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帝剑天道 > 弱者8 乱世长存但希望之光于彼岸灼燃闪耀

弱者8 乱世长存但希望之光于彼岸灼燃闪耀


  “独斟,下去找一下吧”殿主吩咐道。
  “等下殿主,决兄来了”序彻朝着刚爬上来的王决招手。
  “师父”郝牙走到殿主旁边行礼。
  “殿主,让大家久等了”王决怀着歉意说到,“多亏了郝兄带路”
  “没事,来了就好”北宫将烈看向郝牙点了点头。
  人齐了,大家的目光都注视着殿主,等待着发号施令。北宫将烈走上高台,把手放在幕布之上,用力一扯,一个巨大的机械飞行器暴露在空气之中,像是由钢铁铸成的巨鸟,百余个座位被安插在它的翅膀之上,下方是无数的空心圆柱状的装置。
  王决看了看机械鸟,这大概是类似飞机的一种飞行器吧。扭头看向殿主,这时应该是统帅的出征演讲了。
  “三殿术士大比,这六个字一直是我们北宫殿的耻辱,十年之间,我们曾经三次作为观众看着那些被冠名天才的少年在台上大秀天赋,哪怕是最简单的法术都羡慕不已,因为我们没有!北宫殿不存在术士这句话无数次被他们念在口上”殿主看向下面的弟子发言,眼神深邃,“我问你们,你们甘心吗?”
  “不甘心!”
  “我也不甘心,我多么希望有一个术士出现我面前,为我们洗刷耻辱”北宫将烈把目光移向王决,“我不相信奇迹,但是奇迹的是,真的出现了一个术士,他的名字叫做‘王决’!”
  “现在,决小友将作为我们北宫殿的一员参加三殿术士大比,而我们要做的只有两个字”北宫将烈带着真切的眼神说出,“相信他!”
  “相信你!”弟子们高举长剑跟着殿主喊道。
  “呵儿!”王决不自觉轻笑出声,眼神燃起战意回应北宫将烈。
  “恭喜决小友精神力境界到达封堂境小成”荀学士走近,用食指抹了一下白色的山羊胡子,指间的空间戒指一闪,一件淡蓝色长衫从另一只手递来。
  王决脱下绿色的学服,一边穿上长衫一边朝前走去,弟子们自觉地让出一条道,来到殿主身旁,王决转过身来,阳光直照。分明的脸庞,自信的瞳眸,胸口象征着北宫殿的长剑徽章闪闪发光,王决在天算阁看的第一本书,现在,把右手伸出,掌心忽然就出现了一抹白色风绪,被王决狠狠握住抵在胸口。
  “王决定当不负众望!”
  北宫将烈拔剑直插向前,一声清啸响彻山间,风堂的弟子们将手中的风晶石安插到翅下装置处,这一刻,巨大的机械鸟好像突然有了灵魂,风元素在它的身下暴虐,弟子们踏风而上适应后稳坐在翅翼之上,最前方的荀学士站在机械鸟的头颅上微眯着眼睛,找准古风台的方向,精神力喷涌,甚至盖过下面上百颗风晶石的力量。
  “出发!”
  长风逐云浪,兽鸣惊人心。在机械鸟背上俯瞰世界,王决在天算阁中看到的那些异兽现在尽收眼底,长着三个头颅的狮子巨吼,远在高空都能感受到其王霸之气,谁知丛林中忽然窜出一道血影,雷光火石间,利齿穿透喉脖,利爪掰开头颅,一个金色的光球从中逃逸,光球中是一个缩小无数倍的三头狮,那是它的兽魂。血影哪能放过这个机会,抛下尸体,张开血盆大口一口把兽魂吞进肚子里,本来就庞大的身躯在一瞬又扩大了一圈,“吼!”,血影显得很满意,两只角褪去银光,在炎阳下露出金色,蜕变,三星凶兽,血麒麟,剑王见到都要避其锋芒。王决吞了吞口水,视线移开,生怕这畜生盯上自己。
  咦?王决精神力一动,有些惊讶地侧头看着序彻。
  “序兄,你突破术士了?”
  “只是侥幸感悟到精神力了而已”序彻谦虚的说道。
  序彻同样惊讶,自己明明把精神力隐藏得很好,居然会被王决发现。
  荀学士瞄了一眼,心里赞叹王决的精神力感知之敏锐。
  王决能感悟到精神力完全是因为自己的另一个人格矛恩,两个人格共用一副身体,所以王决在接受矛恩的一部分思想的时候就可以使用矛恩的那一部分能力。比如在之前的观星崖上,王决在矛恩的诱导下接受了精神力的概念,于是自己便感悟到精神力,但其实这份精神力早被矛恩感知到了。而且这种看起来很牛叉的转变却有着巨大的弊端,就是一旦王决接受了矛恩过半的思想,那么王决的这个人格就会被隐藏甚至被杀死,从而被矛恩取得身体的支配权。
  王决猜测矛恩这个人格可能是在高考之后分裂出来的,当初的那份天分与才气都送给了矛恩,而自己却在大学堕落成了一个浑浑噩噩的王决。当然,也有可能是穿越到这个世界分裂出来的。
  但是序彻却不一样,《剑士与术士》这本书中说过,这个世界,剑士的基数远远大于术士,大概百万人中只出现一位术士,所以术士又有小神仙的称号,而现在看来,序彻就是这个世界上那闪耀的百万分之一,而且还只是一个少年,潜力无限。如果拿王决认识的人比较的话,序彻绝对算是一个可以媲美矛恩的绝世天才。
  这样的天才,我一定要贿赂他成为我的兄弟,王决心想。
  随意地把序彻叫到一个角落,王决拿出一本玉简递给他。
  “决兄?这是?”
  “一本小法术,可能对你的修炼有帮助”
  “小法术”序彻有些好奇地打开,但是打开的瞬间就被惊住了,上面赫然写着“造极境,残风玄掌”
  “这不是老师的...?”
  “嘘!这只是一本复刻卷,不过你别担心,是荀学士送我的,绝对不是偷的。以后你突破到造极境,这本法术一定对你有帮助的,相信我!”王决小声地说。
  “造极境,太远了吧!”
  “远?呵呵,别小看自己啊”王决使劲拍了下序彻的肩膀。
  序彻有点感动,也有些激动,握拳回应王决。
  “决兄,能交到你这样的兄弟,我真是三生有幸!”
  “那就张开你的翅膀,跟我一起翱翔这片天空!”
  巨大的机械鸟忽然减速,两人赶紧抓紧附近的座位,逆流劲风在座位间隙窜流,百件长袍被吹的猎猎作响,只有殿主和荀学士站在最前方不受风的影响,殿主看着紧张的弟子们嘴角上挑,手中剑插回剑鞘,剑光在那张刃练之气的脸上一闪而过。
  “北宫殿的弟子们听令,三十息后着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