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修真小日子 > 第三八九章 阴毒教

第三八九章 阴毒教

    “凡人境后期修士,阴毒教,郑叔怎么和修真界扯上关系了呢?”
  
      匡吉把吴大哈和卫老的对话听得清楚,已然确定了郑玉民的失踪的确是卫老所为。不过卫老是凡人境后期修士,而且又出现了让匡吉陌生的阴毒教,他也不得不小心对待。
  
      “吴大哈,我让你帮我收集的玉石,办的怎么样了?”就在匡吉思索接下来的行动时,房间内的卫老突然向吴大哈问道。
  
      “卫老,我已经派人到和田地区收购了,过不了多长时间就能运回第一批,到时候我亲自给您送过来。”吴大哈低头说完,然后又稍微抬起头疑惑问道:“卫老,您手下就有好几个翡翠矿坑,为什么还要舍近求远购买和田玉呢?”
  
      在吴大哈眼里,卫老购买和田玉无非是为了赚钱,他却不知,和田玉对于修士来说比翡翠珍贵多了。
  
      “你就不要多问了,玉石回来后立刻给我送过来,如果这件事办好,我会考虑解除你身上的毒素,说不定你也有机会加入我阴毒教,到时候保你荣华富贵一生。”卫老摆了摆手,继续说道:“现在厂里存了一批货色,我留下三个,剩下的你这几天找时间送出去,其中有四个处子,三个是陈总的,还有一个就赏给你了。我教你的采补功法没有忘记吧,那可是我阴毒教的镇派功法,虽然不能让你迈入真正的修行门槛,却也能让你身强体健,百病不生,你可不要懈怠了。”
  
      听完卫老的上半段话,吴大哈已经感激涕零,当听完后半段,更是双眼大亮,忙不迭的磕头感谢。他早就见识过卫老的仙人手段,知晓一些修真界表面的消息,虽然不能修行,但也感受过采补的效果。如今不仅有机会加入阴毒教,更能得到阴毒教调教出来的女人,他心中的激动无法言喻。
  
      阴毒教调教出来的女人与普通女人有明显区别,因为阴毒教是以毒立教,用毒的手段炉火纯青,他们往往用毒刺激被掳来的女人,让她们的体质得到提升,神志却被迷惑,这样的女人不仅能满足男人的n,更能间接提升男人的身体强度。阴毒教可谓是把这些女人调教成了最适合采补的炉鼎。
  
      对于吴大哈的态度,卫老感觉十分满意,于是便笑呵呵说道:“吴大哈,以后好好做事,我阴毒教是不会亏待你的。好了,你回去吧,记得和田玉到了要第一时间送过来。”事情谈完,卫老下了逐客令。
  
      匡吉在外面听不到任何再有郑玉民的情况,眼见吴大哈就要离去,施施然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怎么这么急就要离开呢?有些事情没有说清楚,你们还是乖乖留在这里吧!”一进屋,匡吉身上的气息便如滔天般的巨浪涌向吴大哈和卫老。
  
      吴大哈只觉得全身一紧,瞬间变得呼吸困难,脸色更是憋得通红,直直一屁股蹲在地上,神情显得极其惊骇。而卫老毕竟有修为在身,只是猛然退了几步,一脸警惕看着闯入房间的匡吉。
  
      “你是什么人?”卫老大喝一声,手指却隐隐朝匡吉弹了几下。
  
      匡吉的身体早就被生命能量改造过,如今已是百毒不侵。他注意到卫老手指的微小动作,灵识瞬间察觉出几点透明的粉末朝自己袭来。
  
      “雕虫小技也敢在我面前搬弄。”匡吉冷喝一声,控制着透明粉末飞到了吴大哈的身上。
  
      吴大哈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刚刚清醒过来便被透明粉末附身。只听得他一声惨叫,身体随即在地上翻滚起来,不一会儿,他的皮肤竟然开始慢慢脱落,露出里面血淋淋的皮肉来。
  
