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伊本毒物见你封喉 > 第261章 疑神疑鬼

第261章 疑神疑鬼

    尹氏心理门诊,每天都有无数女人出入,目标最多的当属阔太太,她们常常为了丈夫不回家而患得患失,久而久之积累成了多疑恐慌症。
  
      越来越对自己没有了自信,越想越感觉自己身处十面埋伏当中。特别当她们看到依然风光无限好的丈夫时,就会在他的身上产生无数遐想:一个情人当然不会满足,他绝对不会放过公司里的美色,秘书、部门经理、所有漂亮年轻的女员工,甚至,男员工那漂亮的女朋友都有可能会把目光转向老板。
  
      华君浩最不喜欢被这类型问题缠绕,但出于职业性他都是认真面对每一个病人,还好,今天的这个病人是位男士,他可以换一种心情了。
  
      作为助理欧弥音清闲的时候很少,这个爱花的女孩自从来到诊所,阳台上便成了花的海洋。
  
      她正举着花壶给一盆薰衣草浇水的时候,办公室的门开了。一个羊脂球般的贵妇走进来,她一身富贵肉掩盖在欧版的华贵衣服内,宽大的脸部形成了一条三角线,看神色就知道又出了大问题。
  
      这位张太太是这里的常客,她的大脑已经完全被自己的思绪所禁锢,天天都怀疑老公和小三要密谋害她。
  
      “张太太,您怎么没有预约就来了啊”
  
      “事态已经非常严重了,私家侦探给了我一组照片,其中一张特别神秘,我老公和小三两个人面对面坐在一起,神色严肃,像是在商量要谋害我的对策。赶紧给我安排一下,我必须要马上见到华医生。”
  
      望着那如扑克牌般摆满的幽会证据,还有那张她所谓的“谋害证据”,不过就是两个人在卿卿我我,你看我来我看你的场面。
  
      “张太太,这张照片所代表的不过只是你老公幽会的证据,怎么能代表是在商谈谋害你的对策而且,你老公若是真想抛弃你,直接给你离婚不就可以了,为什么多此一举谋害您”
  
      “我老公怎么敢跟我离婚我们两家都是大公司,因为联姻而结婚,所以他想抛弃我,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谋杀。”
  
      望着张太太这夸张的样子,以及她这幅因怀疑而变讨厌的样子,别说她老公看了会烦,其他人看了都喜欢不起来。想想就很好笑,欧弥音忍住笑好心安慰:“一日夫妻百日恩,更何况你们两家都是相互利用的关系,我看您老公不过只是图个新鲜感,找个情人减减压罢了。”
  
      但是张太太却手脚并用,说的有模有样,神话故事都搬到现实中来了。
  
      “就算我老公没有谋害我之心,但是小三可是狐狸精的化身,她时刻都有杀我之心,就像封神榜里的妲己一样,纣王被狐狸精迷惑,杀了发妻和几个爱妃,甚至连自己的亲生骨肉都要去追杀。”
  
      “啊呦张太太,现在又不是封神榜的年代,哪有您想的那么严重啊我看这个小三也不过只是图你老公的钱而已,她并没有想要当女主人的意思,青春少女怎么会愿意嫁一个比自己大那么多的老男人”
  
      “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如果狐狸精善良那就不叫狐狸精了。赶紧给我安排一下,我要见华医生。”
  
      “华医生现在有预约好的病人,今天的时间他都排满了,明天吧,明天我给你约第一个。”
  
      “不行,我怕今天若见不到华医生会出事。”
  
      “张太太,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希望你不要为难我。我看过您的病历,你犯有较为严重的疑神疑鬼症和强迫症,你之所以会认为小三要谋害您,都是您的大脑在不断的强迫自己时刻要有危机感所造成的。华医生的帮助也只能是辅助作用,最终还是要靠你自己。”
  
      “小三想谋害我是有证据的,在我梦里,昨晚我梦到她和我老公一起举着刀追杀我醒来后我就感觉脖子裂开般疼痛,我不敢回家,更不敢睡觉,我怕他们会在睡梦中杀了我,为了谨防他们杀我,我决定先杀了小三以绝后患”
  
      “张太太,你若是再这样下去就会人格分裂的,我建议你是先吃安神药睡个好觉,然后明天再来找华医生。”
  
      张太太的眼珠突然间迸发出一道红光,直奔着欧弥音而来,一把抓住她的衣领,恶狠狠地说:“我不吃安神药,我若是吃了安神药就会在睡梦中被你们给杀死你好歹毒的心,竟然联合老公来杀我”
  
      “张太太你疯了我是华医生的助理,又不是你老公的小三”
  
      “你就是那个万恶的小三,你想趁机霸占我的位置,谋夺我的家产”
  
      “放开,你这个疯子”
  
      情急之下欧弥音干脆将手里的浇花壶当做武器,对着她一阵喷射。
  
      张太太这才松手,就像个落汤鸡般抖擞不停,瞪大眼睛指着她叫道:“小三,你想对我下毒手”
  
      “张太太,你还没有清醒吗我是华医生的助理啊”
  
      “你就是小三”
  
      “我是华医生的助理”
  
      “哗”的一下,欧弥音将一杯冷水倒在了她头上,这下张太太倒是清醒多了,她狼狈的抹着脸上的水珠,出现了一种恐惧的神色,求保护般在抓住她的手,语无伦次的叫道:“刚刚那个小三来暗杀我,如果不是我逃得快早就没命了,万一她再来杀我该怎么办啊”
  
      “张太太,没有人要杀你,是你自己的疑神疑鬼症又犯了。”
  
      “我没有疑神疑鬼症,我刚刚清晰的看到,小三举着一只冰锥子朝着我的脑壳砍过来,她还口口声声说,只要我死了,她就可以做女主人了。”
  
      “张太太,没有小三要杀你,倒是有可能小三会你家占领了。”
  
      “小三不但是要占领我家,还会潜伏到我的卧室,藏着我的衣橱里面,趁着我睡着的时候给我一刀糟糕这样说来,我今天晚上就躲不过厄运了啊我还没有老到想死的地步啊华医生,救救我啊”
  
      这么重量级的身体狮吼功也是一等一的厉害,那绵长的尖叫声几乎震破了欧弥音的耳膜,她用力捂住耳朵,一心只求这个疯子赶紧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