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入城 1\3

第一百一十九章 入城 1\3

    两名少年武者,都在长身体时候,竟生生将这一车的羊杂给吃了精光。
  
      分别之时,王安风对这个纨绔子弟都略有改观。
  
      而自这一日开始,每到黄昏渐近,他便会离开学宫风字楼中,加入巡街武人的行列当中。
  
      身后负剑,伴着吴雄,杨景明等人在这附近街区巡查,在被激怒的刑部密捕查探之下,丹枫谷隐蔽的据点已经被搜查出来,却未曾打草惊蛇,如同收网的猎人一般,缓慢而冷静地缩小了巡查之处。
  
      而后者似乎也发现了目前的处境,不甘挣扎。
  
      短短数日,便已经有多起事情在这扶风城中发生,却被巡街的武者迅速压制,未曾翻出什么波浪来,百姓的生活逐渐恢复了平稳,数日前的屠杀之案,渐渐化为了口中所传的谈资故事。
  
      东城区域。
  
      有丹枫谷武者在青楼被发现。
  
      与巡街武者交手之后,不敌,咳血逃遁。
  
      辰时。
  
      搜查其踪迹,当场击毙。
  
      八月二十七。
  
      扶风东城戒严。
  
      城中巡捕,刀剑出鞘,肃杀严整。
  
      申时三刻。
  
      天晴,天下皆秋。
  
      有灰衣男子持残刀。
  
      踏步徐行,已入扶风。
  
      ……………………………………
  
      “吴捕头,发生了何事?”
  
      王安风看着面色微变的吴雄。
  
      后者接到了一只飞鸟送来的消息之后,神色便有些难看,一路行了十几步,王安风看他脸色越来越难看,终究忍不住,开口发问,吴雄闻言呼出口浊气,看着王安风,未曾解释,只是勉强笑道:
  
      “没甚么事情,只是衙门里兄弟们有点琐事罢了,哈哈……”
  
      “不过,虽然是琐事,也还是不得不去。”
  
      “王少侠,今日巡捕结束,你可以回去学宫了,咱们得要和其他人交换了。”
  
      王安风看着吴雄,慢慢点了点头。
  
      他虽然年纪尚未到了十五岁,可是经历已经不算少,从眼前男子面目中细微变化处,仍旧能够发现得了后者心中隐藏惊怖,显然是得知了什么了不得的消息,不愿意将自己牵扯其中,方才做出了这种选择。
  
      那些捕快们和王安风在此处分开。
  
      一路行了颇远,回身已经看不到少年身影,杨景明开口相询,吴雄方才神色凝重,一边疾步向前行走,一边低声开口道:
  
      “夏长青入城。”
  
      只此一句,周围数人面色皆是骤变。
  
      丹枫谷其为邪道大派,门中虽然没有上三品中顶尖高手,也有不只一位的中三品武者,谷主一身内力极尽精纯,臻至四品巅峰,手持破碎神兵,可以和三品宗师放对。
  
      而在其下尚有四方护法,都是中三品高手。
  
      夏长青便是第二位护法,言辞和善,下手狠辣,其性情反复,心思慎密,纵然是在邪派之中,也少有能匹敌者。
  
      如今正要将那些作乱的丹枫谷武者擒拿归案,这位丹枫谷的三号人物堂堂正正出现在了扶风城中,无论从何种角度来看,都充满了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压抑。
  
      一位江湖上宗师不出,便是巅峰的人物,若在郡城中发疯,堪称是如洪灾天旱般的灾厄。
  
      大秦扶风有宗师坐镇,若是寻常武者来了这里,自然会老老实实。
  
      可前些日子所见,那几如寻死般疯狂的刺客,却令他心中的自信蒙上了一曾阴影,若是他发起疯来,宇文则大将军出手,夏长青自然死无葬身之地,但是不知会有多少人死在他的手下。
  
      吴雄按捺住心中不安,停下步子,朝着杨景明抱拳,沉声道:
  
      “杨兄,这段时间多谢你帮忙。”
  
      “剩下来的事情危险,你也不必参与其中了。”
  
      杨景明闻言微怔,下意识开口问道:
  
      “那你呢?”
  
      吴雄手握长枪,神色微沉,道:
  
      “职责所在。”
  
      三名巡捕照着命令上方向前往。
  
      杨景明站在原地,想要追上前去,脚步却不能够移动分毫。
  
      ………………………………………
  
      扶风郡城,大道之上。
  
      多出了一位身着灰衣的中年男子。
  
      脚踏芒鞋,手持了一柄刀刃残缺的长刀,缓步徐行。
  
      其面目已经极为俊朗,难得天生一副儒雅气质,眸子温润如玉,引得行人瞩目,灯下观美人自然是别有韵味,可黄昏之际,红尘烛光遍洒,这样一位儒雅好看的男子,也更添了好多魅力。
  
