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拜师九叔 > 第六百五十九章:再见

第六百五十九章:再见

牢房的过道中,一个身穿警服的巡警提着油灯走来,在一处黑暗的牢房门前停了下来,用手上的警棍在房门上敲了敲,向门里面喊了喊道。
  
  门里牢房光线昏暗的角落中,一个身穿囚服,浑身脏乱的人影听得声音也是动了动,有些机械般的转过头,看向门口,巡警也是举起手中油灯对着牢房里面人影照了照,显露出一张长满胡茬,满脸憔悴脏黑的脸庞,脸上眼角、嘴角等很多地方甚至都还带着淤青,明显被打过的痕迹。
  
  赫然正是许文强,不过此刻显色十分凄惨,浑身脏乱,满脸淤青,身上的囚服上不少地方更是直接裂开处一道道口子,口子里面露出一条条鲜血淋淋被鞭子抽打过的血痕,气息衰弱,一双眼睛也是显得空洞无神,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有些失了魂一样,若不是动了一下,甚至如死人。
  
  实际上,此刻的许文强也确实和失了魂差不多,心若死灰,当日在高琪的授意下组织学生冲击北洋政府,最后的结果之惨痛,也完全超乎了许文强的想象和承受,北洋政府动用了铁血手段镇压,当日直接就有十几个学生直接死在了其中,倒在血泊中,而他也被抓了进来,饱受酷刑。
  
  这段时间,对于许文强而言,也可谓是如置身地狱,因为对他而言,需要忍受的,不仅是身体上的酷刑疼痛和摧残,更痛苦的还是心里的折磨,心中的痛苦,因为那一日死去的人中,就有小冬,也是他心中所挚爱的人,在当日被北洋政府的人一警棍打在了天灵盖上,直接当场身死。
  
  甚至在最后,他连帮忙收尸哪怕是多看一眼都做不到,因为他直接就被抓进了牢房,每日饱受酷刑,不见天日。
  
  许文强动作僵硬,神色迟缓,双目无神甚至有些空洞,看上去就像是失了魂的行尸走肉一般。
  
  “哐哐!许文强,起来了,别看了,有人来看你了。”
  
  看到许文强那幅反应迟钝甚至有些痴痴傻傻的样子,巡警又用警棍在牢房门上敲了敲道。
  
  恰在这时,一阵脚步声和对话声又从牢房通道口处传来。
  
  “林先生,牢中脏乱,空气驳杂难闻,这种地方又何须林先生亲自来,想要哪个人林先生给我吩咐一声就是,我让下面的人直接带来。”
  
  首先是一道略带献媚讨好的中年男子的声音,紧接着又是一道声音响起。
  
  “周厅长客气了。”
  
  声音清脆,显得很年轻,声音悦耳,很有特色和分辨率,听起来也让人十分舒服。
  
  牢房中,原本脸色迟钝,双眼无神的许文强听到这道声音,也像是一瞬间如遭电击一般,浑身一颤,空洞无神的双眼一下子恢复神采,抬起头向门口声音来源处看去。
  
  牢房通道口处,几道人影也是走了进来,为首一个身穿西装,大背头梳理的一丝不苟的中年男子满脸含笑甚至带着几分讨好的陪着一个看起来二十来岁的青年走来,青年则是俊美至极,尤其是身上的气质,更是出众无比,让人难以忽视。
  
  两人身后还跟了六个男子,其中两个身穿劲装,身上有一种内敛凌厉之气,剩下四人则都是身穿警服的巡警。
  
  “厅长!”
  
  门口的巡警看到一行人走来也是身子一正向着为首走过来的那个中年男子一敬礼道。
  
  中年男子闻声则是没有多理会巡警,而是依旧笑脸陪笑着青年男子,直到走到房门口旁边才转过头对着巡警喝道。
  
  “还愣在这里干什么,还不赶快开门。”
  
  巡警闻言不敢有误,赶紧应了一声是快速拿出钥匙开门。
  
  这时候,牢房中的许文强也看到了房门口的来人,目光愣愣的落在青年身上,讷讷开口道。
  
  “林,林先生!”
  
