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神话之我是传奇 > 第543章 幽冥计划的幕后黑手!

第543章 幽冥计划的幕后黑手!

女娲迷迷糊糊,感觉自己好似做了一个梦。
  
  一个有些不真实的梦。
  
  梦中,她遇到了某个早已经离去,数年未曾有消息传来的坏家伙。女娲甚至记不清,自己当时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情。
  
  激动?
  
  气愤?
  
  又或者平静?
  
  女娲长长的睫毛轻轻颤抖,樱唇轻启发出细微的呻吟声。
  
  痛!
  
  伤势带来的痛苦,让女娲迷糊的神智稍微清醒了一些。
  
  自己,危险!
  
  痛苦让女娲彻底惊醒过来,她此时才想到自己刚刚遇到了什么样的凶险。
  
  难道,一切都不是梦?
  
  女娲心中想着,睁开了双眼。
  
  入目是普通的民居,青灰色的帷幔显得有些沉闷,与人族的建筑有着极大的相似性。不过考虑到自身现在所处的环境,女娲立马明白过来有人救了自己。
  
  她想到昏迷前最后看到的景象,心情不免有些激动。
  
  女娲侧首望去,看到坐在床边陷入沉思的男人,暗淡的双眸顿时亮起了异样的神采。
  
  真的是他!
  
  李昊感受到女娲的变化,侧首看去。
  
  两人四目相视,李昊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女娲眼中的惊喜,以及其中的复杂情绪。
  
  他没有想太多,温柔地安慰道:“好好休息,这里暂时安全了。”
  
  女娲轻轻应了一声,眼帘微垂闭上了眼睛。
  
  这一刻,她从未感觉如此安心。
  
  哪怕女娲明知道外面充满了凶险,足以埋葬准帝强者的恐怖凶险,但李昊的那声安慰,仿若有着特殊的力量,让她安心的陷入了沉睡。
  
  这些天的紧张,近乎绷断了女娲的神经。
  
  疲惫,紧张,绝望,以及重伤,让她急需好好的休息一场。
  
  空岚看了看女娲,眉心的竖瞳闪烁着银璨璨的光彩,宛若璀璨的星河蕴藏其中。
  
  现在,她正在推算女娲的未来。
  
  “咦。”
  
  空岚惊疑地看向女娲,错愕道:“好奇怪,我居然看不透这个女人的未来。冥冥之中有一股非常强大的力量遮挡了我对命运的窥探,就好像东皇太一那个坏女人。
  
  奇怪了,东皇那个坏女人可强了,只差一步就能证道成神。
  
  不对,如果在太古时代的话,东皇坏女人早就证道成神了。
  
  若是太古回归,天道再次完善,坏女人瞬间就能证得天仙业位,甚至有可能直接进阶金仙也说不定。”
  
  李昊闻言,不由看了过去。
  
  天仙,金仙?
  
  太古回归?
  
  李昊眼神闪烁,终于认识到了空岚的与众不同,也终于明白东皇太一为什么想要让空岚成为天庭大祭司。
  
  因为她很可能是活生生的太古幸存者!
  
  至少普通人不可能对太古如此了解,更不可能对仙神的事情,知道的那么清楚。
  
  李昊沉吟片刻,最终还是没有按捺住心中的好奇,小心问道:“你似乎对太古的事情很了解?”
  
  空岚翻了个白眼:“人家可是从太古逃出来的,当然熟悉了。”
  
  空岚说到这里,神色有些难看,其中有哀伤,有沉重。
  
  “当年太古发生巨变,天地毁灭,诸神陨落。
  
  为了留下一线生机,黄天祖神与烛龙祖神合力将我们天族送出了濒临毁灭的太古。
  
  只是当年那场巨变来的太快,也太可怕。
  
  纵然两位祖神合力,也仅仅勉强打破禁锢。
  
  时空之城在穿越屏障的时候,发生了恐怖的意外。我们虽然摆脱了太古的禁锢,但并没有按照原计划进入未来,反而是陷入了恐怖的时空夹层内。
  
  时空夹层没有时间的概念,没有空间的概念。
  
  那是属于超越了普通时空,超越了世界与命运的特殊领域。就算是祖神境界的绝世强者深入其中,都有可能永远迷失,再也无法从中找到属于自己的时空。
  
  在漫长的孤寂中,绝大部分的族人都被时空夹层吞噬,化作了游弋在时空长河中的亡灵。他们没有过去,没有未来,烙印在时空长河之上,永生永世的承受着煎熬与痛苦。”
  
  空岚双颊满是泪水,对族人遭受的痛苦充满了无力。
  
  李昊听完,心中即是震惊,又有些恍然。
  
  黄天祖神与烛龙祖神联手,将时空之城,也就是葬天城送到了未来。但在穿越的过程中,葬天城发生了不为人知的意外,因此导致他们没有按照原计划完成目标,反而让大部分的天族人陨落。
  
  只是,太古巨变,天地毁灭?
  
