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太之剑 > 第304章 清风徐来

第304章 清风徐来


  张云端觉得玉滿夕一路以来情绪不高,每每说话之时,到最后总是有些悲观,甚至有种要诀别的感觉。
  虽然,玉滿夕这回说的话直击张云端的内心,也是,在高手如林,权势滔天的天华国,在自己成长到最巅峰的时候,还真离不开玉滿夕这一道保护伞。
  如玉滿夕所说,现在对于龙玉澡来说,张云端还有一些利用价值,但是龙玉澡站稳了脚跟,兴许会对张云端有另外的想法,伴君如伴虎,你永远想不到一个帝王他在你背后拿着的究竟是什么样的器物,是助你一臂之力,还是让你一击毙命。
  反观,有玉滿夕张云端也才能顺风顺水,张云端其实是没有私心,很纯粹的面对玉滿夕,但是在这一点上,仗着自己的女人,可以让天华国的帝王对自己有所忌惮,虽说靠女人吃软饭不好,但是自己靠着的女人,不是任何一个男人想靠就能靠。
  张云端没说太多,一把将玉滿夕搂在怀里,玉滿夕独有的花香,香气扑鼻,如沐春风一般,张云端仅仅的将将脸庞贴着玉滿夕,他说道:“都说吃软饭不好。但是对于我而言,吃的那是仙家的饭,别人要吃也吃不得。唯独我张云端才有这般福分。我上辈子是拯救了全人类才能拥有你吧。”
  玉滿夕贴在张云端的怀里,切实的听着张云端咕咚咕咚如鹿撞一般的心跳声,温暖入心,让玉滿夕的残余的心冻之疾在此刻更是当让无存。
  从前有的心痛感,在张云端面前从未有过,在张云端的怀里,玉滿夕感受到的就是那自然而然的安逸和惬意,无所顾及,无所忧虑,就是那么的自在。
  玉滿夕将脑袋埋在张云端的胸口里,张云端独有的阳刚之气,以及宽厚的胸怀,和他身上淡淡的药草味,让玉滿夕愈发的陶醉,若不是张云端的话让她想笑,这会只不准玉滿夕就睡着了。
  “又贫嘴。我们这样日日道着对方的好,若是被旁人听了,会不会觉得我们太过臭美了?”玉滿夕笑道。
  “怎会。他们只会羡慕,绝不嫌弃。对吧二蛋。”张云端喊着马车外驾车的王二蛋。
  王二蛋憨笑道:“你们开心就好。”
  一句话逗得张云端和玉滿夕止不住的在马车内哈哈大小,肆意无比的发笑着。
  春风已经洗涤了青城山一带,绿意盎然,草木茂盛,到处皆是绿的美感,连吹拂过来的暖风,都带着草叶之味,让人心旷神怡。
  张云端他们刻意的敞开了马车上的窗帘任凭春风吹拂,两人惬意的嗑着瓜子,一旁斜靠着马车,张云端更是肆意的教着仙子将长靴脱掉,翘着双腿靠在马车窗上,闲暇的望着远处的山景。
  玉滿夕很爱这种无拘无束,无人管教,不拘一格的方式,当然得是谁带着她,其他人必当是索然无味,唯有张云端,哪怕翘着二郎腿都觉得好玩。
  张云端不断的在讲着一些玉滿夕闻所未闻的故事,玉滿夕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听进去,但是只要是张云端讲的她都觉得好听。
  她拖着腮帮子一脸沉醉的看着张云端,看着他的一举一动,看着他的言行举止,任何一个细节都不放过,因为每一个细节玉滿夕都喜爱。
  比如张云端喜欢打响指,比如他时不时会摸摸鼻子,说到有趣的事他还会有一句口头禅“哎呦。不错哦。”玉滿夕仙子也会默念的跟着学。
  当然她更喜欢的事,就是张云端带着她凭空想象黑白双子下起,还有他随身携带的国际象棋棋子,也是一路上玉滿夕十分钟爱的。
  在张云端身上有着太多好玩,玉滿夕说不完,但是连她最爱的围棋,连她已经觉得没有什么可以在吸引自己的围棋,张云端却给她打开了另外一个世界,所以玉滿夕对于张云端不仅仅是爱慕,甚至是仰慕了。
  见着张云端还在说笑的嘴唇,玉滿夕不由得抿了抿嘴,轻轻的吞咽了口水,因为她又会想到之前在金名城狂吻张云端的那一幕,很有趣,又很向往,于是玉滿夕忽然有些娇羞的红了脸,垂头默默害羞的笑了笑。
  “怎的,连看着他的嘴唇都有些经不住诱惑了么?不仅仅是嘴唇吧,张满满什么都好。就是什么都好,不好的也很好,怎么越看越顺眼呢!”玉滿夕已经听不清张云端在说什么了,她竟是内心自语了起来。
  暖风和煦,吹的每一个人和颜悦色,心情愉悦,玉滿夕惬意的靠在张云端身边,透过马车窗帘看着外面的美景,忽的路过了一批人马,行走于城内,与张云端他们的马车擦肩而过。
  其中两女子在前,他们各自穿着轻薄纱裙,随风而动,轻舞飞扬,两人腰间分别别着一萧一笛,领着一群人率先路过,路过之余不忘望了一眼马车内的玉滿夕。
  原先玉滿夕并未在意,当她再次抬头的时候,却是看到一双细长内双唯美的杏眼扫了一眼自己,那双眸子漂亮动人,浓长的睫毛更是妩媚动人。
  她一头白杏色长发随风飘扬,垂落在双肩,温婉动人,头上一顶独有的闪光王冠般的头饰更彰显她独一无二的身份。
  额头上那一抹黑色星海的宝石,在这一刻闪耀开,她是那般光彩夺目,丝毫不逊色于玉滿夕冰蓝色的瞳孔。
  倾国倾城的两大美人在这一刻对视着,那黑衣女子自信一笑,先是与玉滿夕对视,而后又看向了正在认真说笑的张云端,她忽的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笑容,盯着张云端一会,便收回了目光,她座下黑马踏步而去,她最后留下了一丝目光竟是对着玉滿夕露出了一丝淡然的笑容。
  笑容里面写满了内容,玉滿夕看的懂,也清楚她是为何而来,玉滿夕心情复杂,但她知道很多事情在最后总要有个了断。
  她的道来一切因自己,源于自己,而她的道来,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自己身边的张满满而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