      “当真是歹毒至极,怪不得叫做阴毒教。”匡吉暗自震惊。
  
      卫老见自己袭击匡吉的剧毒竟然出现在吴大哈身上,不由连退几步,心中的震惊更甚匡吉。
  
      “原本就没想留你的性命,看你现在这么难受,我就发发善心吧!”匡吉自语完,弹出一道灵力钻进了吴大哈的脑袋,瞬间摧毁了他所有神经。
  
      吴大哈的声音戛然而止,身体仍旧惯性的抖动了几下,然后彻底死去。
  
      “现在该谈谈我们的事情了。”匡吉的目光冷冷盯着卫老,让他心神巨颤。
  
      卫老已经明确感受到匡吉的修为比他高出太多,想要逃离却不敢擅动,只能乖乖站在不远处期望双方是发生了误会,可以化干戈为玉帛。在他的潜意识里,匡吉既然属于同道中人,一定会对阴毒教有所忌惮,而他是阴毒教重要人物,说不定不用打生打死,反而可以拉拢一番。然而他却不知,阴毒教在匡吉眼里根本不值一提,况且,匡吉也根本没听说过阴毒教的名字。
  
      “前辈,我是阴毒教长老卫劫,我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卫劫故意点出阴毒教的名字,期望匡吉有所忌惮。
  
      “你是阴毒教的长老?”匡吉反问一句,随后又淡然说道:“只是凡人境后期而已,看来你阴毒教也不过尔尔。”说完,一道亮光闪过,望月剑直接割断了卫劫的两只胳膊。
  
      “法宝!”卫劫大吃一惊,随后便是惊天动地般的哀嚎。
  
      望月剑的速度太快,而且又十分锋利,如此短的距离,卫劫的脑海中也只闪现出了法宝二字,两只胳膊便脱离了身体。
  
      “前辈饶命!”卫劫咕咚一声跪倒在地,鲜血如柱从断裂处喷洒而出。
  
      “这只是对你出手袭击我的惩罚,好了,说说你和阴毒教的来历吧!”匡吉连点两道灵力,暂时封住了卫劫胳膊上的穴道,让他不至于失血过多。
  
      卫劫此刻才明白匡吉根本不知道阴毒教在修真界中的名气,也怪不得匡吉会毫不犹豫割断他的两只胳膊。他不知道匡吉为什么会找上他,但此刻他却不敢有一丝隐瞒。
  
      “前辈,我叫卫劫,是阴毒教派驻在缅国的分堂长老,主要负责为教内搜寻修行人才和修炼必须的资源。”卫劫开始一五一十介绍起阴毒教的来历。
  
      阴毒教的总部在南云省羌州境内,是一个拥有二十多人的邪道修真宗门。教内之人修炼的都是毒功,往往因为心狠手辣不择手段,被华国修真界所不齿和忌惮。阴毒教除了教主是真人境修士,还有三个长老是凡人境后期修为,其中两个长老被派驻到外地搜寻修行人才和修炼资源,还有一个长老常年驻守教内,除此之外,剩余的便是一些刚跨入修行门槛的门人弟子。
  
      因为阴毒教的行事作风极其狠辣,其他修真宗门畏之如虎,所以很少会谈及阴毒教的名字,匡吉在元阳派与言建章聊天时询问过修真界的事情,却也并没有听过阴毒教的臭名。
  
      卫劫详细介绍完阴毒教的情况,暗中还多夹杂一些夸张语言,目的就是想让匡吉产生忌惮心理,从而能够放过他。然而,匡吉心中早就宣判了他的死刑,他的一番苦心却是做了无用功。
  
      随后匡吉又询问了一些疑惑之处,渐渐把话题转到了郑玉民的身上来。
  
      “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找上你吗?”匡吉反问道。
  
      “还请前辈明言。”卫劫忍着剧痛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