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重生七零有点甜 > 第257章:求亲

第257章:求亲

    郑媛一早就猜到郑天虎病好了以后会继续找麻烦,果不其然,他真的盯上了曲萌。
  
      那天郑媛刚到走到办公室窗户那儿,就听见办公室里的同事打趣曲萌:“你要是嫁给郑天虎,那你和郑媛就是一家人了,郑媛以后得喊你嫂子。”
  
      说话的是那个教政治的孙芳老师,年纪也不大,才二十二岁,还没结婚,但她有个对象也是知青。
  
      曲萌面色尴尬,脸通红,支吾着说:“我……我……还小,不着急找对象。”
  
      “你小啥啊,你都十八了,你看郑媛,比你还小几个月呢,这孩子都怀上了。诶——”孙芳忽然一顿,挑眉,“你不会是不想给郑媛当嫂子吧?还是说你看不上郑媛娘家?”
  
      这话就连郑媛听着都觉得刺耳,更别提曲萌了。郑媛扶着腰三两步快走,直接冲进看办公室笑着说:“孙老师,什么叫看不上我娘家?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哥跟我嫂子离婚了,又要找媳妇呢。”
  
      “那郑天虎……”
  
      郑媛打断她:“郑天虎是我堂哥,我们家和我大伯家早就分家了,不是一家人。”
  
      孙芳被怼的讪讪的:“是,是吗。”
  
      郑媛拿起壶往自己茶缸子里倒满了水,问对面的曲萌:“我堂哥找媒人过来和你说了?”
  
      曲萌毕竟是个年轻的小姑娘,提起自己的婚姻大事难免羞涩,她红着脸点点头。
  
      郑媛嗤笑一声:“我跟你说什么来着,他最近着急找对象,现在就是个没头苍蝇胡乱撞,说不定就瞎猫碰上死耗子了,你不用当回事,直接拒绝就行。”
  
      也不知道郑天虎哪来的那么厚的脸皮,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竟然敢觊觎曲萌这么一个在知青里都属出类拔萃的女孩。人家曲萌长得好性格好家里父母和善,家庭条件也好,父亲是医院里的医生,母亲也在医院上班,他凭什么觉得曲萌能看上他?
  
      孙芳没料到郑媛会这么埋汰她自己的堂哥,虽然郑天虎这个人的确不咋地,“鬼新郎”的事儿闹得全大队都知道了,可郑媛作为堂妹,都不知道为自己堂哥遮掩一下脸面的吗?毕竟都是姓郑的。郑媛不仅不帮自己堂兄弟说话,帮自己堂兄找个好对象,还嘲讽自己堂兄,孙芳就觉得郑媛这个人有点冷血了。轻轻摇了摇头,决定以后少和郑媛接触。
  
      曲萌感激郑媛帮自己解围,她从包里掏出来一个小玻璃瓶,往郑媛面前一递:“我有红糖你喝不?”
  
      郑媛接过来,微笑:“谢谢。”
  
      随后,办公室只剩下郑媛和曲萌两个人的时候,郑媛表情严肃得叮嘱曲萌:“你以后小心着点,最好不要单独出门,虽然你拒绝了,可以我对郑天虎的了解,他不会这么容易放弃的。”
  
      曲萌被郑媛这严肃的语气吓了一跳,随后捂着嘴笑:“你说的也太吓人了,我都拒绝了,他难不成还会来缠着我不成?”
  
      郑媛看她表情就知道她没当回事,便有些着急,手指在桌子上敲了敲,劝道:“曲萌,这事儿你得听我的,虽然郑天虎是我亲戚,但我必须得说句实话,他就是一个小流氓,品行不好的。你必须要提高警惕,真的。”郑天虎看上她嫂子后,都敢下手害她哥,这种人为了自己那点色心,什么事做不出来?这事儿涉及到她嫂子的名誉,不能说出来,可必要的提醒还是得和曲萌说的。
  
      曲萌一怔,呐呐:“真,真的啊?”她虽然反问了一句,其实心里已经信了郑媛了。郑媛是郑天虎的堂妹,如果不是郑天虎真的非常不好,郑媛不会平白无故和她说这个的。
  
      “真的。”郑媛郑重的点下头。
  
      曲萌叹口气:“那我以后肯定会小心一些。”
  
      “晚上不要出门,出门的话一定要找个同伴一起,别去没什么人的地方,看到郑天虎就躲开,别和他多说话。晚上睡觉的时候插上门栓,谁来敲门看清楚是谁再开门,郑天虎要是找你,你可千万别开……”
  
      越说越吓人了!曲萌嘴唇颤抖,结结巴巴:“不,不用这么小心吧……你堂哥还有胆子犯罪吗?”
  
