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大明侠骨传 > 第六十二回 散云峰,乱云飞渡自巍然

第六十二回 散云峰,乱云飞渡自巍然


  襄州西北十里,与南阳郡县分界处,有峰名曰落月散云,又有群峰似众星捧月般矗立,顾名思义,那山峰高得比下了广寒月宫,冲破了滚滚尘云。
  这散云峰上并无人工修筑的栈道,若想上峰顶,只能凭借山势临起的峰刃与青阳观道士常年上下山采购物资时所攀爬出的青路而行,所以徐云每次来此地都要费得一番周折,若是普通人想上得这散云峰,定是比登天还难。
  而青阳观,单立峰顶,好似独遗于世,不似人间凡物。
  散云峰顶地势平坦,宽阔无比,仿佛鬼斧神工一般,百余丈方圆,东汉年间,青阳观道主花费巨大人力物力依势呈九宫八卦之格将青阳观建筑其上。
  一座主殿,尊奉三清道祖圣像;主殿右侧一座寝宫,乃是历代观主日常居住之所;依次左右两座阴阳偏殿,供那取三十六天罡道教位数的弟子修行;两座偏殿次位各一座居舍,为青阳观弟子日常居住所用;再次位,为两座客舍,供有幸得青阳子相邀的友人前来居住。
  八座建筑相辅相成,按八卦各围,外围各卦位摆放兵器架谱或木人桩,供众弟子日常修练。中间一座巨大沉香铜炉,常年香火鼎盛,透出天外。那每座建筑衔接之处又有八道木栈自这落月散云主峰通向次峰。这青阳观并无普通寺院道观般高大围墙,只是象征性的在入观之处延伸三丈台阶,依凭天险,无人来犯。整座青阳观蕴涵道家至理,恢宏无比,可谓古今九州仙家牛耳。
  徐云与梁文婷喘着粗气坐在台阶之上,回复着内息,梁文婷低头看了看身后的百丈峭壁,心有余悸。若不是有那些常年上下山峰的竖刃蔓藤,恐怕,想上这青阳观,如登天之难。
  她又抬头看了看那四周的云海,正值晌午,烈日透着滚滚白云,不由得身心陶醉。
  徐云面对那云海闭着眼睛深吸了一口气,道:“这是一个修身养性的好去处,若是青阳爷爷应允,你以后就在这里安度,不知你可愿意?”
  “若是了无尘事,我愿意,不过云哥哥,你会来吗?”梁文婷俏皮得眨了眨眼,与徐云相处这段时日,那刹血娇魔的踪影,也淡化了许多。
  “或许会吧。”徐云一笑,站起身伸了个懒腰道:“走吧,去见青阳爷爷。”
  话音未落,却听得身后一声稚嫩的吒喝:“你们是何人,未经观主允许,竟敢擅闯青阳观!”
  徐云二人转过身观瞧,梁文婷不由得噗嗤一笑,再看那台阶上方,一名八九岁身穿灰色小道袍的童子手持木棍对着两人,粉嫩稚幼的小脸蛋,因为冬季寒冷,两行鼻涕出溜出溜的挂在鼻子下,胖乎乎的模样煞是讨人喜爱,或许因从未见过生人,那握着木棍的双手因惧怕不由得颤抖,但这小孩子眉宇之间有着一团英气,乌黑的大眼睛闪着倔强看着徐云二人。
  徐云与梁文婷走上前去,吓得小道童倒退数步:“你你你……你们别过来!师父新传授给我的棍术惊天地泣鬼神,我再伤着你!”
  徐云哈哈一笑,蹲下身来,用手拨开那棍子,在那小道童脸上轻轻的掐了一下,语气充满喜爱的问道:“小家伙,什么时候入观的,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
  那小道童抿嘴看向徐云拨开棍子时手上的拢雀缠手,大眼睛瞬间蒙上一层水雾,突然间一个屁墩坐在地上“哇”得一声哭了出来,弄得徐云连忙背过手,藏起了那略有凶相的缠手,一时间不知所措。
  梁文婷见状也蹲下身来,道:“小道童不要哭,你看这是什么?”说着从腰间拿出徐云赶路时给她买的还未吃完的糯米糖,在那小道童的面前晃了晃。
  那小道童止住哭声,好奇的看着糯米糖,问道:“这是什么?”
  “很好吃的,非常甜,你尝尝。”梁文婷递给这小道童。
  小道童接过糯米糖,狐疑的看了看,又闻了闻,最后伸出小舌头舔了舔,吧嗒吧嗒嘴,一下子乐了起来,道:“真的很甜,姐姐没骗我!”说着将整个糯米糖送进了嘴里。
  梁文婷又将那些剩余的糯米糖自包裹里都拿了出来,递给小道童:“喏,这些都给你。”
  小道童道了声谢接过来抱了满怀,他居住这峰顶青阳观,到家讲究一日三顿清汤淡饭,哪里吃得过这等甜美小食,一时间不由得喜出望外。
  徐云也很是喜欢的看着小道童,抬眼看见走过来一名中年道士,连忙站起身来,作了个揖手,笑道:“见过天魁道兄。”
  那道号天魁的中年道士回了个揖手,同样笑道:“第二次登峰,别来无恙啊!”
