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我欲封天 > 第七十四章 岁不过百

第七十四章 岁不过百

readx();    珠子倒卷而回,重新吞入上官修口中,与此同时他仅剩的左手在储物袋上一拍,立刻一把把飞剑,一杆杆旗幡,还有一个个不同样子的法宝,在这一瞬全部飞出,竟在他的面前齐齐崩溃爆开,那些碎片随着上官修单手抬起,阵阵刺目光芒闪耀间,竟在他的面前凝聚于一起,成为了一片法宝碎片之海。

    远远一看,阳光晃过,掀起阵阵刺目之芒,仿佛真的如同一片天海,卷动四周,直奔孟浩这里呼啸而来。

    这正是天河海,也是当年的天河老祖成名神通,被他改动后分成了几个层次,最低的第一层,可被凝气九层施展出来。

    虽说任何一个筑基修士,哪怕是碎磐筑基,甩袖间就可让这看似惊人的天河海崩溃,但在凝气中,此术已然强大至极。

    也正因此,施展颇为艰难,不但需要凝气九层巅峰,更需要深厚的灵力支撑,整个天河坊,能在凝气中施展这一术法的,唯有上官修一人。

    此刻他要速战速决,不但为了孟浩之宝,更为了赶回天河坊解毒,出手就是最强术法,那无尽的法宝碎片直奔孟浩,眼看就要临近时,孟浩深吸口气,右手抬起在储物袋上一拍。

    立刻一把把飞剑刹那飞出,十把、五十把、一百把、直至整整三百把飞剑同时闪耀旋转时,孟浩双手抬起,向前猛地一推。

    这一推之下,三百把飞剑掀起一片剑雨,在半空中按照孟浩的思绪,直接凝聚成了一条上古应龙,几乎在这应龙凝形的瞬间,孟浩迈步而去,双手伸开,两把金丝木剑悬在他双手之外,整个人如一道长虹,刹那间冲入应龙剑雨内。

    如成为了这条飞剑应龙的魂,使得这片剑雨似应龙仰天一吼,直奔前方天河海而去。

    轰鸣之声在这一刹那惊天动地,天河海内法宝碎片急速的冲击,砰砰之声回荡,孟浩的飞剑不断的碎裂崩溃,但每崩溃十把,孟浩都会再取出十把。

    他如今能艹控的极限,就是三百把飞剑,可孟浩的储物袋内,飞剑的数量足有七百多把,那是他这一年来种种造化之下,于冲击凝气九层时,因丁信的一战的惨烈,从而进行的十足的准备。

    上官修看到这一幕,面色微变,左手掐诀间储物袋内再次飞出法宝加入其内。

    此刻孟浩四周飞剑呼啸,与天河海不断地撞击之下,砰砰之声传遍四周,但那天河海之力强劲无比,孟浩这里在前行了不多时,立刻艰难,他目光一闪,身子竟一瞬旋转,他这一动,顿时四周的飞剑刹那环绕孟浩旋转起来,转动速度之快,如成为了一道漩涡,中间的孟浩身影已停顿,但四周的飞剑漩涡却是速度越来越快。

    远远一看,如一根高速转动的锥子,在天河海内疾驰而去,天河海中法宝碎片横扫,不断地摧毁,可依旧是被这转动的三百飞剑在几个呼吸后,生生的破开!

    上官修面色再变,孟浩的修为让他吃惊,法宝之多更让他吃惊,但他最吃惊的还是对方的战斗经验,这种随机应变的方法,这种仿佛天生就为斗法而出的快速反应,让上官修内心猛地一震。

    轰鸣传开间,孟浩四周的剑雨冲过天河海,随后猛地扩散之下,猛地身子一跃而去,双手向前同时一指,立刻两把金丝木剑掀起尖锐的呼啸,直奔面色彻底大变的上官修而去。

    “孟浩!”上官修身子急速后退,面色苍白中神色露出惊恐骇然,与他完全不同的,是孟浩一旦出手,就几乎从不开口,此刻依旧如此,在上官修话语传出的一瞬,孟浩速度更快,那两把木剑眼看就要刺入上官修眉心与胸口。

    上官修内心憋屈至极,今曰他本占据上方,可却中了剧毒,在那毒素入体的一瞬,他就注定了今曰的败落,那毒素在体内的无法化解,使得他修为根本就不敢全部施展,总要留下一些去压制,使得今曰一次退后,步步退。

    电光火石间,上官修左手一拍胸口,喷出鲜血时那珠子再次出现,向前一档,立刻一道弧形光幕瞬间出现,阻挡了两把木剑,可这光幕却是颤抖,眼看就要破碎,且推动着上官修始终都在退后。

    “孟浩,今曰就此作罢,三大宗正在寻你,你我二人交战至今已声响不小,他们随时可来,今曰我不伤三县之人,你我恩怨就此罢休如何!”上官修眼看光幕要碎,急速开口。

    孟浩一语不发,体内灵气猛地膨胀,顿时让那两把木剑金光一闪,剑尖已透过光幕,看的上官修心惊肉跳,双目收缩时蓦然一吼,左手抬起一指山下。

    “既然你执意如此,老夫先灭三县百姓!”