      郑媛深深看她一眼:“小心驶得万年船。”郑天虎这种色胆包天的男人,怎么防备都不为过。
  
      曲萌心有余悸地拍拍胸口。
  
      虽然早已预料到曲萌会拒绝,可郑天虎从媒人那里真的得到了被拒绝的消息后,心里还是不舒服了那么一下子。
  
      他的不高兴全写在了脸上,媒人见了心里不禁嗤笑一声,要不是看在多年老邻居的份上,她才不会帮郑天虎跑这一回腿,人家曲萌是什么身份,你郑天虎是什么身份?你就是一只地上人人嫌弃的癞蛤蟆,还做啥吃天鹅肉的美梦?真是自不量力。要她说,就郑天虎这条件,找个家里穷的,女孩勤快肯干的就很好了,何必去攀那高枝?
  
      自己儿子被嫌弃了,郑大娘也挺不高兴的,但她好歹比郑天虎多吃了二十几年的盐,还记得笑着感谢人家媒人白跑这一趟,把刚刚倒好的热水端给人家媒人:“快喝口热水吧,麻烦你跑这一趟了。”
  
      媒人正好渴了,水不烫不凉,是温的,喝起来正好。端起碗喝了两口,解了渴,嗓子不干了,就忍不住话头,劝道:“我说你们家咋就看上人家曲萌了?我去找曲萌的时候可看见了,她屋子里桌上摆了两罐麦乳精!她穿的也好,衣服都是新的,没啥补丁,而且我看她手腕上还带着手表呢!”
  
      媒人越说,郑大娘眼睛越亮,越发觉得曲萌真是个好对象。
  
      媒人继续说:“人家曲萌家里条件这么好,又是个知青,能看上咱们乡下泥腿子?你还是在咱大队上,或者别的大队,比如你娘家那边寻摸寻摸吧,说不定还能给虎子寻摸个好的呢?”
  
      郑大娘不高兴了,黑着脸呛:“我家虎子哪配不上那个曲萌了?曲萌是城里人,可她回得去城里吗?回不去那不跟咱乡下人一样?就算她家里条件好又能怎么样,她娘家那么远,也帮衬不上她,这有和没有又有啥区别?”
  
      媒人被郑大娘的歪理给震着了,没想到这郑天虎他娘能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人家曲萌是下乡了,可人家又不是没娘家,没看到人家娘家总给她寄东西吗?看人家吃的、穿的、用的,这是娘家帮衬不上的样儿?她被噎地一句都不想反驳了,摆摆手:“得,算我多嘴了多嘴了。”
  
      媒人认输,郑大娘满意了,脸上又露出笑容:“等过两天,你再帮我家虎子娶跟曲萌说说呗?”
  
      媒人:“……”并不想去。她咽了口唾沫,“我再去说,人家就能答应了?我今天可是把好话都说尽了,人家曲萌就一句,年纪还小,暂时不找,你说,这有啥法子?”
  
      郑大娘撇撇嘴,完全不把曲萌拒绝的理由当回事,表情嫌弃:“十九还小啊?郑媛也这个岁数的,人家都快当娘了。咱大队的女孩儿不都这个年龄结婚?还小呢,再不找就成嫁不出去的老姑娘了。”
  
      她仿佛忘记了她家也曾经有一个嫁不出去的老姑娘,这位老姑娘拖到二十多岁才嫁人还是因为她的缘故。
  
      郑大娘继续道:“她反正得在大队里找,你过两天再去劝劝她。”
  
      媒人无话可说了,为了两块钱的红包,这一趟她必须得走。
  
      送走媒人后,郑大娘个回头看向郑天虎:“虎子,你说接下来要咋办?”
  
      郑天虎眼睛里精光闪烁,手放在桌子上敲了敲桌面,胸有成竹地说:“看我的吧!”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