现在,因为工业化的出现,导致工业和服务业成为了最赚钱的产业,在这个过程中,土地的生产价值自然也就开始下降,尤其是在徐清出台了许多关于土地税收的制度之后,大面积握有土地是要征收十分昂贵的税收的,这也变相贬低了土地的价值,导致许多地主纷纷将自己手中的土地出售,以此来换取现钱,进入工业市场之中赚取更多的利润。
  
      这些土地进入交易市场之后,自然就进入了许多农民的口袋之中,这些农民有的是佃户,有的是长工,属于没有土地的人群,但又因为各种原因,并不想到城市里来打工,这种人很多,毕竟中国是一个传统的农业国家,重视乡土是中国人一贯的情怀,即便到了后世,每年春节时候的返乡大潮,其规模都是绝对震惊中外的,而且回乡人数是一年更比一年多,从来就没有减少的时候。
  
      重视乡土,这是中国自古以来的习惯,这在宋朝自然就更加重视了,所以虽然有许多人为了生计前往城市之中打工,甚至还有许多人为了博得富贵而前往遥远的海外做水手,或者是去新大陆,开辟新天地,但大多数人还是会选择留在家乡,种地也好,帮闲也好,总是不愿意离开家乡的。
  
      要知道这个时代,农村里面一般一户人家生的孩子都要六七个左右,其中大概会病死一两个,但活下来的也有五六个了,而一户农家百姓,靠着手头上的土地,最多只能养活两个左右,至于后面的孩子,自然就要自谋出路了,而前面的孩子,尤其是长子,自然是不需要到城市里面打工受苦的,只需要留在农村,继承自己家庭的土地就可以了,这样一来,自然就有大量的人口滞留在农村,现在一卖地,土地流转到他们的手中,这便是变相的增加了他们的财富,对于社会稳定,尤其是农村稳定来说,至关重要。
  
      毕竟对于农村来说,工业化这些东西是很不现实的,宋朝也不提倡乡镇企业建设,宋朝的企业一般都建设在大城市,农村则一般没有什么大型企业,有也是一些很小的企业,能够吸纳的人口十分有限,大多数的人依旧从事着农业生产和农业副产品生产,以这两种为生,而在这两种,无论哪一种,土地都是至关重要的财富。
  
      所以地主们愿意放弃手中大量的土地,这首先有利于工业的发展,毕竟工业需要大资本,这不是普通人玩得起的,唯有那些拥有巨财的家族才能够玩得转,另外一方面就是解放土地给更多的农民,让耕者有其田,降低社会的矛盾,对于他们这样的做法,徐清自然是赞赏的。
  
      而这样一来,徐清自然也就很难去批评这些地主资本家了,毕竟他们做了这么一件有利于社会发展的事情,难道徐清还要阻止不成么?让他们不准卖地,还是不准把钱投入到工业、服务业中来,这显然是不现实的,随着城市人口的增加,对于工作岗位的需求日渐上升,尤其是随着女性加入工作之后,就更加需要更多的工作岗位,来容纳这些城市人口,这就需要这些资本家们去进行投资,徐清是不能阻断的。
  
      而既然不能阻断这一进程,资本家就会在这个过程中获利,占据越来越多的社会财富,这是必然的事情,原本社会的财富属于士大夫和地主阶级,而现在随着工业化的进行,财富开始慢慢向蜕变成资本家的士大夫和地主阶级靠拢,而在这个过程中,权利自然也会向着他们靠拢。
  
      谁掌握了越大份额的社会财富,谁就要拥有更多的权利,就像能力越大,责任也越大一样的道理,资本家们开始掌握社会的财富越多,那么他们的力量也更加强大,他们雇佣着众多的劳工,然后拥有巨额的财富,同时他们还掌握有报社,媒体,可以控制舆论,虽然如今整个天下依旧由朝廷在掌控,但未来还会不会如此,徐清也很难说得清楚。
  
      但眼下,他显然没有能够处理的办法,只能一点点的放权给资本家们一部分,比如扩大议会厅的权限,让他们可以更多的发表自己的意见,这些都是题中应有之意,毕竟这次资本家站在女性这一边摇旗呐喊,等于是站在自己这一边给了徐安好好一次打击,既然是盟友,自然要奖赏,若是连这一点都做不到,下一次若还想要他们帮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女性保护组织大会最后就在这样吵闹的环境中落幕了,代表们纷纷回到自己的城市,建立分部也好,建立组织也好,整个国家也在一夜之间可以听到很多女性的声音了,首先便是在报纸上,报纸中的编辑们往往都是大学的毕业生,又或者是一些开明的举子,所以当朝廷的风向已经确定了之后,他们立刻引领潮流,率先雇佣起了女性来作为记者和编辑,其中领头的便是朝廷的三大报。
  
      他们作为中央报,自然是要给其他报纸起一个带头作用的,而在他们的引领下,许多报纸也纷纷雇佣了一大批女性工作者来为自己工作,这些人写出的文章刊登在报纸上,自然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有些人为此大发牢骚,还有的人则赌咒发誓说自己这辈子也不买刊登有女性发表社刊的报纸。
  