  太古时代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突然陷入毁灭的境地。
  
  还有黄天祖神与烛龙祖神,他们又想要做什么?
  
  李昊可不信两人联手将葬天城送往过去,会没有任何的目的。
  
  无尽的疑惑涌上心头,让李昊对所谓的太古越发感觉看不清楚。
  
  李昊:“我曾经听别人说过,时空尽头即是太古,你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吗?”
  
  空岚微微摇头:“时空尽头即是太古,是我对太古时代最后的记忆。看来你应该是接受了我的传承,不过也是,你是我们天族最后的族人了,能知道这个秘密本就很正常。”
  
  李昊神情怪异。
  
  这句话,来自空岚?
  
  那天尊与空岚又是什么关系,他又是从哪里知道的这个秘密?
  
  李昊:“你说这是你对太古最后的记忆,是什么意思?”
  
  空岚无奈道:“我要是知道就好了,当初族人们逃出太古的时候人家还未出生。这些知识都是天族的血脉传承,谁知道是什么意思。
  
  反正当年老族长陨落的时候,一再交代我‘时空尽头即为太古’。
  
  他还叮嘱我,一定要尽快打破阴阳,让天地归于统一,只有这样才能挽救太古,挽救我们的世界。”
  
  空岚说到这里,不满地瞪了李昊一样,哼哼道:“你们这些后人也太没用了,这么多年都没有参悟其中的道理。”
  
  李昊从沉思中醒来,有些哭笑不得看着嘟着小嘴,颇为不满的空岚,竟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所以说,这件事还是我的错喽?
  
  李昊微微摇头,懒得与空岚争执这个问题,更不可能向她解释自己不是天族的事情。
  
  他现在是看出来了,不管空岚未来到底有着什么样的高贵身份,又有着什么样的实力,至少现在的她还只是一个小屁孩。
  
  不过李昊从空岚的话中,倒是得到了许多的答案。
  
  天机门!
  
  天倾计划!
  
  冥界入侵!
  
  太古回归!
  
  这些本来模糊的线索,终于梳理成了一条完成线。
  
  简而言之,太古时代发生了非常可怕的灾难,甚至连祖神强者都无可奈何。
  
  为了挽救太古,黄天祖神与烛龙祖神不得不冒险将天族人送往未来,寻求解救太古的办法。
  
  而这个办法,就关乎到了天倾计划,甚至冥界入侵的大事件。
  
  只是在传送的过程中天族陷入了恐怖的时空夹层,整个族群除了空岚这个小家伙,基本上算是全灭了。
  
  这样的话,事情也就能理得清了。
  
  将来空岚逃出葬天城,为了完成天族的使命,也为了完成拯救太古的任务,必然需要培养自己的势力。
  
  这样的话,天机门,甚至天倾计划,也完全能够说得清楚了。
  
  等等。
  
  李昊想到这里,目瞪口呆地望着眼前满脸嫌弃的小丫头。
  
  也就是说,这个臭屁的小丫头,就是未来一切变故的源泉了!?
  
  空岚注意到李昊的神色,不满地哼哼道:“喂,你什么表情,怎么一副看到时空亡灵的样子?”
  
  李昊面皮微微抽搐,深深吸了口气勉强让自己平静下来。
  
  他心情有些复杂,没有说话。
  
  因为他总不能直接告诉空岚,老子终于找到你个祸乱宇宙的幕后黑手了。
  
  不过每逢想到自己与祸乱宇宙的幕后黑手第一次相见,竟然会是如此奇妙的景象,就让李昊忍不住感觉荒谬。
  
  空岚间李昊不理自己,气恼地双手叉腰,用额头撞着他的胸口。
  
  她昂着小脑袋,不满道:“不管怎么说人家也是你的先祖,你这样可是很失礼的耶。”
  
  “嗤。”
  
  李昊听到这里,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
  
  他没好气地在空岚的小脑瓜上敲了下,没好气得笑道:“臭屁的小丫头,你想什么呐?”
  
