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星辰里的分钟人 > 389 羊群中的卧底

389 羊群中的卧底

X23US.COM    '阿瑞提亚庄园?听起来有些耳熟.'伊菲思索了一下说道,'是不是在天津站上被封停得的那个,据说在那地下找到了一个巨大的空间,里面全是非法囚禁的保护动物,庄园主人靠这个谋取了暴利.'
  
      '那是官方的说法,我猜你还没权限去看分部里的那些资料,连我也没有,但我知道那里面是什么.'
  
      匡打算把这件事告诉伊菲,其实有许多事因为要保密的缘故他都不方便和她说明,哈柏和奥斯勒也一再和他强调过.
  
      不过现在他们有可能会碰上阿瑞提亚里那种麻烦事,匡觉得有必要事先给她做好心理准备,而且,他也好,喀戎暗影之刃分部的其他人也好,对伊菲和阿塔两人已经越来越信任,这是她们赢来的.
  
      '那些动物都是被改造过的,使用药物来强化它们的身体,用金属,机械来加强它们的武装,再植入控制器它们便成了受人控制的**武器.我猜尼普顿人在这里也是为了干这种事,在天津站上的那个庄园不过是他们的一个试点.'
  
      伊菲冰雪聪明,听匡寥寥几句就明白了,'用改造后的本地生物兵器弥补兵员的不足,比他们从后方运送机器人和士兵要快得多对吧?'
  
      匡点了点头说道,'很可能是这样,只要他们先占据了像伊亚森这样的农业星球,就可以通过它当作生产基地源源不断地向周围星域输送武装力量.'
  
      '听起来我们发现的很是时候,'伊菲说道,'但既然这样,这里应该非常重要,尼普顿人怎么会让联邦轻易夺回伊亚森星,而且这个牧场的防守真是疏忽.'
  
      '不清楚,也许他们觉得他们能守住,而且他们认为联邦会优先去救人,而不是管这些动物的死活.'
  
      '或者这是个陷阱.'伊菲用阴森的语气冒出来这么一句.
  
      但匡却不为所动,'别说得那么渗人,要是陷阱你我早死了,而且,就算是陷阱我们也要进去看一看,至少...要把这里的发现发送出去.'
  
      伊菲哼哼了一声,'你倒是挺有觉悟啊?'
  
      '怎么?'匡调侃道,'你要是不想再往里走,可以再偷偷溜回去.'
  
      '我可是个佣兵,怎么会怕死?'
  
      '瞧瞧,你承认你还是个佣兵,要我怎么信任你?'
  
      '你那是绕我话,现在我是个剑鞘!'伊菲锤了前面的匡一拳,用以发泄自己的不满.
  
      '和我说说你这是怎么知道这么清楚的,那些动物,你不是也没有权限么?可别和我说你当时就在里面.'
  
      '嗯!'匡点头道,'我就是在里面啊!'
  
      荣耀牧场的办公区由于底部连接着内部饲养仓和大型研究室,为了便于梳理庞然大物们巨量的排泄物,所以下水系统造的比老旧的军事水道还要宽敞,这让匡和伊菲两人终于可以摆脱一丝压抑感,不用再窝着身子前行.
  
      但这个水道止步于尽头的一个收集器,它位于饲养仓的正下方,自此他们不能再前进一步,要么上到仓库中,要么原路退回去.
  
      这对匡和伊菲来说却很好选择,他们的'先辈'显然没有退缩,他们也没有理由,所以他们追随先辈的步伐爬上了爬梯.
  
      那爬梯顶端的井盖锁早已被熔断,他们不费吹灰之力就从里面钻了出来,然后他们发现所站之处竟是一个萨特羊的圈养牢笼,里面白花花的一堆羊整咀嚼着饲料,离他们最近的几只无精打采的瞟了他们一眼仍继续食用着丰富的餐品.
  
