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屠神的执剑少年 > 第74章 案情进展 4

第74章 案情进展 4

这是一次突袭,人数不能多。
  姬灵歆建议,她独自潜入神社,将徐致斋抓出来。
  但嬴士钊不肯,坚持要一起去,因为他觉得将徐致斋抓出来的可能性不大,更可能出现的是在神社内对徐致斋进行审问,这样就会用到他了。
  争执了一会,才确定最终计划:
  由嬴士钊和姬灵歆二人潜入城内,审问徐致斋;嬴月香在城外接应。
  范不二和小婉则不参与这次行动,由范不二找人将小婉送回家。
  商议完毕,行动开始。
  此时天色已黑下来,对嬴士钊来说,这肯定是穿越后最快的一次赶路。
  嬴月香和姬灵歆轮流背着他,一路飞驰,风声在耳边呼啸,抬头向前看,脸被吹得生疼。
  嬴士钊被轮流背了四次,正觉得这样赶路也不错时,姬灵歆停下了。
  “到了!”她低声说道。
  “到、到了?”嬴士钊伸出脑袋。
  不远处可不正是北林院的城头,借着城头的火光,正好看到箭楼上有几名神殿武士凑在一起说笑话。
  这速度……嬴士钊明白自己是如何拖累“死神”二人组了。
  接下来是潜入。
  没有范不二、小婉,只有嬴士钊这一个累赘,就难不倒姬灵歆了。
  她背着嬴士钊,潜到城墙根处,然后双手攀着墙缝,如履平般向上爬,到达墙顶后,趁神殿武士不注意,就急速突进。
  整个动作一气呵成。
  很快姬灵歆带着嬴士钊越过城墙,穿过半个城市,来到神社斜对面。
  二人紧挨着躲在一处土墙后,观察神社。
  感受着身旁的温热,嬴士钊侧头看了一眼姬灵歆,他感觉好似又回到在宁州镇假扮乞丐的那一晚。
  可惜,流水不能有情、落花更是无意,嬴士钊叹了口气。
  他别过头不再看姬灵歆,姬灵歆却正好转头看向他。
  刚才她在观察神社,表面上看,神社很安静,一个人都没有,可不知为什么,她有种莫名的恐慌。好像神社中有一只正张着大嘴的恶兽。
  鼎鼎大名的九麟剑首,天下一流的杀手,什么险境没遭遇过,在一般情况下根本不会出现这种预感。
  所以姬灵歆担心,神社内有厉害的高手!
  看着身旁的伙伴,她萌生了一个想法:将嬴士钊打昏,独自潜进神社,危险就让她自己来承担。
  可如果这么做就违反了她最重要的一个原则:不论在何种情况下,都应严格遵守七色火焰议会的会规。
  嬴士钊作为黑戒主,在所有人都同意的情况下,制定了作战计划,那这计划就是与会规同等级的存在;出手打昏他,破坏计划,就是破坏会规。
  可……姬灵歆又看了眼神社,暗自着急,里面肯定有危险,非常危险!
  她回头,正看到嬴士钊伸长的脖子,这时她只要轻轻一砍,他就昏了。
  姬灵歆心一狠,便伸出右手,准备弄昏嬴士钊。
  这时嬴士钊突然缩回头,一手按在姬灵歆手上,低声道:“不对劲!不对劲!”