      有些商家也趁此做起了这中间的买卖,这些报纸大多都是一些小报,本身就是依靠八卦新闻来赚取微薄利润的,现在见许多男性开始不买这些有女性文章刊登的报纸之后,脑子一转,便把这些报纸上有关于女性内容全部删掉,然后重新筛选出男性编辑攥写的文章,重新编辑成册发行,给那些不爱看女性社刊的人,从其中倒也是谋取了不少的利益。
  
      在这个年代,版权这个东西无疑是很难让人重视的,在科学技术方面倒还好,这个方面因为技术比较复杂,想要弄明白也很困难,而且有些东西,能够接触的方向也就这几个,想要查出是谁在盗版倒也不难,毕竟能够盗版的人就那么多,能够盗版的机器就那么几台,想要查出来并不难,再加上科技这个领域,一项是宋朝十分重视的领域,所以在这个领域,朝廷也投入了巨大的资本进入其中,尽最大的可能保证科学家们的利益不至于受到太过严重的损失。
  
      毕竟科学家们也是要赚钱的,虽然不能否认有些科学家道德高尚,对于钱财不是那么的重视,但是大多数人做研究,还是为了吃饭的,所以保证他们的利益不受到侵害,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只有这样,才能保证他们严谨的工作态度和浓厚的科学兴趣,徐清对于科学院,就一个要求,那就是尽量帮科学家们解决所有的问题,让他们的整个大脑只需要去思考人类世界中的科学难题就行了,这就是科学院需要做的事情。
  
      而对于媒体之类的东西,朝廷显然就没有那么重视了,首先便是能够盗版的人太多了,你很难去追踪每一个人,尤其是那些地方上的小报,他们经常会引用大报的文章作为自己的文章,有的好一点还会属一个名,有的则是干脆连名字都没有,但不管署名还是不署名,这些文章的转载,都是没有经过本人同意的,但朝廷拿这些人也没办法,毕竟源头太多了,全国上下所有的报社大概上万家,这么多的报社,又哪里查的过来呢。
  
      再来则是报纸这个东西,虽然利润巨大,但跟科学相比,却是差得远了,所以朝廷也没心思去做这些,至于那些大报,虽然痛恨那些报纸们连载他们的文章,照抄他们的辛苦成果,但也没有什么办法,毕竟这是古代,想要追究文化版权这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尤其是这东西,大多数都是按照版面来支付薪水的,不像是写书的,和写小说的,他们是按照销量来结算稿酬的,有人盗版,自然是要拼到底的。
  
      所以在宋朝,小说的盗版非常的少,其主要原因便是作者的收入与销量密切相关,有了盗版自然会让作者的销量变低,同时也会带动出版商的销量变低,这种情况下,商人们自然有动力去打击盗版了,也愿意去花这份钱,而在报社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毕竟首先编辑便不是按照销量来支付稿酬的,而是按照写了多少个字来结算的,如此一来,有没有盗版跟他们也没什么关系,二来则是几大报纸的销量都非常的稳定,并不会因为打击了盗版则让自己的报社销量变高,或者变低,报纸的销量往往是非常稳定的,因为看报是习惯,而看书则是兴趣,两者不可同日而语,就像喜欢看新闻联播的,他就喜欢看新闻联播,而有些人他就喜欢看微信公众号。
  
      那么这个人若是有一天不看微信公众号了,难道他就会来看报纸么?显然是不会的,他只会去找其他的网络新闻来观看,而不会去看央视的新闻,这就是两者之间质的差别,所以维权的心态便不一样,毕竟利益无关,谁又愿意花那么多钱去整治现在混乱不堪的媒体业呢,而那些编辑们对此倒也洋洋得意,毕竟自己的文章发布在这么多的报纸上,这对于文人来说显然是一种褒奖,唯有在看到文章后面不署名的时候,才会骂上一句,但也仅仅是嘴巴上过过瘾而已,让他们出钱去跟那些盗版分子抗争到底,他们是没这勇气的。
  
      不过这生意的范围还是非常小的,毕竟真正极端的人永远只有那么几个而已,大多数人都是能够接受现实的,尤其是中国这样一个精英集权的社会,当上层建筑已经做出了决定之后,老百姓接受的速度简直快的惊人,即便有不爱看的,也最多就是翻过那一页不看就算了,也不会说就不满了,毕竟报纸看久了,对于排版和书写方式早已经习惯了,再要去看那些粗制滥造的地方私人报纸,自然是看不下去的。
  
      所以只有极少数人会那么钻牛角尖,大部分人则是默默的接受这一切,而女性通过自己的笔触,开始慢慢把一个内心丰富的女人世界展现给读者们的时候,这个时候,两性之间便开始有了平等的交流,在此之前,两性之间很难有平等的交流,这个社会,女性和男性的地位是不平等的,一般来说,处于同阶层的两个人,女性是要听命于男性的,久而久之,男性自然也不会再把自己放在一个平等的位置上,而通过文章,两人是站在平等的角度上,互相看着对方的,这种体验对于双方来说,都是一种难言的感触。
  
      (本章完)【本章节首发.,请记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