    “小虎!”孟浩传出了他出手后的第二句话。

    在他话语传出的一瞬,山下的一片血光闪烁,一颗头颅大小的血球凭空出现,猛地膨胀眼看就要爆开,一道身影极快而来,那身影瘦弱,正是小虎,他出现后咬牙,双手抬起托着一颗珠子,向前隔空一按。

    顿时那珠子飞出,直奔血球而去,快速环绕后如形成了一道隔绝外界的封印,使得那血球立刻停止了膨胀。

    “孟浩,我只能坚持一炷香的时间!”小虎话语说完,喷出鲜血,立刻盘膝坐在那里。

    这一幕被上官修看到,让他面色再次变化,可如今来不及施展其他,轰的一声,光幕破碎,那珠子直接崩溃开来,两把木剑急速而来,孟浩在后,杀机惊天。

    上官修喷出鲜血,体内毒素再也无法压制,全面爆发,他勉强维持意识清醒,本能的急速后退,此刻露出惨笑。

    “天不助老夫……孟浩,此战老夫不会败,但你……老夫今生定斩你一切血脉!”上官修惨笑,那笑容里带着强烈的不甘心,更有无法选择的无奈,可却没有绝望,只是那不甘心与无奈,竟在他的身上,显露出似比绝望还要强烈无数倍的沉重。

    话语时,他左手抬起一拍储物袋,看都不看来临的木剑,取出了一枚丹药,在这丹药出现的刹那,整个四周灵力蓦然浓郁,药香扩散时,上官修带着惨笑,一口吞下此丹。

    在看到丹药的刹那,孟浩双眼蓦然一缩,他看到这丹药琥珀色,正是一枚筑基丹,且上面还有一个印记,居然是孟浩当初卖给天河坊的筑基丹。

    “老夫上官修,七岁凝气一层,三十岁凝气六层,三十九岁凝气九层,如今岁已九九……”上官修没有看向孟浩,而是看着天空,喃喃低语,此刻他身上的气势在这一瞬,竟轰然攀升,可他的身体却无法移动,只有当筑基丹完全吸收后,才可挪动身体。

    但,就算是有如此破绽,可他此刻的气势之强,已然超越了凝气九层,正在向筑基攀升,两把木剑在他身体七寸之外,竟难以刺入丝毫。

    孟浩面色一变,他清晰的察觉到对方的气息越来越强,竟在这大青山,进行筑基。不但是孟浩面色变化,青山下的小虎,也是面色惨白。

    “五十年前我本可筑基,但老夫心有大志,不甘心有缺筑基,筹划准备了五十年,我要一旦筑基,就惊天动地,超越无暇,成为完美,可今曰……”上官修喃喃,神色凄厉,样如疯狂。

    “可今曰,老夫深重剧毒,若不筑基必死无疑,老夫准备了五十年,最后一步……坏在了你的手中!

    孟浩,你说老夫对你的恨,会有多深。”上官修低下头,望着孟浩,没有咬牙切齿,没有低吼咆哮,可这平静的话语中,却是蕴含了比刻骨铭心还要强烈无数的恨。

    孟浩心脏加速跳动,死亡的阴影瞬间弥漫全身,但他没有退后,而是双眼一闪,他想到了自己当曰吞下筑基丹后的变化,那是两个月全身不能移动的僵硬。

    “我凝气八层吸收缓慢,所以需要两个月,这上官修若真如其说,五十年前就凝气九层巅峰,他吸收的速度定比我快上不少,但无论如何,这也是一个方法!”孟浩双眼一闪,在这一瞬右手蓦然抬起,取出冲台丹连续吞下数粒,体内灵气猛地轰鸣时,双手遥遥一指那两把木剑。

    轰的一声,两把木剑颤抖,散发出锋利的剑意,直奔上官修而去,一点点临近,可在距离三寸时,还是停止下来,这是孟浩的极限,他的灵力不够,无法让这两把木剑发出真正的威力。

    “自不量力,老夫五十年前就可筑基,如今修为深厚,融化筑基丹只需要半个时辰而已,你尽管尝试各种方法,半个时辰后,无论你逃到天涯海角,你都死定了。”上官修冷声开口,看向孟浩时,内心的恨已让他脑海浮现了数百种虐杀孟浩的方法。

    ;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mei222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