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大宋好官人 > 第八百六十六章:认错

第八百六十六章:认错


  只不过文官表面一套,暗地里又是一套,表面说要重赏,可真的重赏了,他们心理又不平衡了。
  说到底,还是利益在作怪!
  张正书的存在,侵害了他们的利益,让他们寝食难安,所以憋了劲要搞张正书。这只是开头罢了,一旦他们抓住了张正书的把柄,各种攻讦纷至沓来,不达目的不罢休。看看范仲淹就知道了,只因为一个“朋党”的莫须有罪名,范仲淹就被贬了。而且,此后再也无法回到权力中枢,庆历新政也不了了之。这里面固然有欧阳修的“神助攻”,可文官们的“团结一致”对外,也是有目共睹的。
  即便有皇帝护着的王安石,最后也因为得罪既得利益集团太过,而草草收场。
  可见,那些文官的战斗力有多强了。
  说到底,就是皇帝太过没有手段,如果皇帝手中有一支强力的军队,谁敢阳奉阴违就立即抓拿,还有谁敢这么做?可惜的是,宋朝皇帝都没有这个本事,即便皇权很大,可终归是难以出得开封府!
  看看“熙宁变法”就知道了,除了北方几路之外,其余的都是在阳奉阴违。
  为何?还不是因为朝廷的控制能力弱吗!
  赵煦深知这一点,所以他推动兵制改革,已经初见成效了。就拿京都禁军来说,五万禁军,已经剔除了老弱病残和空饷,现在只余不到两万人。偏生这一万多人,却比以前五万人具备更强的战斗力!这还只是三天一操练的结果,远远达不到赵煦的要求。可现在西北战事吃紧,赵煦也只能这么做了。
  好在蜂窝煤作坊在开封府、京兆府、大名府等大宋人口众多的地区流行了起来,收入也不菲,还解决了禁军的养老问题。最关键的是,随着煤炭收归国有,国库日渐丰盈。即便是西北战事糜烂,大宋也还有能力支撑下去。
  赵煦欣喜地看着大宋的变化,直觉他对大宋的掌控力强了许多。这不是一种错觉,而是实实在在的感觉。
  “彭元量,你说朕再次募兵,如何?”
  彭元量一愣,没想到赵煦的思维会跳跃得这么快:“陛下,小的不敢妄言。”
  “你都上过战阵,也不敢对朕说实话?”赵煦皱了皱眉头,这个贴身太监是尽忠尽职了,可惜就是太过谨慎了。
  “陛下,怕是如今募兵,也不太好募兵了。”彭元量小心翼翼地说道,“不如等张大夫练一练护银军,才做打算?”
  赵煦沉吟了一下,说道:“也好。”顿了顿,赵煦突然有点惆怅地说道:“近来宫中,有何动静?”
  “刘贤妃一直想见陛下,但陛下吩咐过不见……”
  这事赵煦是知道的,刘清菁这个心机女子一直想要服侍赵煦,好重新获得赵煦的恩宠。可问题是赵煦不是不宠爱她,而是赵煦身体不允许他这么做了。这事也不算新闻,从赵煦近来只在福宁殿就寝就知道了,赵煦哪个妃子,哪个婕妤都不见,像一个和尚一样戒了色。
  “贤妃如此不识大局?”
  赵煦的脸色实在有些不好看,他也反思了一下,这样的女人真的适合做母仪天下的皇后吗?如果她做了皇后,后宫又会变成什么样呢?想到这里,赵煦也不由得有点懊悔,想起了废皇后孟氏来。如果是孟氏还在后宫主持大局,他何必有这个烦忧?
  “孟氏在掖庭,过得如何?”
  赵煦装作不经意地问道,其实心中已经有点愧疚了。现在的他,已经想清楚了当初的事,绝非孟氏授意。再说了,大宋是崇道的,雇道士设坛祈福,倒也无伤大雅。可一旦冠上罪名,那就有点那以洗脱嫌疑了。
  “回禀陛下,冲真法师一如平常,不过是诵经吃斋,礼敬三清……”
  彭元量回答得滴水不漏,但他知道,赵煦心中已经有悔意了。
  “贤妃可曾派人……扰过她?”
  这句话无头无脑的,但彭元量却知道赵煦在说什么,当即回答道:“贤妃曾派人打探过消息,但很快就没有了下文。”
  “哼,算她识相。”
  赵煦在心中冷哼了一声,像他这种冷血的铁石心肠皇帝,再宠爱一个女子也是有限度的。如果超过了赵煦的底线,赵煦保证会用雷霆手段让她认清现实。刘清菁是个聪明人,所以她没有轻举妄动。
  “你把冲真叫过来。”
  赵煦突然心血来潮,想见一见这个高太后为他选定的皇后,也是有过夫妻之恩的女人。
  彭元量不敢违背,领命而去。
  约摸过了两刻钟,踏着月色进入垂拱殿的孟氏,时隔三年,再次见到了赵煦。
  赵煦也愣住了,眼前这个女子,虽然穿着道袍,却已经瘦骨嶙峋,再无往日风采。
  “贫尼参见陛下,恭请陛下圣安。”
  平静的语气说出来,似乎不带一丝人间烟火气息。
  赵煦忽然心中一痛,这是一个失去了女儿,失去了丈夫的女子,已经心若死灰了。
  “你……恨我?”
  良久,赵煦才突然说出这句话来。
  “贫尼……不敢有恨。”
  孟氏的话,让赵煦心中发堵。这是一个多么贤惠的妻子啊,可惜赵煦身在福中不知福。经过这次大病之后,赵煦忽然看清了好多人,看明白了好多事情。是他,被美色所蒙蔽,硬生生毁了自己的贤内助。如果孟氏还是皇后,赵煦能节省多少精力,能避免走错多少路啊!
  “我……对你不住。”赵煦叹了口气,这是他的心里话。“先前是我错了,我一时气在头上,才让你出的家。现在……我想明白了,你明日就还俗吧。”让一个皇帝认错,是有多困难的事?但赵煦见到孟氏之后,所有的顾虑都消失了。
  “陛下,还是让贫尼继续诵经茹素,为陛下,为大宋祈福罢!”孟氏低着头,却坚定地说道。
  赵煦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没说出口。
  气氛,一时间陷入了沉默之中。
  “朕的身子……怕是要调理很久。”赵煦突然说了一句不着边际的话,“朕要你回到朕的身边来,挡下一些闲言,还有一些别有用心之辈!”
  孟氏突然抬起头来,惊愕地看着赵煦。她从赵煦的眼中,看到了内疚,恳求和期盼。
  “贫尼遵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