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此生不负时光来 > 一零三 神界篇·告白

一零三 神界篇·告白

尹长聂听过贺烈阿妩的话,整个人脸色大变,不过这所有人的目光可是聚拢了的,他的慌张也表现的并不明显,大概只是等待看沈璧君笑话的脸突然就僵住了吧。
  
  反正在沈璧君看来,他这个神情和他平常那个面无表情的样子也没什么两样,便幸灾乐祸地学着他之前的样子坐在一边儿看好戏。
  
  贺烈阿妩才不管尹长聂此时的心情,她已经主动到就差上手去拉他了。
  
  “长聂哥哥,你不会是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拒绝阿妩吧。”贺烈阿妩见他迟迟未有动静,脸上的自信与笃定才一点一点消失了,急得眼眶都已经微微泛红,“长聂哥哥……”
  
  “哎呀尹将军,你怎么这么不解风情呢,”沈璧君实在是看不下去他们这么磨磨唧唧了,干脆就从旁催促一番,“你看吧人家公主都这么热情了,连我都没这个荣幸啊,你还不知道珍惜。”
  
  尹长聂当然看得出沈璧君这个时候就是在火上浇油,不过他又怎么会轻易放过捣乱的沈璧君呢。
  
  “既然公主厚爱,那我自然是没理由拒绝的。”尹长聂倒是出乎意料地突然配合的很,他缓慢地放下手里的酒杯就提着长袍去了被众人围坐的中间与贺烈阿妩站在了一起。
  
  沈璧君本来还想着看他气急败坏的样子,可她怎么都没想到他竟然会这么开心,连许久不肯给她的笑容此刻都毫不吝啬地给了贺烈阿妩,她抬头看了一眼他们,还真是金童玉女般配得很啊……
  
  她立马又讪讪地把头低下,怎么这个氛围怪怪的呢?我怎么了?是在失落吗?
  
  “不可能吧……”沈璧君始终不敢相信,为什么这个和温羡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会带给她追温羡的时候那种同样的感觉?难道仅仅是因为长得太像的脸所以代入感才会那么强吗?
  
  “不过,我们两个的水平怎么可能比得上云姬仙子呢?”果然,尹长聂可爱的样子并不会维持太久,他很快就撕下来那张人畜无害的人皮面具,话锋一转就又对准了沈璧君,“我都不拒绝公主了,难道云姬仙子你还要这么不给面子吗?”
  
  “仙子你怎么样…”宣雪看着沈璧君再次险些噎着,有些担心地上了前询问她的情况。
  
  “我没事我没事。”沈璧君拍了拍胸脯,安慰着宣雪退回去了。
  
  “这公主排面还真不小啊,”始终未开口的上位姑苏灵终于是看不下去了,她扶了扶额头,颇有些不满地睨了一眼人群中间的贺烈阿妩,又继续开口道,“你这又是让我们齐神上殿最高位仙子给你伴奏的,又是让我们这守卫神界安宁的大将军给你伴奏,这不是处处说我们齐神大殿只配给你们东姬国作陪衬吗?”
  
  “仙尊不是这样的。”贺烈阿妩看着姑苏灵稍带愠色的脸,吓得赶紧就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阿妩万万不敢这么想啊。”
  
  沈璧君本来有些难堪和挣扎,姑苏灵突然发话倒是解了她的围,她差点就站起来抑制不住地拍手叫好了。
  
  “诶姑苏,你这是说什么嘛。”华光神尊在必要的时候还是出来做这个和事佬了,“阿妩只是个孩子,爱热闹就闹着玩呗,快起来吧阿妩。”
  
  聂树禾对此嗤之以鼻,惹得众人都纷纷望去,她满脸间尽是轻蔑,“华光神尊可别总是为这个丫头辩解了,说什么只是个孩子,我看她也不小了吧,来齐神大殿觐见还这么不懂规矩胡作非为,岂不是把这一切都当儿戏了?”
  
  在她眼里能特地为这么个小公主办一场神宴已经就是给足他们东姬的面子了。
  
  “哟,聂姐姐什么时候也愿意和我同一个阵营了?”姑苏灵把玩着缠绕在指尖的长发,似乎就连她也对聂树禾这个举动感到很意外。
  
  “你少自以为是了。”聂树禾只是从鼻尖冷哼一声,甩了袖子不悦地离场了。
  
  姑苏灵撇了撇嘴也不生气,总归是自讨了个没趣。
  
  “两位仙尊,我真的没有!我真的没有!”贺烈阿妩大概怎么都没想到仅仅是因了那么小的一件事情,就同时得罪了两位仙尊吧,她跪在地上不知所措地解释着,把头磕得极响,那个样子看起来无助极了。
  
  这本来可是一场特地为她办的神宴啊,在这一刻却都通通沉默了,沈璧君环顾了四周,除了山火和尹长聂,几乎所有的神都刻意地避开了她的解释和眼神,像极了躲瘟疫一样……
  
  沈璧君看到她这个样子竟然有些于心不忍,她当然也没料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本想着姑苏灵这样就当是给这个贺烈阿妩一点教训,让她以后别那么娇纵就是了,谁知道一向不爱多管闲事的聂树禾仙尊都开了口,这帮墙头草自然是不敢再多嘴求情了……
  
  其实沈璧君了解实情的,阿妩只不过是想在她面前炫耀自己能拿下尹长聂而已。
  
  “华光神尊……”
  
  “神尊,”沈璧君和尹长聂几乎是同一时间开口的,他们二人相视一眼,就又各自转过了头去。
  
  “神尊,仙尊,我觉得阿妩公主真的不是故意的,”尹长聂还是让了沈璧君,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就走到了他们身边,“公主虽然是刁蛮任性了些,可就看她这个娇滴滴头脑简单的女孩子,哪里会想得那么周全啊。”
  
  “对啊,”尹长聂听完沈璧君的话,也立马帮腔,“现在应该没人会用这么浅显的方式来挑衅了吧?”
  
