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大明侠骨传 > 第五十六回 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第五十六回 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书归正传。
  可这朱文杰后任的辽东城,他不知道这些前情往事,于是此举便惹怒了小太岁。
  这朱文杰见徐搏目露杀意,浑身不寒而栗,连连指挥人扶着自己后退。
  而徐沧海也心知自己儿子浑劲也上来了,心中大急,论本领,徐沧海也不及这静街小太岁的神力。
  就在众人拼了全力还压不住隐隐有掀翻而起之势的徐搏之时,在场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一个人影快如闪电赫然出现在众人面前,但见此人伸手在徐搏头顶一拍,口中断喝:“静心!”
  这徐搏当时目光一滞,随即恢复清明,肢体也卸去了力道,不做挣扎。
  此人正是徐云,携梁文婷而来,此时的梁文婷依然恢复了神志,不过看样子依旧余怒未消。
  徐云见过三叔后,环顾四周,一眼锁定了朱文杰。
  他迈步来到朱文杰近前,却有武师护院相拦。徐云轻启口,声音不怒自威:“退下。”
  众武师不明眼前人来路,互相看了看,不做退让。
  徐云冷哼一声,身子快如闪电,眨眼之时却见众武师身形僵硬,行动不得,晓知是被其点住了穴道。
  朱文杰心中慌乱,他没想到今夜来了个如此了得的武林高手。
  徐云来到其近前,掌中一伸,显出一物,在朱文杰眼前晃了晃,随后收起。
  只见朱文杰自见了那掌中物大惊失色,神色慌乱无比,好一会儿,脸色才回复过来。
  “我且问你,青鸾红凤可在你这?”徐云道。
  朱文杰心中犹如千层江浪翻涌,如若招供,那是杀头大罪,恐怕远在千里之外的建文帝也保不住自己,若是不招,却还有一线希望。想到这里他心中一横,道:“回,回大人。您说的,小人不明白。”
  徐沧海在一旁也是吃惊不已,要知道那朱文杰可是侯爵,皇亲国戚,居然对这个侄子自称小人,这徐云到底还有什么身份,莫非……
  徐沧海不敢再往下想,他晃了晃头,先解决眼前事再说。
  他想到这里也快步走过来,对着徐云一如既往的态度说道:“小云子,你来的正好,多亏了你制住了搏儿,不然他这牛脾气上来还真是头痛,先说眼前。”
  徐沧海看了一眼坐在地上朱文杰道:“根据你的指引,我们一路追那女杀手到了这里,我与这侯爷打赌查凶,只差这太祖供祠没搜过了,我们检查出这青砖下传来闷声,可能下面另有文章,那杀手极有可能就藏在这里,可这侯爷不让搜查,接下来想必你也知道了。”
  徐云点头,指了指朱文杰道:“三叔,你派人将他绑起来,出了事,我担着。”
  徐沧海看了看徐云,也没犹豫,挥手叫道:“来人,给我绑了!”
  几个官兵过来将朱文杰五花大绑,那朱文杰口中还在叫道:“大人,这是太祖供祠,不能查,不能查啊!对先祖不敬啊!”
  徐云皱眉,却也不顾朱文杰的叫喊,转身走进供祠,用手敲打了两下地上青砖,暗自点头,三叔说的没错。
  又起身在供祠内走了起来,里三圈,外三圈。最后在供桌牌位前停了下来,看着桌上的牌位,索眉沉思。
  这时朱文杰又叫道:“大人,不要扰我先祖清静,这是大罪啊!你就一点都不怕吗?!”
  这朱文杰在供祠外是咬牙切齿,见劝说不动突然破口大骂:“你这逆臣贼子!扰先皇清静!罪大恶极!若今天还有我一口气在,我定启禀当今圣上,将你千刀万剐凌迟处死!”
  徐沧海听闻眉头一皱,却也不答话。这时的徐搏也不像方才那般怒火冲天,但他也余怒未消,他不管三七二十一,快步来到朱文杰近前,一巴掌扇在其脸上。
  “妈,妈了巴子的,闭,闭嘴!再敢叫唤我,我宰了你!”
