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九天炼神诀 > 第527章 玉观音

第527章 玉观音

五十八位叶家武士的超度仪式,庄重而肃穆。
  
  空云寺上空,回荡着《往生咒》浩荡的佛音,住持了凡大师亲自带着十几位高僧,开坛做法。
  
  超度之后,叶长生命人将尸体装殓妥当,走水路运回三水镇。
  
  天色渐暗,长生回到暂居的禅房,想了一下,取出一块一尺高的白玉,举在手中。
  
  了凡大师在仓促之间,还把超度仪式安排得如此妥当,长生心里自然存着感激,捐一笔香火钱似乎是俗了,倒不如雕刻一座玉雕送给空云寺。
  
  他手中的这块玉,属于极品羊脂玉,自身价值不菲,再经过他的精心雕凿,便是一件珍贵的艺术品。
  
  而且他亲自动手,更能显示出诚意来。
  
  禅房清净,一灯如豆,叶长生的心境渐渐平定了下来。
  
  河道上的那场激战,以他为中心,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地呈现在脑海中,连那五十八人先后倒下的瞬间,也清晰浮现出来。
  
  所有的具象渐渐被抽离,化作一个个抽象的碎片,然后拼接在了一起。
  
  黑色刻刀瞬间动了,几乎是一气呵成,将脑海中那副抽象的图形,再现在温润的羊脂玉上。
  
  最后一刀收尾,完成的玉雕上,蒙上一层金色的佛光。
  
  叶长生举着玉雕看了片刻,满意点点头,取出一块纱布和丝绸,小心打磨圆润。
  
  他盘膝坐在床上,意念一动,整个人凭空消失,进入到桀罗界中。
  
  转经筒无声盘旋,叶长生将玉雕放在一旁,接受蕴养,自己则盘膝坐下,进入调息之中。
  
  多日来的休养,他的气血已经渐渐恢复,但远还没有到巅峰状态,但这也急不来,他毕竟还是一副血肉之躯,只能慢慢调养。
  
  翌日清晨,香火缭绕的大雄宝殿,叶长生亲自拜会了住持了凡大师。
  
  了凡大师七十上下,须发全白,面色却红润如婴儿,白眉之下,一双眼睛清澈如孩童。
  
  此刻他率领着众多佛门高僧,也在好奇打量着叶长生。
  
  昨日他们其实见了叶长生,但毕竟忙着做法事,超度那些死者,所以看得不是很仔细。
  
  内心里,众高僧们多少有些不快,为一群亡命之徒做超度法事,并非他们的本意。
  
  如果不是看在法严宗的面子上,他们根本不会亲自出马,而是会交给下面的弟子去做。
  
  他们也并非不食人间烟火,神鹰城内除了帝王将相,也会有富豪请求他们出面做法事,但敬奉上来的香火钱,无一不是天价。
  
  当然他们都是有修养之人,不会因此而去指责叶长生,只是在见到叶长生的时候,多少有些冷淡。
  
  联邦最年轻的铸剑大师也罢,被慧心宗和法严宗授予法师称号的俗家弟子也罢,对于空云寺的高僧们来说,毕竟只是个外人。
  
  况且,叶长生身后的随从,只是手捧着一个锦盒,这份心意,似乎太轻了吧!
  
  叶长生看出众人的冷淡,但也不以为意,不管高僧们怎么想,他还是心存感激的。
  
  从大供奉丘天佐的手里拿过锦盒,叶长生亲手递给了凡大师,感激道:“感谢大师昨日亲身做法,这是在下的一点心意,以表敬佛之心。”
  
  “无心有心了。”了凡大师淡然点点头,微微颔首致谢,随手将锦盒递给了身后的小沙弥。
  
  那位小沙弥可没有师父们那么好的涵养,稀疏的眉毛皱成两团,微微噘着嘴,看向叶长生的目光里,分明透着两个字:小气。
  
  叶长生淡淡一笑,双手合十行礼后,带着丘天佐告辞离去。
  
  等叶长生的背影看不见了,小沙弥才冲着叶长生离去的方向吐了一下舌头,不满道:“这个无心真是小气,师父们费了半天的劲儿,他却如此敷衍,只送了个盒子。”
  
  “不得无礼!”了凡大师皱皱眉头,威严的目光看向小沙弥。
  
  佛家不讲求身外之物,所谓的礼物,所谓的香火钱,一切都是随心意,倘若执着岂不是坏了修行?
  
  大师的目光投向锦盒,拿过来后,取出里面的玉雕,一看之下不禁动容。
  
  他身后的众多高僧们,也纷纷睁大双眼,不禁发出惊叹声。
  
  这座玉雕,竟然是用最为纯净的羊脂白玉雕刻而是,只是这材质,便是万中无一。
  
  玉雕的造型,像是一座千手观音,却又不像是观音,很是新颖,却不失其端庄和谐。
  
  究其外形倒在其次,整座玉雕散发着纯正的佛性,隐约之间,向外逸散出金色的佛光。
  
  这分明是一座佛法开光过的玉观音,某种程度上,已经具备了法器的特性。
  
  普通人若是将这座玉观音供奉起来,必能得到一分宁静和祥和,而佛门中人供奉起来,则能更快进入清凉境界,从中感受到佛法的深沉和博大。
  
  白发长生的这份礼佛之心,非但是不轻,简直是又贵又重!
  
  了凡大师举着玉观音,眼中闪动着异彩:“观世音菩萨曾立下四十八誓,救度众生,以免除身、口、意诸业之苦,然而众生造业速增,救不胜救,观世音心生绝望,头部裂为十块,身手裂为千片。阿弥陀佛感念观世音的慈悲,便将碎片合成为千手千眼,勉励观世音道心不退,以实现大宏愿。”
  
  大师深沉的声音回荡在大殿中,“这座玉雕,以五十八个碎片,融合出观世音之形,寓意千手千眼,显大慈悲。观世音施无畏印,寓意布施众生安乐,无有惊怖。”
  
  众高僧听到住持的话,才意识到这座玉雕中还蕴含着如此玄机,细看之下果是如此,不禁再次发出惊叹声。
  
  确定无疑了,如此佛性纯正、蕴意深沉、却又不拘一格的玉雕,势必出自某位大德高僧之手。
  
  就在高僧们小声议论之时,住持了凡却是忽然想到了什么,心神微微一震。
  
  五十八个碎片?
  
  他好像记得,昨日的超度仪式上,接受超度的叶家武士,也是五十八个?
  
  这是巧合?
  
  还是说,这座玉雕,根本就出自叶长生之手?!
  
  了凡大师内心震动不已,看向玉雕的目光中也透出些许的异样。
  
  这座玉雕的雕刻技艺,已然窥得写意的奥义,无论是雕工还是立意,已臻上乘,玉雕展现的佛性,蕴含的佛光,更是纯正无比。
  
  倘若真是出自叶长生之手,那真是……,真是,不可思议!
  
  望着叶长生离去的方向,了凡大师不由生出几分懊悔,法严宗如此看重的人,又岂会是一般人?
  
  错过如此一位异人,他的世俗心,终究是太重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