  不对劲?对劲就怪了!姬灵歆嘀咕着,可被按住手,心中一酥,好不容易狠下的心又动摇起来。
  “不对劲!”嬴士钊还在嘀咕。他说的不对劲和姬灵歆的预感不是一回事。
  他在疑惑神社门口、神社院子里为什么一个黑甲军都没有。
  从来时的情况判断,北林院城里的戒严情况与三天前是一样的,南城由神殿武士负责,北城由黑甲军负责。
  神社位于北城,门前大道上不时出现来回巡逻的马队;这很正常。
  不正常的是:神社作为最高长官徐致斋所在地,竟没有黑甲军站岗、保卫。
  在逃走的那晚,嬴士钊曾在高处远远观察过神社,除去门前广场上处决女孩的黑甲军外,在神社院里有很多黑甲军护卫。
  “可能徐致斋不在。”嬴士钊低声说道。
  “不在?”姬灵歆问道。
  “你感觉里面有没有人?”嬴士钊看向姬灵歆。
  二人对视,姬灵歆赶紧低下头,“额,那、那个,如果只是说感觉的话,我感觉里面很危险。可如果听的话,嗯,听不到有人。”
  “听不到人?什么情况?”嬴士钊疑惑道,他可是直到姬灵歆的听觉,那真是相当厉害的。
  “能让我听不到的人必定是高手,所以……”
  “你是说里面全是高手?”
  “那倒不会,比我厉害的高手还没那么多!”
  嬴士钊停顿了一下,突然说道:“看来确实没有人,徐致斋不在!”
  “啊?为、为什么?”姬灵歆问。
  “徐致斋我们见过,肯定不是高手,对吧。没听到他就说明他不在,如果他不在,加上现在这幅冷清光景,说明神社里没有人!”
  听嬴士钊这么解释,姬灵歆不自觉跟着点头,“那我们……”
  “进去啊!没有人才要进去,进去后我们藏起来,如果徐致斋回来,就省去二次潜入了。”
  说完嬴士钊左右看了一下,趁没有骑兵巡逻,就跳出土墙,向神社跑去。
  “唉,你等等!”姬灵歆低呼道,嬴士钊虽然说的有理,可并不能排除里面有高手坐镇啊!
  嬴士钊倒不是莽撞,保险起见,他早已拿出手枪,指着前面,凝神屏气,小心地向前走。
  直到神社门前。
  姬灵歆就紧跟在后面。
  在门前,二人停下又仔细听了听,好安静啊!听起来,里面好像真的没有人。
  这时姬灵歆拉了一下嬴士钊,示意由她打头阵。
  接着她直接从正门口闯进去。
  停在院子里,姬灵歆看向四周,四周一片黑漆漆,没有任何灯光、没有任何声音;安静、十分安静。
  “看来真的没人!”嬴士钊从后面跟上来说道。
  姬灵歆刚想回应,突然余光发现屋门口有什么东西。
  短剑瞬间拔出,人如猎鹰般扑过去。
  嬴士钊吓了一跳,赶紧身子一矮,贴到屋门口的柱子旁躲避。
  他的动作刚做完,就听姬灵歆惊叫道:“怎么死了?”
  “死了?”嬴士钊露出头,看向姬灵歆。
  “这还有!”姬灵歆又叫道。
  嬴士钊立即凑过去。
  二人站在一起,看向地面,地上躺着两个人影,都死了。
  嬴士钊掏出手机,打开“手电筒”。
  雪白灯光出现,结果,嬴士钊差点将手机扔出去。
  因为他看到了“尸体”,一屋子尸体。
  左侧是黑甲军、右侧是神殿武士,从屋门口向内,整个屋子全是尸体。
  这些人应该正在开会,黑甲军与神殿武士分列左右。
  嬴士钊挨个向前照,这些人应该都属于“将领”级别,其配饰与城外见到的那些士兵不太一样。
  他一个个查看,最靠前位置坐着的一位神殿武士身上有一枚一星暗金令。
  看来这些人确实都是将领。
  那么,主位上是……
  嬴士钊抬头,灯光首先照到了青衣人。嬴士钊对他印象很深,这家伙一直笑眯眯的,但任谁都能看出来,他是一个高手。
  此刻,他歪倒在地上,头靠着主位的大座椅。
  这座椅是一个枣红色座椅,上次来时,徐致斋就坐在上面。
  灯光照向座椅,结果嬴士钊看到了徐致斋。
  他耷拉着脑袋,没有声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