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拜师九叔 > 第七百八十八章:熊孩子

第七百八十八章:熊孩子


  李老汉家,在李钰的主持张罗下,李老汉的丧事也紧锣密鼓的弄了起来,并且整个丧事都是李钰亲自督促
  
  “啪!”
  
  “哎呀,谁打我!”
  
  院子中,一个正在帮忙搭高篷的汉子突然后脑勺一痛,感觉像是被石头砸了一下,吃痛之下当即向身后看去。
  
  “嘻嘻!!”
  
  头往身后转过去的瞬间,就见一个看起来七八岁缺着一颗门牙鬼头鬼脑的小男孩拿着弹弓对着坏笑。
  
  汉子一看是小孩子,当即也不好再发作,只要压下心中的气虎着脸吓唬道。
  
  “臭小子,一边玩去,再敢在这里捣蛋看我不收拾你。”
  
  说完汉子又对着小男孩眼睛一瞪故作凶狠状,想要吓住小男孩。
  
  结果那料看着汉子故意吓唬的样子,小男孩不仅不怕还直接拿起弹弓捡起一块小石头再次对准汉子射了过来。
  
  “啪!”
  
  “哎呀!”
  
  射来的小石头不偏不倚,直接打在汉子的额头,直接红了一大块,包都鼓了起来。
  
  “叻叻叻叻!”
  
  看石头射中汉子,小男孩又得意的向汉子一吐舌头伸长做了个鬼脸,口中发出得意嬉笑之声!
  
  “小崽子!”
  
  汉子这一下也彻底火了,怒喝一声,脸色一怒,做势就要向小孩子冲去!
  
  “阿祥。”
  
  不过就在汉子刚刚要有动作之时,却是被一道声音叫住。
  
  汉子顿时身子一停,脸上凶狠的神色也是一僵,让后转过头看向出声之人老老实实道。
  
  “镇长。”
  
  却是出声之人不是别人,正是李钰,而汉子叫李祥。
  
  “大呼小叫的,成何体统?”
  
  李钰又对着李祥脸色一沉道,却是刚刚李祥一时气愤吼出来的声音比较大,将院子里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所以李钰也才开口。
  
  “镇长,是这个小兔崽子....”
  
  李祥心有余怒,指着不远处躲在桌子后面还在对他扮鬼脸的小男孩道。
  
  李钰和在场众人闻言也这才注意到桌子后面的小男孩,看到小男孩手中还拿着弹弓在对李祥做鬼脸,在场众人也顿时明白过来。
  
  “好了好了,一个小孩子,你这么大人了,难道还和小孩子一般见识不成。”
  
  不过毕竟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子,也不好将之怎么样,李钰当即也只得开口道。
  
  这时候,人群中一个看起来三四岁左右体型微胖的妇女也是快步从人群中跑出来过去一把拉住小男孩夺过小男孩手中的弹弓,然后向李祥和在场众人歉意道。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小孩子调皮不懂事,不好意思啊!”
  
  看到人家家长也出来道歉了,李祥虽然心中还有些气愤但是终究也不好再说什么,便只得悻悻的转过头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
  
  “兔崽子,早就给你说过人多的地方不准玩弹弓,更不能对人射,就是不听,从现在起,弹弓我没收了,以后再也不准玩。”
  
  妇女也是有些气,看李祥没有再计较,又转过头对着小男孩训斥道,小男孩则是耸拉着脑袋,不过听到妇女说以后再也不准玩时,却是眼神猛地一变,然后低着头的目光一下子看向李祥,直接露出一种记恨之色,心中觉得是李祥害得他被自己母亲训还收走了自己的弹弓。
  
  等到妇女训斥完离开,也拿走了弹弓,小男孩没了玩具,就继续待在院子里面,目光一直注意着李祥,同时不时的目光还注意不远处的李钰,因为刚刚众人出除了李祥之外,就李钰说话最多,心中隐隐对李钰也有点记恨上了。
  
  李钰则是一直在旁边指挥着种人做事,同时一边指挥又一边提点道。
  
  “记得啊,都注意点别接触尸体,林师傅说了,尸体不能沾染生气,大家都小心一些。”
  