  那平日里保养水光嫩滑的脸蛋上顿时肿起老高,顿时就不嚷嚷了。别看朱文杰谁都不放在眼里,经过方才那一闹,他打心眼里惧怕这个十七八岁的半大小子,生怕他浑劲犯起来结果了自己。
  且说徐云,看着供牌良久,躬身行了个礼,道了声得罪,随即抬手就挪开了供桌。
  只见这红布盖的供桌一下,依旧是青砖铺地,徐云一见,眉头就是一皱。
  徐沧海与徐搏等官兵也是大眼瞪小眼的看着,他们看不懂徐云要干什么,在他们眼里,徐云方才的举动,千刀万剐都是轻的,那是惊扰先皇之罪!
  但徐沧海也不阻拦,他心中想到这小云子行事谨慎,无凭无据断然不会做出如此事来。
  再说徐云,他蹲下身子,仔细看着地上的青砖,看了一会儿,眼中现出晃悟,猛然弹出破月刃,一刃插在青砖缝上,右手一拧,咔吧一声,青砖碎裂。
  收回刀刃,用手捡起碎裂的青砖扔到一边,下面是一块铁板,却不知大小。
  他起身看向来到身边的徐沧海道:“三叔,你的猜测对了一半,这青砖下确实有文章,先命人将这周围的青砖都掀起来。”
  徐沧海点头,吩咐众人不必多说。
  不大一会,清理出来一丈见方的空地,只见青砖下出现一个圆形铁板,板上留孔。
  再看那朱文杰,见事态发展如此地步,如泄了气的皮球一般,瘫软在地。
  接下来不用徐云多说,徐沧海命人寻来铁钩,勾住孔眼,三五个人使劲一拉,将铁板挪开。
  这铁板下乃是半丈宽的地窖口,自一打开,凉气外露,阴冷逼人。
  徐云见状连忙喝退众人,命人各持兵刃对着地窖,严禁向下观看,恐有机关暗弩射出。同时与梁文婷两人身子绷紧,随时准备战斗。
  徐沧海见状快步走到瘫在地上的朱文杰面前,用手一把就拽住脖领,将其提了起来。
  “这地窖有什么?!”
  朱文杰眼皮都耷拉下来了,身体不住颤栗,却不说话。
  徐云眼睛盯着地窖口随时做好防范,道:“朱文杰,你可想好,事到如今你还不说实话,那原本你能保住的命可就保不住了。”
  朱文杰听闻眼睛一亮,连忙问道:“此话怎讲!”
  “若是你说实话,那我大可以让燕王面前说你是被迫无奈,尚可保住性命;若你不说,那等下我们将凶犯搜了出来,就算想保也保不住你了。”说道这里,徐云顿了顿,又道:“你也知道,如今这燕云十六州是谁的天下,将来,这天下又是谁的天下。”
  朱文杰听后浑身打了个激灵,低头不语,他心里,还做着最后的挣扎。
  徐沧海性子急,手抓其脖领,喝道:“老小子你可想好了,你要不说,我现在就地正法了你!”
  “我说、我说!”朱文杰表情慌乱,看其模样内心防线已然被瓦解,却是面似哀求的看向徐云。
  徐沧海放下朱文杰,哼道:“还算你老小子识相。”
  徐云点头,道:“说吧,我会在燕王面前替你美言几句。”
  朱文杰长呼吸了一口气,目光闪烁的望着漆黑的地窖口,一股脑儿的将青鸾红凤此行目的全部说了出来,自己怎么借权势为其行方便,帮其躲藏也都说了出来。
  徐沧海听罢真是气炸连肝肺,巴掌举了好几次又忍住放了下来。
  “这么说,他们现就在这地窖之中躲藏?”徐云问道。
  “正是。”朱文杰点头。
  “妈,妈了巴子的,我、我下去抓他们!”一旁的小太岁徐搏也是火冒三丈,二话不说就要领人跳进地窖。
  徐云拦道:“不可!敌明我暗,你这贸然跳下去,必为其所伤!弄不好命都保不住,谁都不能下去!”
  徐沧海也点头,喝退了徐搏。
  徐搏嘟囔道:“那,那怎么办,难……不成就这么耗着?真,真是急煞我也!”
  就在众人一筹莫展之时,朱文杰却是有了主意,邀功似的向众人说道:“小侯道是有个主意,不知可行否?”
