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刀剑问侠途 > 第一百一十五张刀龙 二

第一百一十五张刀龙 二


  佛剑分说突然表态,可以说让元尘十分为难,毕竟佛剑分说与佛碟出现后,便被整个佛门视为至宝,也是目前承接天命最重之人,可如今,佛剑分说竟表明要去斩杀另一名天命者,这如何不让元尘为难,甚至恐怕整个佛门都会为难,毕竟按照佛门大阵推演,将来只怕劫难无数,任何一名天命者在未尽天命之前,都绝不能有任何闪失。
  “好了!既然是三年之约!现今还早!难道各位要为三年之后的未定之数而出手一战?别忘了!这里可还是森罗殿的据点!”玉凝实在不明白,眼前这三个人是怎么想的,按照三人刚刚所说,这件事,三年之后才是了解之时,要知道现在世事变化如此之快,异变如此之多,说不定要不了多久那个血眼妖僧就完成了天命也说不定,现在为此伤了和气,可以说愚蠢至极,而且更重要的事,四人现在还身处森罗殿的据点,如果一不小心被发现,只怕这三年之约都不用去想了。
  “也是!我们还是先办正事吧!”林仓率先收起了不知不觉外放的气息后,叹息一声说道,刚刚自己实在有些太不理智了。
  “阿弥陀佛!”佛剑分说则是念了一声佛号。
  “即是如此!那便三年之后再视情况而说!”元尘则是淡淡一语,显然天命者对于佛门而言实在太过重要了。
  “大师!咱们要找的人!现在在什么位置呢?”还没有等林仓开口,玉凝却是直接开口询问起了佛剑此行的目标可有眉目了,毕竟先前四人刚刚入城之后,佛剑曾说过感应目标需要一定时间,因此,所以玉凝才会答应先带林仓进入据点加入森罗殿玩玩。
  “阿弥陀佛!他人在城东!依靠佛碟的感应!他应该是一名绝顶刀者!”佛剑仔细感应一番后,淡淡说道。
  “你这佛碟还真是厉害!连对方用什么兵器都能感应到!实在是佩服!”林仓则是听完佛剑的话语后,有些感叹的说道,按照前世记忆,佛剑的佛碟好像也没有这个功能啊!
  “此乃天命之数!并非佛碟能够感应如此!”佛剑则是完全没有听出林仓是在拿他打趣,反而一本正经的解释道。
  “好了先别说了!咱们先离开这里再说!”玉凝简直有些头疼林仓,自己跟随的这个家伙,有的时候可以说聪明绝顶,有的时候却是麻烦的要死,他也不看看,现在是耍宝的时候么?
  很快,经由玉凝带路,四人走过一条长长暗道之后,最终由玉凝与林仓交出银色腰牌确认身份后,才得以走出最后一道门。
  四人出了暗门后,便闪身到了一处隐蔽小巷子内,然后四人便摘掉了面具以及装扮,而林仓卸去装扮后,也顺便将天斩从木盒内取了出来,然后在三人讶异目光中,用布将天斩包了起来,背在了背上。
  “想不到!他竟然会将如此神兵直接交给你!”玉凝有些讶异道,其实当初玉凝也听闻过老者的传言,只不过玉凝还从未听说过,老者直接就给予某人兵器过。
  “是啊!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直接将酬劳给我!”林仓背好天斩后则是淡淡说道。
  “其实我刚刚就想问你了!你是不是认识或者见过这个老头?”林仓调整好背带位置后,转头看向玉凝问道。
  “的确!我曾经见过他一次!也听闻过关于他的传说!不过迄今为止!还没有一人能够完成他的任务!”玉凝点点头开口道,不过想想也是,这个血眼妖僧,乃是密宗天理僧,先不说修为,光是整个佛门的庇护,这个天下恐怕除了皇权,就没有任何人或者势力能够动摇到他了。
  “是吗?那我应该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帮他完成任务的人!”林仓则是面带微笑说道。
  “这个白痴!”玉凝则是内心骂道,刚刚元尘已经说的那么直白了,佛门要保他,自己刚刚才把这件事揭过去,你居然还来,是怕事情不够麻烦吗?
  不过好在元尘这一次没有打算与林仓有什么争论,毕竟刚刚佛剑分说已经表态,现在元尘想要说些什么,明显势单力孤,所以元尘很聪明的,当作什么都没听到。
  “大师!他的位置有变化吗?”玉凝看也不想看林仓,直接对佛剑分说问道。
  “没有变化!他依然在城东!”佛剑分说看着东侧开口道。
  “既然如此!咱们还是先去找人吧!”玉凝转头看了一眼一言不发的元尘,以及正在傻笑的林仓后,皱眉道,如果不是自己体内那股该死的内息,玉凝现在真的很想直接一巴掌拍飞林仓。
  此刻云山城,城东一剑酒肆之内,江湖豪客云集,开怀畅饮间,大多都在谈论最近江湖发生的奇闻逸事,不过最近江湖上的奇闻逸事实在是多。
  比如血雨令的消息,以及北武林出现了顶尖刀者,南疆应龙卫精锐一支小队被全灭等等,可以说最近江湖好不热闹。
  “你说北武林那名刀者!是什么人呢?传说他的刀法快的惊人!一刀便能斩断对手头颅!可是这头颅却能快速恢复原位!实在是诡异至极!”一名大汉喝了一碗烈酒之后,抹了抹嘴,感叹道。
  “这算什么!传言南武林凤凰山上!不知何时住了一名女子!传说那名女子精通音波气劲!一首曲子目前可以说冠绝天下!没人能够听完她一曲!”另一名剑客一拍桌子说道。
  而就在此时,倏闻一道声音响起:“鹏抟九万,腰缠万贯,扬州鹤背骑来惯。
  事间关,景阑珊,黄金不富英雄汉。
  一片世情天地间。青,也是眼。白,也是眼。
  ”
  淡淡话语,却是让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了过去,只见一名面容俊美的白衣男子自酒楼二楼缓缓走下,一身出尘气质更是让人过目难忘。
  “雅少!今日您的兴致好像不错啊!”楼下众多江湖豪客中,赫然一名大汉看向男子开口道,而其余人则是看着并未说话,显然这些人都认识白衣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