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竞速编年史 > 第十七章:谁是老大?

第十七章:谁是老大?


  33
  如果不是因为李川喝了四洛克冰霜,车语和苏春晓也不会忙到凌晨3:30。
  苏春晓说的必须能反锁的门最终也没有用上,她倒在了主卧的床上就睡着了,甚至连门都没有关。但苏春晓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她最担心的车语,因为害怕李川再次发疯而拆掉他无比得意的大豪宅,所以一整晚都躺在沙发上。
  至于李川?自然是躺在地上睡了一整晚。
  当车语醒来时已经是中午11:00。屋子里整洁得出乎预料,放在茶几上的衣电脑说明书被装进了包装盒中,烟灰缸早已收拾干净,随手放在沙发上的衣服也整理好可以水洗的扔进了洗衣机、不能水洗的叠在了一边。
  空气中弥漫着清新剂的味道,还有些许饭菜的香味。
  车语从沙发上坐起来,看着这一切就像是刚住进这栋房子时一样,以至于车语都怀疑:时光倒流了?
  当然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反应过来以后车语明白应该是有人收拾过屋子。车语拿起一旁的手机,因为多次尝试解锁失败被锁了30分钟。
  车语走进一层卫生间简单洗漱了一下,稍微清醒一点以后才想起来苏春晓!你在哪?车语跑出卫生间,喊了一声。不过想着苏春晓应该在主卧,于是车语走向电梯
  在这里啊。苏春晓从厨房里伸出脑袋,喊了车语一声。
  车语转过身看着苏春晓戴着头巾、系着围裙的样子,差点笑出声来。不过面对着苏春晓,车语还是要在意一点形象。于是咳咳干咳了两声,站直了身子,压着嗓子说道:这位美丽的女士,你系着围裙的样子真好看。即使在这美丽的小镇、即使在蔚蓝的海中、即使在法拉利旁,你也是我眼前绝对的焦点。
  车语以前也比较装,但这次更过分一点。苏春晓反而被车语一本正经的样子逗笑了。
  苏春晓笑着打量了一会车语,车语才反应过来一直没穿上衣,于是赶紧从沙发上拿出昨天的衣服穿上。
  不过我真想不到你还会做饭,而且闻起来很好吃。我猜一下,应该是法式焗蜗牛、黑胶牛扒、奥尔良烤翅。车语说道。
  只猜对了一个。其实我也不是很会做菜啊,只是以前你总是煮泡面、订外卖,有时候我就学着自己做了。苏春晓说道,不过更像是抱怨以前车语懒惰。
  那是你做的啊?!车语很惊讶,我还以为是你订的外卖哦不,我一直相信你的厨艺!
  车语说着想要走向厨房,结果一脚踢到了躺在地上的李川。
  啊!李川惊醒。然后低头看到连衣裙和内衣裤都已经穿上了,惊恐地对车语说道,色胚!
  车语拿起桌子上的一根芙蓉王蔚蓝星空,然后掏出一把蓝色Zippo打火机点上:关我什么事?你老大帮你穿的。你再躺着我就把你头当球踢!之后佯装一脚踢向李川,吓得李川赶紧站起来。
  从李川的角度看,车语穷凶极恶而且还有暴力倾向。但车语只是想要李川站起来而已,并不打算真的杀掉李川、或者踢个半死。
  李川双手抱膝变成一个球一样在地上滚了半圈就站了起来,肢体非常灵活,对她来说滚床单是真的能做到字面意思。之后李川笑眯眯地看着车语:老大的男闺蜜,有什么吩咐?
  是这样子的,我觉得我们应该在你老大做饭之余,顺便调些饮料来喝。这个镇上有个进口商店,可以买到正宗港式锡兰红茶作为奶茶底料,顺便再买点泰式绿茶回来。黑白淡奶买两罐,焦糖莫林糖浆买一瓶。暂时就这些,你赶紧出发吧!车语说道。其实车语的厨房用于调制奶茶的原料十分齐全,他只是想找个理由把李川支开而已。
  好的,男闺蜜!李川拿上大众速腾的钥匙,屁颠屁颠地走了。a*最^新章Dn节上酷;匠网P}0#m
  车语只用了几毫秒的时间看了一下李川离去的背影,目光就全被苏春晓的笑容吸引了过去。离开蔑都这几个月苏春晓比在蔑都一年笑的都多,但即使如此车语还是觉得很新鲜。毕竟在过去苏春晓都是面无表情的,即使笑起来还是感觉很冷漠。
  苏春晓说:她一直认为你是我的男闺蜜啊。
  噢,这不奇怪。其实男闺蜜的意思就是她怀疑我们在偷情。当然,由于你目前是离异妇女,所以我们也不算是偷情。怎么说也是两情相悦,最差也是一厢情愿。车语油嘴滑舌地调侃道。
  如果是别人,这句轻浮的话足以让苏春晓怒不可遏。但是车语说话的语气总是很凝重、加上普通话足够标准,就像是陈述一个客观事实一样。如此正经地说一句不正经的话,苏春晓一时间还反应不过来。
  这样子,那我继续做饭了啊。苏春晓说着回去了。
  车语没想过苏春晓会做饭,更没想过苏春晓做饭还很好吃。不过比起共进午餐,能与一个女人一起打扫屋子、晾晒衣服,然后各自驾驶着法拉利488与兰博基尼飓风去洗车,再把暂时不穿的西装和风衣送去干洗。这天下午对于车语来说是无比奇妙的一次体验,就像中国绝大部分的年轻夫妻的假期生活一样。
  曾有一个瞬间,车语就想要走到这,然后隐退江湖他买菜、他洗车,他就像是普通人。
  但他不是。
  普通人不可能有机会接触法拉利488,也不可能有机会住在这么大的豪宅。
  车语只是像普通人一样生活,但他不是。
  一整个下午的忙碌以后,车语和苏春晓东倒西歪地躺在沙发上。
  苏春晓眯着眼睛看着日落。虽然蔑都的日落一向被视为繁华夜色的序幕、霓虹亮起的前奏、绚烂浮华的序曲。但巨鳌镇有着独有的安逸。
  椰子树的影子被拉得很长,沿海公路上仅有一台雅马哈TMAX踏板车驶过。驾驶人戴着黑色全盔、穿着红色岛服和黑色短裤、一双白色布鞋,摩托车的排气管声音很小。整条街呈现出岁月静好的模样。
  但这时,车语想起一个问题:哎,你那个傻乎乎的手下呢?