  “说!”徐沧海眼睛一立,他现在看见这辽东侯就恨不得将其碎尸万段,当然不会对他好言好语。
  “是,是!”朱文杰心中暗骂却不敢表现,叫了徐云与徐沧海父子几人低头耳语了几句。
  徐沧海一拍朱文杰的后脑,哈哈笑道:“你这老小子损主意倒是不少。”
  徐云则是侧眼打量了朱文杰一眼,心道这人心性不正,墙头草的性格,却是阴损毒辣之辈。
  徐搏则是连忙命人准备朱文杰的献计。
  漆黑冰冷的地窖,红凤拥着青鸾。
  “端哥,我怕是不行了……”青鸾虚弱的说道,那肩膀上血肉模糊,若仔细看,那条臂膀已然没有血色,若不是极力运功抵制血液,恐怕早已失血而亡。
  红凤将青鸾的头抵在自己心口,声音颤抖,或是带着哭腔:“阿文,你不会有事的……这么多年,大风大浪都过来了,你不会有事的……”
  “是啊……这么多年,大风大浪都过来了。”青鸾听着红凤的心跳,面带微笑却脸色惨白:“也是时候了,我累了,端哥。”
  “阿文,你听我说!”红凤抱紧了青鸾:“等他们搜查完了,我们就出去,我抓来最好的大夫,你一定没事的。”
  青鸾却不作声音,只是紧紧的靠在红凤的怀中。
  红凤无能为力,他控制不住青鸾血流不止的鲜血,徐云那一记绕蟒索太狠了。
  他恨徐云,恨梁文婷,若是今日大难不死,定如鬼魅般纠缠其身,伺机毙其命。
  就在红凤咬着牙心中恨意翻涌时,地窖口被打开了,光线照射下来。红凤二人心中一惊,难道是朱文杰成功阻止了官兵搜查?
  随后他听到徐云喝退官兵的声音,再随后,一句句对话传入红凤二人耳中。
  他们先是惊喜,转而失望,再到最后彻底心凉。红凤的眼中已经是蒙上了一层血雾,他的必杀名单中又加了一人,朱文杰。
  不大一会儿,一个火把自地窖口扔了下来。
  紧接着,又有五六把火把扔了下来,紧随其后的是一捆又一捆的干草。
  这干草遇火就着,顷刻之间形成了浓烈的熏烟,这浓烟越烧越多,越聚越浓,霎时间就弥漫整个地窖,呛得红凤青鸾剧烈的咳嗽。
  青鸾惨笑道:“端哥,咳咳……他们是在逼我们出去,这样下去,咳……在这不透风的地窖中,我们会被呛死的。”
  红凤抱着青鸾默不表态,也是不断剧烈的咳嗽。
  “端哥,你听我说……咳咳……”青鸾凑到红凤耳边低语了几句。
  “不行!”红凤霎时间大喊一声,眼中血红,泪光翻涌:“我绝不会让你这般做,不行!绝对不行!”
  青鸾也哭道:“端哥……此时境况,由不得你我选择,咳咳!”
  红凤亲吻青鸾的额头,沉默不语,手上将拳攥得毫无血迹。
  再说地窖之外的徐云等人。
  众官兵也被从地窖口冒出的浓烟呛得咳嗽连连。
  “哎,哎呀!你这老……小子,真,真损啊!”徐搏捂着鼻子对朱文杰说道:“真是,是缺德带……冒烟啊你。”
  “闭嘴!”徐云轻声喝道,他屏息闭气,身子微躬,绷紧了肌肉死死的盯着不断冒出浓烟的地窖口。
  众官兵也闭着气将手中兵刃齐齐的对着地窖口。
  大约有一刻钟,突然地窖口处寒光一闪,一个人影窜了上来,快如闪电,手中挥着匕刃直刺徐云。
  紧接着,第二个人影也窜了出来,猛挥匕刃直直奔在徐云身后的梁文婷。
  一声惨叫与一声兵器碰撞声响起。
  却是徐云用手中缠手抵住匕刃,一脚踹在前一人小腹之上,那人惨叫一声飞撞在众官兵面前,顷刻间被抓捕。
  这人是青鸾!徐云一见是青鸾,顿觉不妙,连忙转过身看向那第二道人影。
  只见红凤虚晃了一招飞身而行跃上房檐,回头恨恨的看向徐云众人,咬牙切齿的喊道:“此仇不报,妄生为人!”
  随后快速转身飞出侯爵府,那声音凄厉凶狠,撕心裂肺,久久回荡侯爵府上空。
  徐云眯了眯眼,叫梁文婷看住青鸾,也是脚下用力,顺着红凤逃跑的方位一窜身就追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