  空岚捂着小脑袋,气鼓鼓地哼道:“你过分了啊,不要以为你是最后一个天族人,我就不舍得打你。”
  
  空岚哼道:“敢这么对待先祖,信不信我扒了你裤子打你屁屁,让你知道什么叫先祖的威严。”
  
  李昊嘴角微翘,危险地看向空岚。
  
  他没有多言,直接把空岚按在了膝盖上,然后在对方慌乱的表情下挥舞着罪恶的手掌。
  
  啪!
  
  空岚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侧首看着李昊。
  
  他,他敢打先祖!?
  
  “啪!”
  
  又是一巴掌下去,轻微的痛疼将空岚从震惊中惊醒。
  
  她小脸通红一片,气鼓鼓地瞪着李昊,张牙舞爪的气愤道:“啊啊,该死的混蛋,欺师灭祖的超级大坏蛋,你等着,我以后不会放过你。我,哎呦。”
  
  李昊随手打了两巴掌,并没有继续欺负空岚的意思。
  
  他轻抚着空岚纤细大腿上一扎长的伤痕。训斥道:“好了,别调皮了,小心我揍你。别动,受伤了还这么不小心。”
  
  空岚的伤口很深,甚至能够看到其内血粼粼的肌肉。
  
  其上缠绕着时空的力量,阻止了伤口的愈合。
  
  如果不是空岚同属天族人,有着操纵时空的力量,光是伤口不能愈合流淌出来的鲜血就足以让她陷入濒死。
  
  李昊以时空大道的力量驱散了空岚伤口上的时空神力,随后右手上闪烁着青绿色的光芒。
  
  浓郁的生命气息灌入空岚体内,让她大腿上的伤口已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愈合。
  
  空岚伏在李昊双膝上,只感觉全身暖洋洋的,宛若浸泡在温泉内。
  
  那种感觉她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没有感受过,甚至遗忘了这种名为安全感的东西。
  
  空岚慵懒地趴在那里,甚至忘记了所谓的先祖威严,宛若小猫般发出舒畅的呻吟声。
  
  片刻后,李昊看着空岚已经完全恢复的伤口,满意地点了点头。
  
  只是当他想要告诉空岚的时候,却发现小家伙已经趴在他双腿上睡了过去,嘴角还流淌着一缕晶莹的口水。
  
  李昊见此,小心地将空岚放在了女娲身旁,轻抚着小家伙光滑细腻的面容,默默叹了口气。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李昊甚至都无法想象,一个孤零零的小姑娘到底是怎么在这种地方生存?
  
  一片空空荡荡,没有任何生灵的城池。
  
  一个充满了危机,到处游荡者不灭者的恐怖之所。
  
  李昊自问,即便是自己身处这样地方,也无法坚持太久的时间。更别说一个孩子,一个甚至不知道外面世界何等美丽的孩子。
  
  哎。
  
  李昊叹了口气,陷入了沉默。
  
  事到如今,他已经大致明白了太古,以及上古时代的种种变故,尤其是幽冥世界的出现等等。
  
  不过,其中还有一个疑惑,也是最大的疑惑。
  
  太古回归!
  
  李昊总感觉这句话充满了深意,可是却也无法理解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时空尽头,即为太古!
  
  阴阳归一,太古回归!
  
  这一切事情的背后,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空岚在这个计划里面,又扮演了什么角色。
  
  幕后掌控者,还是其中的一员?
  
  李昊目光深沉的注视着虚空,隐隐感觉自己已经触摸到了宇宙中最深层次的隐秘。
  
  天色微亮,街道上的时空亡灵纷纷消失。
  
  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正如没有人知道他们从哪里回来,又为什么要回来。
  
  “唔。”
  
  空岚打着哈欠,宛若小猫般伸了个拦腰,从床上坐了起来。
  
  她双眼朦胧地望着周围的环境,很快醒悟过了。
  
  空岚好似发怒的小猫,怒视着坐在床头的李昊,瞬间扑了上去。
  
  “哇哇,你这个欺师灭祖的叛徒,我可是你的先祖。你敢打先祖的屁屁,我今天就要替天行道,灭了你这个大逆不道之徒。”
  
  空岚趴在李昊身上,双手拨弄着李昊的长发,小虎牙对着他的肩头撕咬着。
  
  不过空岚看似宛若暴怒的小猫,实际上颇有分寸。
  
  她并未用力,仅仅是发泄着心头的怒气。
  
  李昊无奈地将空岚从背上揪了下来,在她小屁屁拍了一巴掌,道:“别闹了,我们今天去葬天井。”
  
  空岚听到这里,瞬间安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