  许文强看着来人,语气中带着一种惊愕,还有一丝莫名的复杂。
  
  来人不是别人,赫然正是林天齐。
  
  瞬间,许文强心中只觉五味杂瓶,一些往昔的记忆也是不由自主的在脑海中浮现,从与林天齐在北平的第一次相遇,自己和小冬被林天齐所救,再到第二次与林天齐在校园中相遇,林天齐和他说的那些话,劝他不要再弄学生运动
  
  记忆如潮水般涌来,当真实酸甜苦辣,这一刻,许文强甚至有一种想哭的冲动,一种巨大的后悔和记忆同时席卷心头。
  
  林天齐也是看着许文强,不过心头却是比较平静,微微一笑道。
  
  “好久不见。”
  
  如好久不见的熟人或者朋友打招呼一样。
  
  “好,好久不见。”
  
  许文强也是应道,不过声音却是有些僵硬。
  
  林天齐见此也是再次对着许文强笑了笑,然后又转头看向身边的中年男子道。
  
  “周厅长,这个人是我朋友,不知能否通融一下。”
  
  中年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北平现在警察厅厅长,闻言当即也是立马陪笑道。
  
  “自然自然,既然是林先生的朋友,岂有不通融的道理,林先生尽管带走。”
  
  中年男子赶紧笑道,语气脸色之中尽是赔笑讨好之色,却是林天齐来到北平之后想到许文强,就直接给老蒋打了个招呼,而老将知道后也是直接就给这位警察厅厅长下了命令,自然的,得到消息,这位警察厅厅长也是对林天齐百般讨好。
  
  “那就麻烦周厅长了。”
  
  林天齐也是客气一声,随后对身后的李强和李德彪道。
  
  “你们两个去扶文强出来,我们离开。”
  
  “好。”
  
  李强和李德彪两人当即也是走进去应了一声,从角落中将许文强带出来。
  
  “谢谢林先生。”
  
  许文强被两人带出来后,走到门口,又看向林天齐神色感激道,同时还有几分复杂。
  
  “不用客气,先出去再说吧。”
  
  林天齐笑了一声,然后给李强和李德彪打了个眼色,让两人带着许文强先出去,然后又看向中年男子道。
  
  “此次之事,就多谢周厅长了,我还有事,也就先走了,以后有机会再请周厅长喝茶。”
  
  “林先生太可气了,举手之劳,举手之劳”
  
  中年男子则是连连客气道。
  
  林天齐当即也是客气的笑了笑,随后便也没有再多言,抬步走出牢房。
  
  一个小时候,北平,某饭店包厢,四人坐在一起。
  
  “你的事情,我都已经知道了。”
  
  靠窗的包厢中,林天齐看着许文强道,此刻的许文强已经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身上的伤口之前也已经找来医生敷了药,整个人看上去显得干净精神了很多,不过脸上的淤青却不是短时间能消去,看上去依旧有些狼狈惹眼。
  
  听到林天齐的话,许文强则是有些沉默,好半响才开口道,勉强吐出一句话。
  
  “谢谢林先生。”
  
  林天齐见此也不以为意,知道许文强此刻的心情。
  
  “不用客气。”林天齐笑着摆了摆手,随后道:“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吗?”
  
  许文强摇了摇头,语气伤感道。
  
  “暂时还不知道,我想先去看看小冬和那些同学。”
  
  林天齐闻言也点了点头,随后道。
  
  “嗯,这样也好,那我们稍后就分开吧,我也还有事情要去做,做完之后就会离开北平,要是在今后北方不想待了,又没有什么明确想做的事,不妨来我那里帮忙,我现在在广州,要找我的话,直接去广州找麒麟会报我的名字就行了。”
  
  许文强闻言神色微微怔了一下,抬起头看着林天齐,随后点了点头道。
  
  “谢林先生看重,我会记住的。”
  
  林天齐闻言当即也是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言,也并没有直接马上就邀请许文强什么的,许文强虽然优秀,他也欣赏,但也并没有达到渴求的地步,对许文强,林天齐就是得之我幸,失之我命的态度,顺手的话帮一把,能收为己用就收为己用,不能也不会多求。
  
  而且他也知道,现在许文强心情还处于沉痛阶段,估计这时候也无心他事。
  
  “这些钱你先拿着,后面用得着,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若是决定来帮我忙的话,就来广州。”
  
  最后在饭店坐了一会儿,吃完饭,林天齐起身道,又拿出一个钱袋递给许文强,随后离开。
  
  许文强则是拿着钱袋看着林天齐离开的方向沉吟了半响,随后深深的向林天齐的背影躬身行了一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