      这些生物是异常温顺的物种,他们是来自地球的罗姆尼绵羊和喀戎本土野山羊的杂交品种,适应能力更强的同时也继承了易被驯化的特性,不会因为栖息地进入未知生物而变得亢奋.
  
      不过凡事都有意外,一只小羊羔似乎对从地下冒出来的两个人类充满好奇心,它从羊群中分离出来绕着匡和伊菲跑了两圈.
  
      '这小家伙真可爱.'伊菲母爱泛滥,鬼使神差的把手伸出去想要抚摸这个弱小的生物,但这样做反倒吓到了那只羊羔.
  
      它好奇心旺盛,同样心理承受能力也差强人意,胆小的东西以为自己受到了威胁,不由自主的向后跳了数步,直接撞在后面另一只正在悠然进食的家伙身上.
  
      这突如其来的撞击让它受到了惊吓,它吐出口中的牧草略略略的叫了起来,并且引来其它萨特羊的一阵附和.
  
      '该死!'那两人顿时傻了眼,伊菲站在原地还保持着伸手的姿势,而匡则手舞足蹈的在羊群前挥手,也不管对方听得懂听不懂,'闭嘴啊,混蛋们!别叫唤了!'
  
      而这却引起了反作用,羊羔跑的更欢,羊群叫的也更大声.
  
      这动静果不其然的引来了第三方的关注,监管这内部饲养仓的无人机,伴着它那独特的空气扰动声飘了过来,那玩意有大概率已经成为了尼普顿人的眼线,被它照见两人就是死路一条.
  
      匡情急之下也顾不上其他,一把拉着伊菲钻进了羊群之中,他们俯下身紧贴地面一动不动的趴在一堆成年萨特羊的腹下.
  
      这些羊不愧是有过多年经验的老者,它们比那小羊羔稳重得多,对人类丝毫不畏惧,只是叫唤了几声而已,连屁股都没动地,这也正是匡所希望的.
  
      监管无人机珊珊来迟,它在这个羊圈上空足足绕了三圈才飞走,幸运的是它似乎没有发现匡和伊菲的踪迹,因为在它飞走后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匡没有听到任何从牢笼外传来的脚步声.
  
      尽管如此他们还是趴在原地过了5分钟才敢动身,他们害怕无人机会杀个回马枪,不过这种情况没有发生,羊群也渐渐安静了下来,羊圈之中也仅剩下它们牙齿打磨饲料的哧哧声.
  
      两人算是送了一口气,从羊腹下面慢慢蹭了出来,他们也发现了萨特羊的毛发如此浓密和蓬松,以至于为他们提供了完美的掩护.
  
      但这有一些小小的缺憾,伊菲不满的说道,'我隔着护盔都能闻见它们的臭味.'
  
      '那还不是托了你的福,没事惹那只小羊干什么?'
  
      '谁知道它那么胆小.'伊菲撇了撇嘴,'我错了行吧.'
  
      匡呵呵笑道,'走吧,赶紧离开这,别又引得它们叫唤.'
  
      在离开之前,他们抄起羊圈里干净些的干草把自己浑身上下擦了个遍,用来去除沾上的粪便混合物,到不仅仅使为了让自己不恶心,主要是那味道太过浓郁,比下水道还不堪,就那么大摇大摆的走出去没准会被人闻出来.
  
      在这清理工作完成后匡绕开羊群向牢笼外探出了护盔上的伸缩摄像头,只瞟了一眼就立刻缩了回来.
  
      '怎么?'伊菲看他紧张的样子好奇地问道.
  
      '我们的前辈应该不是从这里直接走出去的,外面走廊尽头有摄像头,而且门口还守着一个士兵.'匡回答道.
  
      '那...他们去哪里了?总不会刚一出来就被抓到了吧?'伊菲疑惑的说道,'但那样尼普顿人一定会更加小心这里才对!所以他们是从别的地方出去的.'
  
      '是的!'匡点头道,'我们找找这四周有没有其它...'他话还没说完就被伊菲打断.
  
      她指着头顶说道,'上面!他们一定上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