  徐云脸一红,他知道这天魁星说的是自己几年前来大闹青阳观之事,只为求见青阳子寻神术之法。其实那三十六天罡哪一位的功力都不低于徐云,只不过青阳子有令在先,不可伤及徐云,本不想告知徐云大还神术之法,恐其步徐震林后尘。
  可徐云怎能听罢,愈闹愈烈,其中七位天罡结七星阵困住徐云,这徐云急火攻心心魔丛生,拔出了劈天日月刀,眼看就要宁损己命伤及天罡破阵,青阳子无奈才出面制止住徐云,又禁闭其数日,后经几番波折青阳子实在拗不过徐云,才告知其大还神术之法。
  “不会了,不会了。”徐云尴尬的笑道。
  天魁道士一笑,看着徐云也不住点头,语气和蔼,道:“这几年我虽未下山,却也听得了你的传闻,不错,成长不少。”
  “惭愧惭愧。”徐云低头笑道。
  “哈哈,师父在偏殿讲道,却也知道你们来临,派我来招呼二位。”说着天魁道士挥手招过来那小道童,语气溺爱,却面目严肃:“天巧,不是让你听师父讲道吗?你怎么又跑出来了。”
  “大师兄,这糖可好吃了,你要不要吃一块。”小道童满嘴含糊的说道,伸出小手抓着糖递给天魁。
  “拿了人家的东西,有没有谢过啊?”天魁轻轻拍了拍小道童的脑袋。
  “当然谢过了,你不是常教我仁义礼智信什么的嘛,我怎么能忘。”小道童低着头嘀咕道。
  三人捧腹,天魁让小道童回去听道,将徐云二人领进客舍。
  沏了壶茶分别倒给徐云与梁文婷:“这茶是新采购的,入冬了,就各式各样藏珍了些,尝一尝,合不合口味。”
  两人喝了一口,驱散寒意,梁文婷不住点头,道:“这真的是好茶呢,一股清澈透心之感,与我之前所喝的茶都不相同。”
  “这位姑娘说的极是。”天魁笑道:“其实最大的原因在于沏茶的水源,乃是无根之水。”
  “无根之水?”梁文婷疑惑。
  徐云在一旁指了指头上,笑而不语。
  梁文婷恍然,道:“是雨水?”
  “不错。”天魁笑道:“青阳观所处位置极高,伸手可揽月摘星,但无论多高,就算三十三层天之上也会有云体,有云就有风雨雷雪,所以这青阳观所接触的雨雪相比尘世间的雨雪最为洁净,青阳观常年食用无根之水,却也是这里的一道特色。”
  “妙。”梁文婷赞道。
  “方才,我见您唤那小道童为天巧,那之前的天巧道兄……”徐云问出了疑惑。
  天魁的面目逐渐充满了哀伤,道:“唉,天巧师弟他前些年日下山游历,遭人杀害。师父震怒,派出天杀天孤下峰查凶,终于查获凶手,原是我那师弟下山游历时伸手除了为祸当地的一座土匪窝点,当地官府赠于天巧师弟许多银两,你知我青阳观不忌杜康,不过在观中也有限制,我那师弟又颇为贪杯,出了青阳观又有了银两整日醉生梦死。一日喝得烂醉租船渡江,露了富,遭到船家谋害,天杀与天孤二位师弟调查多日,后将那船家绳之以法。去年师父外出访友时偶遇一孤儿,观那孤儿命格与青阳观收徒规范相符,于是就收养回观,就是现在那个小师弟了。”天魁说到这里笑了笑:“那小孩子精灵古怪,道观上下众师弟都是喜爱,师父也最疼爱他了,也给本就沉闷的道观添了些生机。”
  徐云听罢也是面露哀伤,他虽与之前天巧道士相处不久,但也共事过几日,那道士生性活泼,与自己年龄相仿,得知丧事,也不免心中惆怅。
  青阳观以三十六天罡道数为众,传承道法以取替为本,折损一位天罡将,也是着实伤了元气。虽说青阳观不问尘世,从不参与凡尘争斗,可那骇人听闻的天罡阵若是再想结成,恐怕得再等数年了。但纵然如此,青阳观的实力也不容武林同道小觑,青阳子本身实力为武圣境,手下三十七道徒位皆为化境,有七星、八卦、九宫等大阵加持,又凭借天险,也绝非当今一流势力能触犯得了的。
  天魁道士又陪着徐云二人闲谈一阵,起身道:“师父讲完道了,我到你们去见师父。”
  二人点头,起身赶往主殿青阳子日常修行之处。
  将二人引到主殿门外,天魁道士恭敬禀报一声随后退去。
  “进来吧。”苍老的声音想起,徐云心头一震,终于见到除去爷爷能将自己所有心事全盘托出的这位老人了。
  徐云带领梁文婷推门而入,只见主殿三清像肃立,香烟袅袅,青阳子闭目盘坐蒲团之上,双手归心。
  徐云跪在地上,重重的磕了个响头:“见过青阳爷爷。”
  青阳子睁开双目,目光平和的看向徐云,道:“来了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