  在场的人当即也是纷纷应是,实际上,就算是没有李钰的提醒,也没有人会愿意主动去接近李老汉的尸体,本来死人就没人愿意碰,就更不要说李老汉了,刚刚的死状在林天齐揭开白布的时候看到的人可不少,就是现在想想都还头皮发麻。
  
  “喵~”
  
  恰在这时,一声喵叫响起,堂屋外院子的围墙上,一只黑猫出现,看向院子里面。
  
  “是李老汉养的猫。”
  
  听到猫叫,当即也有不少人第一时间目光就看了过去,有人认出黑猫,正是李老汉养的猫。
  
  李钰见到黑猫则是当即脸色一变,想到一些关于黑猫的说话和刚刚九叔交代的不能让尸体接触生气,当即道。
  
  “快,赶走赶走,把猫赶走,别让猫进来,千万记得别让猫进堂屋接触尸体。”
  
  挨着墙边的几个汉子闻声当即又是把猫赶跑。
  
  而在院子角落的桌子边,一直注意着李祥和李钰的先前那个玩弹弓的小男孩看着黑猫被赶跑的方向却是突然眼睛一亮,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目光看向李钰和李祥眼底闪过一丝坏笑,然后跑出院门就向黑猫被赶跑的方向追了去。
  
  时间流失,不知不觉中,日落西山,时至傍晚。
  
  李家,经过差不多整个下午的忙碌,李老汉的丧事工作也差不多大致弄好,只等晚上做一场法事尸体入殓明天就可以下葬了。
  
  毕竟李老汉单身一人,虽然有亲戚关系,但是李钰也不可能将李老汉的丧事弄多大排场。
  
  院子里的人也慢慢少了下来,这个时间点很多人都先回家了,只等晚上做法事的时候再来,李钰见大致事情已经弄得差不多,也打算先回去一趟,对院子里的李祥和另一个汉子道。
  
  “阿祥、阿文,你们两个就辛苦一下,在这里照看一下。”
  
  另一个汉子叫李文。
  
  “好的镇长。”
  
  两人应了一声,在院子里留了下来,李钰当即也是离开。
  
  “祥哥,我尿涨了,你先在这里看一下,我去后面撒泡尿。”
  
  待李钰离开,李文又转头看向李祥道,伸手捂住裤档。
  
  “我也有点涨了,一起去。”
  
  李祥闻言当即也是感觉有些尿意,当即道。
  
  “我们两个一起去没事吧,要不还是分开去吧,留个人看着。”
  
  李文闻言觉得有点不妥,开口道。
  
  “没事,林师傅不是也说了尸体没什么问题吗,只要不接触生气就行,撒泡尿而已,几分钟,能出什么问题。”
  
  李祥则是道,李文闻言沉吟了一下当即想了想觉得确实也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而且这里也就他们两个,当即也是点了点头,一起结伴向屋子后面茅房走去,不过两人没想到的却是,在两人刚刚离开走向屋后之时,一道鬼鬼祟祟的小身影就跑了进来。
  
  赫然正是白天那个拿弹弓射李祥被自己母亲教训收走小弹弓的小男孩,同时怀里还抱着一只黑猫,正是白天围墙上李老汉养的那只黑猫。
  
  看到李祥和李文去了房子后面厕所,院子里没人,小男孩当即快步跑进院子溜进堂屋,看了一眼躺在门板上用白布盖着的李老汉尸体,小男孩先是眼中闪过一丝畏惧,随后又想到自己白天被训斥还收走了弹弓,当即脸色一狠,将怀里的黑猫直接往门板上的尸体一抛。
  
  同时嘴上咬牙道。
  
  “让你们害我被骂。”
  
  小男孩想的却是比较单纯,并没有想过什么太多危害,只是单纯的想要用这种李钰说不能做的事情自己偏要做这种行动给对方制造一些麻烦来报复李祥和李钰,觉得白天就是因为两人导致自己被训斥还被收了弹弓。
  
  “喵~”
  
  黑猫被小男孩抛出,扔向李老汉的尸体,但是在黑猫即将落到尸体身上之时却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一般,猛地发出一声尖叫。
  
  屋后正在茅房撒尿的李文和李祥听得突然的猫声也是猛地脸色一变,心头一凸。
  
  “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