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十恶临城 > 第五百六十四章 真假遗址

第五百六十四章 真假遗址

苏勒坦大概本来也没有贼心,纯属想上贼船逛逛,能捞一把是一把。他外强中干,哪里还敢肆意妄为?剩下的路程他老实得如同hellokitty,华鬘叫他怎么走,他一丁点儿都不敢懈怠。
  
  就这样,我们进展飞速,加上太阳慢慢往西移动,新疆比魏阳日出日落都要晚,下午五点之后气温也过了峰值,所以大家赶路的效率更高,到太阳将要落山的时候,我们已经离预想中的遗址不远了。
  
  当然,张向春也没有忘了整点儿幺蛾子。太阳刚一落山,他就可劲儿建议找个地方宿营,结果华鬘一口回绝,她坚持要苏勒坦再往前开一个半小时。
  
  张向春在车台里不停叨叨,华鬘二话不说,直接把车台掐了。
  
  “听我的,走!”她指着前面说。
  
  “哎!”苏勒坦答应得那叫一个干脆。
  
  此时已经将近夜里九点半,但灿烂绚丽的晚霞还在西边的天空上燃烧着,这是沙漠里最美的时刻。
  
  我望着西边的天空,大大小小的沙丘在那里绘出了柔和变幻的天际线。
  
  随着晚霞逐渐熄灭,那里只剩下一片片黑灰色的云朵,就像燃烧后遗留的灰烬一般。
  
  灰烬散落之后,便是湛蓝湛蓝的天空。那天蓝得深邃,宛如深海海沟处的海水,之后渐渐变暗。星星如同次第亮起的彩灯,一颗一颗在空中呈现出来。
  
  太阳虽落,光照犹存,趁着还能看清远方,我们急切地赶路。
  
  苏勒坦现在已经百分之百听从我们,估计就算华鬘叫他跳崖,他也会毫不犹豫地一脚油门冲下去。
  
  尽管天色已晚,我们依旧打开远光灯,驱车在大漠上飞驰。但这时我听到后面传来汽车喇叭声,转头一看,只见闻廷绪那辆车不知什么时候赶了上来,不停地远近光交错着朝我们示意。
  
  我摇下窗户,黑乎乎中听见张向春伸出脑袋来,朝我们大喊。
  
  “别开了!该找地方露营了!”
  
  闻廷绪也摇下窗户,冲我使劲摆手:“天黑了,根本看不远路况,要不今天到这儿吧?”
  
  他们说得没错,现在整个沙漠都昏暗下来,光凭一点点星光,是绝对不能远行的。
  
  我正要让苏勒坦停车,谁知道他突然激动起来,他抬起一只手,指着前方,激动地大喊着:“你们看!”
  
  我抬起头,只见暗淡天空的背景下,远处平滑圆润的沙丘线变了,其他形状的线条在天边呈现有方形,有柱形,还有离奇的三角形。
  
  “古城!古城啊!”苏勒坦拨开车台,大声喊道,“我们到了,我们终于到了!”
  
  “太棒了!”这是闻廷绪激动万分的声音。
  
  平静的沙漠里响起阵阵欢呼声,大家都兴奋地摇下车窗,尽情地号叫着,发泄着。
  
  但这一片欢庆里,我却没有听到张向春的声音。
  
  虽然我们没有按照他的方向行进,但他无非就是想抢夺财宝吧?现在遗址都找到了,他还有什么不满意的?难道他心里还包藏着更大的祸心吗?
  
  夜里十点半正是新疆的晚餐时间。我们一群人在营地升起篝火,大家在一起吃着肉,喝着酒,唱着歌,跳着舞。
  
  “太开心了!”闻廷绪端着半杯威士忌跑过来,抱着我喊着,“他们多少年找不到的遗址,咱们出发两天就找到了!真的要谢谢你啊,兄弟,谢谢你,谢谢沈同学能陪我出来。”
  
  我拍着他说:“别高兴太早呢。西域这个地方,两千多年来城邦无数,沙漠里发现一处两处遗址很正常,说不定是跟西夜八竿子打不着的地方。”
  
  “不会的,不会的。”闻廷绪摇着头说,“我相信你们小两口的指引,上大学的时候,你什么时候坑过我快去陪陪沈同学吧,她一个人远远站在城墙底下干嘛呢?”
  
  其实不用他提醒,我也想过去看看华鬘了。
  
  我们把营地搭建在了离遗址五百米的地方。因为已经到达目的地,所以营地也搭得更牢固一些。
  
  秦亚夫指挥着工人把所有物资从车上、骆驼上卸下来,然后分门别类地堆好,或者装进帐篷里。
  
  我边朝华鬘走去,边听闻廷绪大声喊着。
  
  “兄弟们,今晚咱们庆祝一下,明天可就要认真干活了!只要找到遗址,少不了给大家奖励!不过事先声明,发现的文物都是国家的……”
  
  华鬘一个人站在坍塌的土墙下面,她抬头仰望着。
  
  “怎么了?”我走过去问,“不想闻到酒味儿吗?反正这一天也就快过去,你也不需要再使用六能了,去吃点儿喝点儿吧。”
  
  “哼,我要一张嘴,两个月物资都得给他们吃完咯。”华鬘愤愤然地说,“饿死他们不要紧,饿着你怎么办,所以我得忍着。”
  
  她这话说得差点儿让人热泪盈眶我是何德何能,居然能和她们朝夕相处啊。
  
  “你上次看到的遗址,也是这里吗?”她并没有觉得自己的话感人,依然回过头去,望着那黑乎乎的断壁残垣问我。
  
  我指着那根柱子说:“上次只记得落在一个巨大塑像的手掌里,那里有五根那么大的柱子,而这次只有一根。”
  
  “那这里就不是咯?”
  
  “也不一定,要知道沙漠里头,流沙不停改变着地形,它一会儿将古城掩埋,一会儿又露出一部分。我上次只是管中窥豹,这次或许也是只见一斑。”
  
  “这个城,戾气很重。”华鬘自言自语地说道,“而且那根柱子底下,有通往地下的通道。”
  
  “难道又是一座地下古墓?”我觉得自己头都要炸了,上次鹿丘王墓搞得人身心俱疲。我又不是土夫子,也不是摸金校尉,可不想总在墓室里转来转去。
  
  “没那么大,只是一些连在一起的小墓葬罢了。这个国家的人可能造了一座公墓,所有国人死之后都会被葬在那里。”
  
  “就像八宝山人民公墓那种?”
  
  “差不多吧。”
  
  “对了,上次我看到的那几根柱子,上面都布满了白骨。”我想起来说道。
  
  “那根柱子上,也遍布着白骨。”华鬘说着,语气里有一丝怅惘。
  
  “你怎么了?”我问她。
  
  她慢慢转过身来,默默地看着我。最近不知怎么了,她总是一副郁郁寡欢的样子。
  
  “亲爱的,你说大千世界中的一切,是不是都像这座古城一样,最后归于死亡和寂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