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拜师九叔 > 第七百二十七章:目标上海

第七百二十七章:目标上海

    很多人都说,时间是让一个人成长成熟的最好东西,不过对于这句话,林天齐不完全赞成,他觉得,让人成熟的不是时间,而是人生经历。
  
      看着眼前的许文强,相比起当初在北平初见时的年少热血,此刻的许文强看上去明显要成熟稳重很多,面色平静,宠辱不惊,带着沧桑。
  
      如果算年纪的话,现在的许文强也刚刚二十多出头,大学都未毕业,但是模样气质,却是完全一种与年纪所不相符合的成熟和沧桑。
  
      这也或许就是成熟成长的代价,经历了人生的大痛大悲,才会恍然醒悟,但是这种成长醒悟,所付出的代价,往往也都是巨大的。
  
      “坐吧。”微微一笑,林天齐又招呼许文强坐下,目光落在许文强沉稳和带着几分沧桑的脸上,随意的开口问道:“什么时候来广州的?”
  
      没有多聊北平的事情,林天齐知道,对于许文强而言,北平的事情恐怕是他一辈子都不想多提起的事情,林天齐也不会去揭人伤疤。
  
      “昨天下午到的。”许文强也是微微一笑,然后开口继续道:“此次来找林先生,是想找林先生谋份事情做,不知林先生下面还缺不缺人。”
  
      说话间,许文强目光也是看着林天齐,面带笑容,林天齐闻言也是脸上神色不变,笑容不变,笑着道。
  
      “当然,在北平之时我就说过,文强你若是愿意来我这里,只要你点头,大门永远为你敞开。”
  
      “谢先生看重。”许文强闻言也是心头生出一种感激,然后起身向林天齐一拱手郑重道:“文强不过一介平民,承蒙先生看中,多番相救,大恩大德,文强铭记于心,永生不忘,难得先生看得起文强,文强今后也定当尽心尽力为先生做事,绝不让先生失望,辜负先生一番好意。”
  
      一番话,铿锵有力,一方面是许文强向林天齐表决心,另一方面,也未尝没有许文强的心里话,他是真的心里感激林天齐,在北平初见之时,就是林天齐救了他和小冬,后来在学校见面,林天齐也是对他好言相劝,只是那时候他还一腔热血情怀,没有怎么把林天齐的话听进去。
  
      再到后来,锒铛入狱,也是被林天齐从监狱中救出来,原本一开始他还有些怀疑林天齐对自己另眼相看会不会有什么企图,但是后来,随着对林天齐的慢慢了解,他醒悟过来,以林天齐这个层次地位的人,自己身上又有什么太多的东西值得林天齐的企图,根本不可能有太多用心。
  
      所以这也是许文强想通之后南下来广州找林天齐的主要原因,一个是确定林天齐对他不可能有太多企图,就算有也基本不可能是坏心思,再一个就是经历了北平牢狱和小冬身死的事情之后,他心中的一腔爱国热血也是彻底熄灭的七七八八了,看清了现实,再无之前的那般热血心思。
  
      “坐吧,进了一家门,今后就是一家人,自己人不用太客气。”看着许文强的样子,林天齐也是心头满意,对于许文强,他心里确实是很欣赏的,有智慧也有魄力,或许个人实力上不怎么样,但是在做事方面,绝对是难得的人才,再次招呼许文强坐下,又道:“你接下想做哪方面?”
  
      “现在我先和你说一下我下面的势力情况,麒麟会想来你昨天来到广州应该也有过了解,不需要我多言,严格地说,麒麟会只是我现在掌控的武门治下的一个帮会,而整个武门中,像麒麟会这样的帮会还有十几个,除了帮会之外,武门的势力还涉及商业、文坛、武术等多个方面....”
  
      林天齐又开口道,将如今手下整个武门的情况告诉许文强,林天齐是打算将许文强当成与方明、李强、李德彪、张守义四人那样的心腹手下培养,所以对于现在手下武门的情况,林天齐也没有太多隐瞒,大致简单的告诉许文强,让其对如今整个武门都有个大致了解。
  
      许文强闻言则是不由心头震动,原本昨天来到广州得知麒麟会在广州的势力时就心头有些震惊,如今听林天齐说完整个武门的情况,才知林天齐的手下势力大到了何种程度,对于林天齐这个层次的人而言,或许武门这般凡俗势力不怎么太惹眼,但是对普通人而言,却是难以相信。
  
      “武门是我手下势力的核心,要想成为武门正式成员,一个是除非武道方面达到要求,或者就是在其他各方面领域做到翘楚,才有资格正是成为武门的正式成员,你现在的情况我也不好安排你直接进武门,不过我希望今后你能正式成为武门的一员。”
  
