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王者荣耀之魔魂血凯 > 第六百五十章 再与她交手

第六百五十章 再与她交手

    ();
  
      他终是在之后见了伽桑林一面,而事实证明,伽桑林的情况真的很严重。
  
      骨瘦如柴……
  
      面色苍白……
  
      铠因之前从来没有想到过,几天前还神采奕奕的伽桑林,此刻竟然变成这么一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实在是让人难以置信。
  
      “他的体内被人灌下大量的毒素,这个时间段,近乎持续了二十年。”
  
      而天焱当时查看伽桑林体内情况的时候,说出的话让铠因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二十年?”
  
      “他已经病入膏肓,老夫也束手无策。”
  
      天焱摇了摇头,“想要救他,除非脱胎换骨,他的身体已经被侵蚀的透了,也许只有神仙才能救他。”
  
      这……
  
      铠因原本的希望破灭,却也有些疑惑,长达二十年的侵扰,到底是怎么来的?但随后他也好像明白了一些。
  
      古家家大业大,从古桑罗的爷爷最后的表现来看,也许他本来就没有对伽桑林真的臣服过,这多年的毒物供养,古家的嫌疑其实最大。
  
      但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
  
      伽桑林终究是病入膏肓,无药可治,铠因就算想帮都没办法。
  
      在千窟城多待了两日,一方面打听阿狸和安琪拉的下落,一方面算是陪了陪伽罗,几日过后,他便启程要去荣耀王朝那边。因为除了伽罗这边,娜娜那边,他同样放心不下。
  
      “没关系。”
  
      而知道铠因要走的时候,伽罗也没有阻拦他,依旧是笑着送别他,“我可以等你,等你什么时候愿意回来了,我依旧在这里等你。”
  
      “谢谢!”
  
      千言万语,最终却只能化作这两个字,不过他既然承诺了,便不会食言,只是他还是那句话,希望渺茫,到时候……一切只看命运如何安排吧。
  
      告别了伽罗,铠因照旧花钱雇了一辆马车,从千窟城一路走到沙迦城,又从沙迦城一路赶到荣耀王朝帝都——长安城!
  
      一路上,他也算用了差不多三天的时间,这三天的时间里,他一直在思考自己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
  
      坐以待毙不是他的风格,虽然龙岛一行他没有得到应有的结果,总体来说比较失败,但他却不能因此而放弃什么,该做的还是要做的。没有了净心洞的洗涤,他依旧可以通过成魔之道和五行铭文来提升实力,他还有翻盘的希望。
  
      所以这次来帝都,除了想看看露娜是否安然无恙之外,他其实还特别想见一见烈日圣殿的殿主,那个曾经被称为儒家之祖的老夫子,还有露娜的师傅,也就是水蓝月,他想和他们谈一谈,能否助他成魔,虽然他也知道这个可能性非常小。毕竟他却认为的成魔之道,本来就是一个不切实际的想法,他自己都不敢保证一定会有效果,其次。他所提出来的要求,那可是关系到整个帝国的生死存亡的,搞不好整个大陆都要因他而再次陷入暴乱。这样的情况下,三大圣殿怎么可能会轻易同意他的想法?不把他当成白痴赶出来就算好的了,怎么还可能允许他提出别的什么条件?
  
      原本若是这样的情况下去,大陆尚且还有一线生机,他们养精蓄锐,做最后一搏,也还可以有一些机会,
  
      把大陆的命运,压在一个不切实际的人,或者原因上,三大圣殿怎么可能做这么愚蠢的事情?
  
      但对于铠因来说,无论这个决定看起来多么的白痴,多么的天方夜谭,他总归是要试一试的,不成功便成仁,他现在差不多就是抱着这样的心思了。
  
      “你们……圣女……没有回来过?”
  
      夜间入了城,来到辉月圣殿的塔下,铠因千算万算,想过有无数的可能,却从来没有想过露娜居然不在辉月圣殿。
  
      这不可能啊!
  
      铠因心中惊讶,他明明让伽桑林派了人护送娜娜回了辉月圣殿,伽罗那边也跟自己说过,说她派去的人的确一直把露娜送到了辉月圣殿附近才离开。应该是万无一失的了,她又怎么可能不在?
  
      为什么,为什么……
  
      一时间,铠因心中又乱成了一团乱麻,娜娜不在这里,她又会去哪里?
  
      天下之大,他该去哪里找?娜娜除了辉月圣殿和他的身边之外,又能去哪里?会不会遇上什么危险?有没有出事?她会不会碰上了坏人?
  
      一个个念头,在他的脑海中不断的闪过,他实在没办法静下心来,露娜如果不在辉月圣殿,那她便是再一次失踪,这种让他完全没有把握的事情,让他的心根本无法安静……
  
      不知不觉当中,他完全没有察觉到,他已经恍惚之中来到了郊外,因为本身辉月圣殿的高塔,就建立在长安城南城门附近,他从西门而来,现在却游荡在了南门之外。
  
      “看剑!”
  
      蓦然耳边一声娇喝,同时,一股莫名的寒意瞬间笼罩全身。铠因身体一僵,本能的选择了退让。
  
      “是谁偷……”
  
      一句转身的怒喝还未出口,铠因的身体却突然一抖,眼睛也在一瞬间变得焦距涣散。
  
      这个声音……
  
      “接招!新月突击!”
  
      银白色的光华一闪而过,从他的胸膛碰撞,但攻击的人,在察觉到他的呆滞之后,好似本能的收了一半力,速度也减缓了很多。而在感觉到铠因好似完全没有抵抗的时候,对方又不满的停下了攻击,无奈的看了铠因一眼。
  
      “你怎么这样。”
  
      我……
  
      千言万语,最终只化为一声轻轻的吐息,铠因右手虚握,魔剑浮现在手。
  
      “不好意思,刚才没注意,你现在可以继续了。”
  
      “接招!”
  
      没有过多的言语,铠因说开始,对方还就真的发动了攻击。
  
      双方你来我往,瞬息之间,几十次的交锋已经过去。铠因却从一开始的淡然,逐渐的变得凝重。
  
      不对……
  
      她的攻击,她的实力,为何会突然变得这么强……
  
      依稀还记得上一次交手,她明明还差的有不小的一截,可如今……为何变化会这样的大?
  
      这意料之外的变化,让铠因不得不提起精神来应对,但其实对于她能够有如此出色的提升,铠因还是很欣慰的。就像……望子成龙的父亲看到孩子混得不错,那种欣慰的满足。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王者荣耀之魔魂血凯》,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