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领主变国王 > 191.斗将胜败

191.斗将胜败

    王山也察觉到了刘黑炭的心思,他也非常知道自己的弱点就是怕消耗战,但那又有何办法呢?
  
      他总不能回去和王木抱怨说:敌人不和我硬拼,是他耍诡计消耗我体力的。
  
      这种推脱的话,只会使得王木更厌恶他,根本博不来一点同情。
  
      秉承着此战必胜的想法,王山只好冒起了巨大的风险,发动了更猛烈的攻击。
  
      他手中的巨锤上下翻飞,每一次飞舞都增加了两分力气,只留着一分力气作为余地。他的坐骑黑斑马也发动了属于它的进攻。
  
      唰唰
  
      只见两道相似的黑影闪过,刘黑炭被两道一样的攻击晃花了眼。
  
      他不敢大意,用上了八分的力气不断的刺出枪影。
  
      唰唰唰……十几道枪影瞬间捅到了第一个黑影上。噗的一声,黑影像一个水气球被戳破了似的,炸裂而开的粘液直奔刘黑炭浇来。
  
      刘黑炭大叫一声糟了,顾不得黑色的粘液,急忙运足了力气向另一道黑影戳去。
  
      叮叮咚咚的又是一阵兵戈碰撞之声,刘黑炭迸发出了吃奶的力气,就在那碰撞的一瞬间捅出了36道枪影,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速度。
  
      最终这巨大的铁锤,还是在无数枪影不断的泄力之下被挡住了。
  
      只不过枪影被挡住了,那带腐蚀性的粘液却浇了刘黑炭一身。就连他幻化而出的斗气铠甲也被腐蚀的变成了透明。
  
      显然,这腐蚀粘液再增强一点点威力,他这大地骑士幻化而出的铠甲也就会报废了。
  
      当然这并不是说这腐蚀的粘液不厉害,滴落在地上的腐蚀粘液已经将平坦的草地变成了黑坑,股股黑烟还在不断的飘起。
  
      王山占到了便宜,得意洋洋的骂道:“哈哈,享受了我黑斑马的唾液,你刘黑炭更像块黑炭了。要不要再来点儿?”
  
      刘黑炭也被王山激起了怒火,他是不愿意付出太大的代价,但这并不代表他软弱可欺。
  
      运行斗气重新恢复了斗气之铠,枣红马也用上了自己的天赋魔法——灼热加持,载着刘黑炭向王山发起了冲锋。
  
      枣红马像是变成了一匹火马,火红色的毛发好似在燃烧。而刘黑炭火属性的斗气迸发而出后,整个人的外面就像罩上了一层火焰。
  
      这一黑一红结合起来,就像那正在燃烧的炭火向人扑来,一股势不可挡的气势油然而生。
  
      王山收起了刚才的玩世不恭,一脸狰狞的向刘黑炭扑了过去。
  
      唰唰,依旧是两道黑影飞过,只是这次王山使上了全部的力气,一点回旋的余地都没有给自己留。因为他生怕留了力气,就再没有使用的机会了。
  
      噗,一道枪影便戳破了伪装的黑影,黑色的粘液又洒了刘黑炭一身,斗气铠甲直接被浇灭了。
  
      刘黑炭依旧没有在意,手中的长枪像是烧红的铁棍,在空中一瞬间划过36道火红的枪影。
  
      叮叮咚咚一阵作响,流星巨锤直接被挑得飞了起来。没有了巨锤的遮挡,王山空门大露,给了刘黑炭一个极好的机会。
  
      刷!刷!刷!
  
      又是十几道火红的枪影,王山拔出腰间的佩剑极力抵挡,但依旧还是负伤倒在了马背上。
  
      咚,随着流星巨锤的着地,刘正臣的队列中爆发了极大的欢呼声。
  
      极有灵性的黑斑马赶忙调转马头往自己的阵营奔跑,王山手下的几名骑士也上前迎回了他。
  
      几名木系的医生赶忙上前给王山作诊疗,只见他身上被捅出了七八个拳头粗的窟窿,伤口已经被火系的斗气灼成了焦黑一片。
  
      好在,王山有意识的挡住了要害部位,只要好好的治疗,再休养一两个月,这又是一条好汉。
  
      “锤子,我的锤子。”王山对着旁边医生低声的呢喃道。
  
      一位骑士听到了他的呢喃,面带悲色的将王山的流星巨锤拿了过来。
  
      王山仔细一瞧,那流星巨锤的一面已经被捅成了马蜂窝,锤头四1/4的体积都不见了,显然他的武器已经报废了。
  
      王山不由得悲从心来,晕了过去。
  
      ……
  
      这边,因为王山的斗将输了,刘正臣这边士气有了显著的提高,都更加有信心取得这场战斗的胜利了。
  
      而王木这边的士气显然也是降了一个等级,特别是王木的脸色变得更难看了,只是他也无法训斥一个已经晕过去的人,只能把火撒在战斗上面。
  
      “王佳伟,给我发起冲锋,谁要能干掉那个黑炭头,赏千金,升一级。”
  
      王牧显然有些失去理智了,连此行的目标都忘了。但王佳伟也不敢反驳,复述了一遍命令,便带头发起了冲锋。
  
      刘正臣对于王木的抢先进攻并不在意,他大喝一声:“破敌者,赏千金,升一级,冲锋!!”
  
      刘黑炭重新换上一杆长枪,一马当先的冲在了最前面。
  
      “冲啊。”
  
      战场上所有人都这样齐声呐喊道,是为自己壮胆,也是为自己壮气。
  
      碧绿的平原上,两股钢铁洪流相互之间不断的逼近。
  
      近了!更近了!
  
      刹那间,兵器交戈之声,碰撞声,嘶鸣声,呐喊声响彻云霄。
  
      张孟谈只是钢铁洪流的一部分,他并不能看到全局的场面。站在队伍的最左边,他只知道他们猛虎团要干掉当面之敌,让自己更好的存活下去。
  
      放下护甲面罩,伴随着冲锋的呐喊,他们紧握着长枪向敌人冲了过去。
  
      近了,更近了,张孟谈都能看到对面那位骑士,因为紧张而流下的汗珠。看起来他年龄不大,大概20多岁,也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场面。
  
      如果他能活到战争结束之后,可能才会成为一名合格的骑士,走上更精彩的人生道路。
  
      可惜没有如果,他最大的不幸就是遇到了张孟谈这样的敌人。随着钢铁洪流的碰撞,二人也碰到了一起。
  
      只见张孟谈手中长枪仅仅一刺,叮的一声便打偏了年轻骑士的长枪。
  
      方向未改的长枪朝着原本的目标扎了下去。
  
      噗!噗!噗!
  
      三道声音接连响起,张孟谈势大力沉的一枪,先是扎透了骑士的铠甲,紧接着便是他那年轻的躯体。最后骑士一口鲜血喷出,一个年轻的生命就此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