      林天齐又道,许文强闻言心头则是一震,立马意思到了林天齐的意思和看中,当即道。
  
      “先生看中,文强定不会让先生失望。”
  
      林天齐见此微微颔首,继续道。
  
      “现在在我下面最适合你去做的事情主要是两个方面,一个就是帮会,另一个就是商业方面,帮会的话就需要打打杀杀,如今门中势力正在往上海、香港、澳门等城市扩散,作为我武门今后往海外发展的跳板,所以这一块目前是最缺人,其次就是商业经济这一块。”
  
      “商业经济这一块不需要打打杀杀,而且有我武门的势力在,暗中也不用担心有人耍小手段,你也是大学高材生,就算之前对这一块不了解,但是我相信以你的才能只要用心的话,也很快就能掌握,这两条路,你想往哪边发展,我由你自己挑选。”
  
      许文强闻言则是沉默了下来,开始思考林天齐给的两条路,如果是为了安稳安全,那么无疑,对他而言走商业道路无疑是最安全稳定的,但是经历了北平的事情,他知道,这个时代,终究是钱不如权,有钱不一定有权,但是有权的话就肯定不缺钱。
  
      或许是因为北平的事,他感觉,自己现在对于权利的渴望要大于其他,沉吟了一下,开口道。
  
      “我选择帮会。”
  
      林天齐闻言也是点了点头。
  
      “那这样,我安排你去上海吧,今晚先休息一下,明天我安排人和你一起过去,正好根据我得到的消息,艳云也在上海。”
  
      “艳云”许文强闻言则是心头一震,随后重重的点了点头:“多谢先生。”
  
      他却是以为林天齐安排他去上海的一个原因就是方艳云在那里。
  
      林天齐则是微微一笑,没有再多言,起身将许文强送出来,知道许文强在广州城已经定好住处,也就没有再让人安排,送走许文强,林天齐又打电话叫来方明和李德彪。
  
      “先生!”“先生!”
  
      方明和李德彪两人叫了林天齐一声。
  
      “坐吧。”林天齐微微一笑,招呼两人坐下,然后向方明问道:“上海那边消息打探的如何?”
  
      这段时间,在吴三江、徐洪等原本在北方的大江帮、大明会等帮会南下在广州周边各个城市打下地盘稳定之后,麒麟会也开始向香港、澳门、上海等城市进军,其中香港、澳门等地已经开始占领地盘,张守义带人去了澳门、李强带人去了香港。
  
      唯有上海还没有动手,一个是因为被张守义和李强带出去一大批人后麒麟会显得有些人手不够,再一个这个年代的上海是中国乃至整个亚洲最繁华之地,也是实力最错中复杂之地,尤其是洋人的势力在上海极其大,所以这段时间对于上海还没有动手。
  
      当然,最主要的其实是对于这种事林天齐没有亲自动手的意思,否则也早就打下来了。
  
      “上海洋人势力最大,其次下面上海帮会最大的要数冯敬尧,这人与法国人关系很好,在法租界呼风唤雨.....”
  
      方明开口道,告诉林天齐上海情况,这段时间他们虽然还没有对上海动手,但是人员却早已经开始往上海渗透,对于那边的情况也早就调查的七七八八,林天齐闻言微微颔首,随后道。
  
      “嗯,既然调查好了,那也就不用再耽搁了,明天就派人去上海动手吧,这次德彪你带人去。”
  
      “啊,先生,我带人,恐怕不行吧,你叫我打架杀人还行,但是如果带手下管理这些实在不行啊。”
  
      李德彪闻言则是立马脸色一虚道。
  
      “放心,我会安排另一个人和你一区去,他叫许文强,等下你去找他先提前见一见。”
  
      林天齐也知道李德彪的性子,让他打架杀人绝对是一个猛将,甚至方明、李强、李德彪、张守义四人中武力都要以李德彪为首,而且在前几天,李德彪也是突破暗劲,成为四人最早踏足暗劲的人,但是在管理方面,李德彪就算了,糙汉子一个。
  
      “许文强?”
  
      方明闻言则是神色微动,也想了起来,当初在北平的时候林天齐就对许文强显得颇为看重,所以他有留意。
  
      “嗯,这人不会武功,个人武力不怎么样,不过在管理领人上是个人才,有他和德彪一起带人过去,一文一武,刚好合适。”
  
      林天齐也是点了点头道。
  
      方明闻言也是点了点头,虽然对许文强了解不多,不过对于林天齐的话他是无条件相信的。
  
      “嘿嘿,那就好,那我等下就去见见那个许文强,能得到先生肯定,那我就放心了。”
  
      李德彪也是嘿嘿一笑道,放心下来。
  
      “嗯,那此事就这样定下来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