  “果然你还是不开口的好……”沈璧君不得不在心里为尹长聂捏了一把汗,他这不是赤裸裸地再说姑苏灵和聂树禾没有眼力见吗!
  
  “呃……对啊对啊,贺烈阿妩这个人看着什么都好,就是死脑筋,她这样无非就是之前我们俩偶然遇到,我不小心踩了她一脚没道歉嘛,她生气是自然,所以就戏弄戏弄我,仙尊您看我和尹将军这都原谅她了,您也别跟一个小女孩计较了嘛。”沈璧君做出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这可是为了替这个毫不相干的阿妩公主求情都开始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了。
  
  见姑苏灵还有些犹疑,沈璧君干脆偷偷地拿胳膊捅了捅尹长聂,催他最后再加一把火候。
  
  尹长聂会意,也点点头,“是啊,仙尊,您原谅阿妩吧。”
  
  “行了行了,你们这一唱一和的,还真是一对活宝,你们都不生气了,我还气什么呢。”姑苏灵终于还是经不住他们两个这么轮番轰炸,就干脆投了降,跟聂树禾一样离开这里了。
  
  贺烈阿妩在被赦免的这一刻竟然安静得不像话,一脸惊魂未定,整张脸也红的不像话,可能出于亏欠又羞于开口,她就一直沉沉地把头低着。
  
  沈璧君可没指望她会道歉,只是解决完就回到了自己座位的上。尹长聂这才弓着身子把跪在地上许久的贺烈阿妩扶到她原来的位置上去。
  
  山火硬是默不作声地把一切都看在了眼里,他的目光一直都随着沈璧君转动,他看着这个曾经相处过那么久的柳惊云,怎么都觉得十分陌生。还不止是陌生这么简单,简直就是判若两人啊……
  
  这场神宴没有一个好的开场,注定不会有多热闹喜庆,所幸沈璧君也并没有多期待,能在这儿吃饱喝足就已经是万幸了。况且今天柳让和拾月也都没有来,她也不用担心顺手就被他们给拎回去了。
  
  宴会结束之时,山火特地快步去到了沈璧君身边拦住了正要跟着尹长聂离开的她,“云姬仙子,可否借一步说话?”
  
  山火这么大动静,自然尹长聂也看见了,他也停下了脚步,仿佛是刻意在等沈璧君。
  
  一时间,三个人都离得很近。
  
  “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沈璧君看出尹长聂的意思,就想要绕道离开这里。
  
  谁知道山火并不罢休,冷着脸一把就抓住了她的手腕,“我给过你机会了。”
  
  “你在说什么?”沈璧君皱着眉头极力地想挣脱开山火的手,可是他力气实在太大,不是她能抗衡的。
  
  尹长聂这个时候走了回来,站在了沈璧君身边,“山火大人,您这是做什么?”
  
  山火的冰冷和尹长聂的冰冷就是在那一刻对上的,沈璧君边挣脱边望着他们两个,心里只求这两人可千万别在这齐神大殿的门口打了起来才好,她可不想因为他们给领了罚。
  
  “哟,将军这是承认了?”山火冷笑一声,目光望向别处。
  
  他的笑容很轻蔑,仿佛是充满了敌意的,沈璧君有些担心地望了望一旁的尹长聂。
  
  “对啊,所以大人还是执意要带云儿走吗?”尹长聂勾着一个温柔无比地笑意回看着沈璧君,那双眼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闪闪发光着。
  
  这一次连称呼都直接从云姬仙子变成了云儿,沈璧君当场就愣住了,她不可思议地看着尹长聂,皱着眉向他求证。
  
  “那你可就死心吧,我保证她这次会跟我走。”山火却并没有把尹长聂的这一切放在眼里,他强行地把沈璧君地身子转过来,使她不得不望着他。
  
  尹长聂可不相信,就任由着他出招,“哦?”
  
  “你会跟我走的吧,沈璧君?”
  
  沈璧君这三个字说的非常轻,而沈璧君却犹如是听了一个震天雷,她的头在听到自己名字的时候就嗡的一声,只觉浑身无力,那股窒息感很快就占满她的身体,当即就乱成了一团,慌乱地想询问,可一开口就结结巴巴的了,“你你你……你刚才说……沈……”
  
  她还想问,却想起来尹长聂还在身后站着,想起来这里还是齐神大殿,一个不留神暴露了身份就会死的很惨很惨的……
  
  “我…我跟你走。”这一刻的绝望,逼迫着她不得不立即冷静下来做了这个选择。
  
  即使现在带走的假柳惊云忐忑不安,心如死灰,山火也不介意,主要是他能赢了尹长聂,就一定得把沈璧君光明正大地从他面前带走。
  
  “柳惊云……”
  
  尹长聂并未听见山火那一句小声的“沈璧君”,在他眼里,沈璧君是突然就改变了主意决定跟着山火走的,不仅如此,连看都不愿意看他一眼了。
  
  他愣愣地站在了他们身后看着他们离开,刚准备伸出去牵沈璧君的那只手尴尬地抓了个空,一时间整个大殿都没有人了,冷落地太过突然,他这才失意地发现,原来所有的客人都走的差不多了,最后也就只剩下他们三个人了……
  
  沈璧君最后回过头,大殿高高的台阶上已经没有人了,尹长聂也没有了,她怅然地跟在山火身后,心里堵的慌,
  
  “尹长聂,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