  谁啊?苏春晓反问道,然后才想到车语问的是谁,对啊李川去哪了啊。
  自从李川去买原茶以后便杳无音讯,车语原本以为她只是贪吃想在路上买点零食,但应该没什么零食需要花一整个下午的时间来购买。
  你打个电话看看啊。苏春晓说道。
  车语愣了一会,掏出手机正准备拨号,但是怎么也想不起李川的电话号码应该说车语从来都没有李川的电话号码。
  我没她电话。
  我知道啊。苏春晓笑着拿出手机,拨通了李川的电话。
  34
  李川其实没有走多远,她还在巨鳌镇的边境的一家酒吧旁。李川刚打完一场架,正喘着粗气靠在栏杆上。而这时苏春晓打来了电话。
  电话接通以后,苏春晓软绵绵的声音一点也不焦急地问道:你怎么还没回来啊?
  李川得意地说:我看到了一个贱人,我就跟过去把她扇了几个耳光!我*!
  啊?通过声音,李川都可以猜出苏春晓应该是头大如斗了。苏春晓肯定想说你又惹事了啊,希望这次惹的事不会太大。
  于是李川说到:事情不大,不用担心。我会好好的,我还没有结婚、还有好多东西没有吃过、我订的榴莲套餐到你们家我还没吃一口
  那你为什么要打这么久不对,你情况怎么样啊?苏春晓说道。
  什么?!你竟然往我家订了榴莲!车语抢过电话吼道。然后车语说,玛的,说榴莲榴莲到,我先去拿个外卖。
  车语去拿外卖了,苏春晓又拿回了手机。接着李川得意无比地说:玛卖批的,那个贱人和那个贱人还在一起,我就一直跟着。等到那个贱人去上厕所,我就上去抽了她几个耳光!她连个屁都崩不出来!贱人就是贱人!
  如果李川只说第一句,苏春晓还有点听得懂。可是补充完以后苏春晓反而感觉听不懂了。
  那是谁和谁啊?苏春晓说道。
  李川思索了小会,就是有个贱人抢了我的前男友其实是前前前我也不知道是前几个了。然后被我在这里遇到了,想不到那贱男现在还开着路虎!我祝他们表子配狗,天长地久。但我也跟着那两个贱人,趁着女的去上厕所,我就把她
  李川正说着,一个身材微胖的中年男人已经走到了李川附近,并且径直地向利川走来。李川意识到这人可能来者不善,正打算转身直踢裆部!然而一名身材瘦高,大概30多岁的眼镜男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一旁一脚踢翻了李川,手机也摔到了一边
  救李川的话还没说完,又被一张封箱透明胶在嘴上缠了一圈!是一名不到30岁,皮肤黝黑、身材敦实的光头男人动的手。
  竟然有三个人!
  这三人只用了几秒钟就将李川给制服,而后以塑料扎带把李川的双手绑在身后。
  瘦高男和光头男将李川塞进了大众速腾的后备箱,然后微胖男人捡起李川掉在地上的手机,手机还在与苏春晓通话中。
  但电话那边是车语的声音:我*,你把我灌醉吧!你订这榴莲套装的味道真是惊天地泣鬼神,我特么算了,苏春晓说可以先给你封起来放冰箱里。
  微胖男说道:你就是老大吗?回头我给你发个地址,你挑个时间过来一下。我们有事找你。
  电话那边车语没声音了,可能是在思索李川是不是又在做什么恶作剧。但微胖男也不想等这些,直接挂了电话,并将李川的手机揣进口袋里。
  光头男已经坐进了驾驶室,瘦高男也坐进了副驾驶座。于是微胖男打开后门,艰难地挤进后排座位,看到被李川绑着关在后排座位的那个抢了她不知道第几任前男友的女人。
  微胖男拿出剪刀剪断了那女人手上的扎带:滚!
  那女人连滚带爬地跑了。随后光头男启动了车子,蓝色大众速腾GLI飞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