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王者荣耀之踏行天下 > 第六百七十三章 见冷凝雪

第六百七十三章 见冷凝雪


  在决定开始二度觉醒之后,踏天就一直在准备着了,他利用演化术给自己制造出一副身躯,那副身躯就是接下来到准备开始第二个二度属性觉醒之前用的。踏天还给了冷行自由,让冷行继续修炼着。
  在第二次的二度属性觉醒开始之前,踏天更多的时间是和冥子待在一起的,因为接下来属性觉醒的时候,一直是冥子陪在他身边的时候,这个时候就需要好好的了解一下对方了。
  “其实我挺好奇的,你为什么突然对我这么好啊?”踏天看着冥子问着。
  “如果没有你酆都之旅的话,我也不会有现在的这种想法的,原本没有你的话我也是可以重生的,而且也不会恨你当初的杀我举动,当初的一切对于我来说其实就是一场历练,当然也是因为你在酆都的时候那一口阳气,让我得到了机缘更加的多了,我修炼的是阴阳两道,因为你的原因让我在酆都得到了最纯净的地府阴气。”冥子开口说着。
  “那就是说你现在是在报恩?”踏天说着。
  “也不能这么说,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在酆都的时候,你是第一个让我动心的人,那个时候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你的样子就想要靠近,看到你难受的时候,我会想要把你抱着,在你的身我感受到了我从来没有感受过的温柔,虽然我们只是待了几天,但是你的确是落在了我的心里。”冥子面不改色的看着踏天说完了。
  “哇,你撒谎的时候,脸都不红一下的吗?”踏天指着冥子开玩笑的说着。
  “我靠,我说这么久,你只是以为我是在撒谎吗,不过你也不要以为你这样就可以让我击退,我不会放弃的。”冥子看着踏天傲娇的说着。
  在桃花源冷茵的事情过去了一个月之后,踏天也是该着手要开始第二次的二度属性觉醒了,在决定开始的前一天,具五师兄说冷凝雪要见她,过了一个月之后,踏天再一次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不仅有些惆怅,如果没有那场事情的话,估计这回他和冷凝雪还是并肩而战的队友呢。
  踏天在碎星客栈见了冷凝雪,冷凝雪还是以前那样的美艳,但是却没有了以前的那种自负,家族和姐姐发生的事情,让冷凝雪就像是一下子从天堂摔了下来。
  “最近还好吗?”踏天看着冷凝雪问着。
  “对不起,”冷凝雪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对着踏天道歉着。
  “你不用对我道歉的,错不在你,这件事情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的,你不用为你姐赎罪的,你要做的事情就是好好的修炼。”踏天对着冷凝雪说着。
  “可是她毕竟是我的亲姐啊,楚楚姐和你的事情,的确是她做错了,姐姐这一次做错的太多了,从你到楚楚姐,再到玄微森林,我的真很抱歉,爹娘全因为姐姐的事情自杀了,而姐姐也在那个地方死了。”冷凝雪低头的说着,踏天看不到冷凝雪的表情,但是可以听到她在哭。
  对于冷茵的死,踏天没有一点的觉得可怜,但是冷凝雪一下子变成孤儿的时候,的确是让踏天有些意外的,他也算终于知道了冷凝雪严重的那种自负为什么会不见了,原本她和姐姐都是冷月凰鸟族天才人物,走在哪的时候都是有着一种骄傲的,但是现在不管是在哪都会听到有人在指责姐姐、指责她。
  “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接着在碎星斗兽场历练吗?”踏天看着冷凝雪说着。
  “不,我要去极北之地了,在那边修炼。”冷凝雪开口说着。
  “你去那边对你来说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你冷月凰鸟族的祖上本就是来自极北之地,你在那边的话可以更加属性的认识你的冰属性,有空的话我会去极北之地看你的。”踏天在听到冷凝雪的回答之后,的确是有一些惊讶的,但是惊讶之后都是对着冷凝雪的鼓励,去极北之地的确是很好的一种选择,而且以后他要二度觉醒冰属性的时候,他也会选择在那边的,或许那个时候他还可以再次看到冷凝雪。
  两个人聊的很久。聊到后来的时候,踏天成功将冷凝雪逗笑了,“你看,你笑起来多好看啊,以后记得多笑笑啊。”
  冷凝雪走的时候脸上是带着笑了,听着冷凝雪的话,她要去和钟筠溪以及钟悠柔道一个,原本属于冷凝雪的团队赛位置听着冷凝雪说由狮淮顶上了。
  在冷凝雪走后,踏天的身边六耳就出现了,他看着踏天笑着说着,“你不想知道为什么冷凝雪回去极北之地吗?”
  “这还用猜吗?以花果山和雪国的关系,拜托她们收一个人还不是很省力的事情,而且以雪佑和韶华的关系,有什么事情是办不到的,在加上冷凝雪的天赋也是很好的,肯定是不会让极北之地失望的。”踏天开口说着。
  “你这个脑袋还是这么的聪明。”六耳戳着踏天的头说着。
  “以我的经验啊,刚刚如果你乘机说几句情话,冷凝雪必然会被你迷住的。”在六耳来了之后,冥子和白浣也出现了,冥子扇着折扇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
  “以你的经验,那我是比不上大名鼎鼎的日月神教的冥子的。”踏天看着冥子故意的大声的说着,他是知道最近冥子在稷下的人缘是很好的,每一次他走在稷下街上的时候,脸上都是有着一大帮的女人追着的。
  “啊,冥子,冥子,冥子……”果然在踏天的话刚落,在碎星客栈外面立马就响起了一种女子的尖叫。冥子在听到那些女人的叫声之后,他的脸都变了。
  “算你狠,”冥子看着踏天愤愤的说着,在说着的时候,他直接就是跳窗逃走了。这已经不是第一次的跳窗了,冥子都已经是轻车熟路了。
  “你好狠啊。”白浣看着踏天说着。
  “现在能恨一点当让要恨一点,万一以后他变法的欺负我,我可是一点便宜都占不到的。”踏天昂着头的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