      难免惹得小姑娘看得入迷,他也不以为恼,微笑着颔首,引得行人心中不由大生好感。
  
      便在此时,突然响起了刺耳的声音,将这和煦的氛围打破。
  
      一位身着朱衣的捕快将手中的长刀拔出。
  
      天色已经黄昏,落日熔金,在刀锋上渡了一层血色,他看着眼前的中年文士,心中极为紧张,且充满了戒备。
  
      丹枫谷,夏长青。
  
      那中年男子朝他点头微笑,似乎未曾注意到后者的敌意和戒备。
  
      依旧不紧不慢朝着前面走去。
  
      捕快沉默了下,胸膛之中疯狂跳动的心脏重新归于平缓,挣扎了不过瞬息时间,手中已经握紧了大秦战刀,跟在其身后。
  
      他接受到的命令,是前往查探出来的丹枫谷据点把守,作为九品武者,在这种大案子当中,他所能做的本应该就是此事中边角,不能逞强。
  
      可怎么能让此人孤身行走在百姓之中。
  
      捕快敛目,无声低语道:
  
      “巡捕刑律第一条,如遇特殊情形,事关百姓安危。”
  
      “总捕之下,皆可以便宜行事。”
  
      “不为罪。”
  
      那中年文士一路徐行,玩赏秋风,而在其身后,不知何时,已经出现了超过五十位捕快侠客,他们沉默不言,他们未曾有丝毫的言语交流,却自发在城中百姓和这文士隔绝开来。
  
      夕阳如血之下,身着朱衣手持战刀的捕快们将一名中年文士团团包围。
  
      而那文士似乎未曾察觉丝毫异样,神态依旧和善。
  
      百姓渐渐察觉不对,避开这古怪的队伍,只停在后面,看着这一行人朝着前面行去,已有颇为机灵的人察觉了不对,跑去报官。
  
      那文士在推测出的丹枫谷据点处停下。
  
      捕快们随之停步,本能握紧了刀剑,铮然鸣啸声音骤然肃杀。
  
      吴雄手握着兵器,看着那温和的中年男子,心中戒备已经提到了最高。
  
      右手握着长枪,手心里面渗出了汗水,颇为滑腻。
  
      他来之前,从未曾经想过自己竟然会和这位中三品高手正面碰上。
  
      他曾经想过,虽然职责所在,可遇到危险的时候,还是要保全自己为上,一个行当而已,他尽忠职守,可尚未曾准备要为他人而死。
  
      可他不曾想过的是,真的看到了这个中年男子的时候,他本能的反应竟然是将路旁的百姓推开,自己拔出了兵器,螳臂当车般挡在了那两名怒目看向他的行人身前。
  
      更未曾想到,自己竟然会一直跟到这里。
  
      心中仍旧恐惧,可却未曾想要离开,未曾想要逃跑。
  
      身上这一身衣物在此时,仿佛是有了千钧重量,压得他不能后退,不愿后退,不甘后退。
  
      他退了,谁来上?
  
      职责所在。
  
      吴雄五指缓缓握紧了手中兵刃,如同周围的同伴一般无二,周围这些巡捕身躯之上,竟然隐隐有气机牵扯在一起,形成了如同大秦铁军般肃杀凝重的气息。
  
      夏长青看着周围武者,神色依旧平和,微微笑了下,掌中长刀微转,这柄刀极为狭长,未曾入鞘,随意拿着,刀锋便能够点在地面上,每走一步,这刀锋便轻轻点在青石之上,发出得得的轻响,缓步自这刀剑丛中而过,气质闲散。
  
      此地武者众多,竟然没有一人敢于异动,刀锋点在青石之上的轻响声音宛如阎王三更鼓,每一个人都感觉到自己脊背之处有寒意蔓延,心脏战栗。
  
      若非是职责所在,恐怕早已经没有了站在这里的勇气。
  
      吱呀声中,众人身躯一颤,从那种诡异的氛围之中挣脱开来,眼前那文士抬手推开了木门,显出了院中一片清幽,院中满栽红枫,树叶飘落,颇有诗情画意的幽雅,那文士温和轻笑,斜持长刀缓步前行。
  
      红叶飘落。
  
      宁静祥和的情景之下,却蕴含着难言的杀机,令人心中战栗。
  
      ……………………………………
  
      扶风郡城,刑部衙门之中。
  
      祝建安在一份信笺上压下了自己的印记,以飞鸟将之传出,这是最后一份,代表着的是刑部的调动,扶风郡周围巡卫在外的法家高手,都会在受到消息之后,全速赶回。
  
      继而便手持战刀,大步而出。
  
      总捕不在,他身为副总捕,需要居中调遣,因此未能在第一时间出现在现场。
  
      而且夏长青突然出现在了扶风郡城之前,没有丝毫的征兆,在他得到消息的时候,此人已经入城,根本来不及阻拦,而且在行人众多之处,他也无法出手。
  
      心中怒意杀机此时经过了压抑,已是越发狂暴。
  
      大将军府中。
  
      宇文则手持一张劲弓,缓缓拉开,指向了某一处,上面并没有架上箭矢,却有无形锋锐之气纠缠其上。
  
      毫不夸张,在此城之中,他这一箭威力绝不逊色于所谓道门嫡传,飞剑之术。
  
      数十里之外,取敌首级,极为简单。
  
      狭长双目之中闪过冷锐杀机。
  
      拉满了弓弦的手指终究还是卸去了其上力道。
  
      锋锐的气劲散去。
  
      再一次地,纵横沙场半生的宇文则感受到了身为大秦柱国的种种束缚,这是无上的尊荣,亦是天下人对他的束缚。
  
      牵一发而动全身。
  
      他已经不能随意出手,武功虽高,却终究不得自由。
  
      PS:今日第一更奉上,嗯,说好了今日加更的,然后还有两更,吐血码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