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最佳咸鱼翻身系统 > 第512章特殊家庭的兄弟姐妹 8

第512章特殊家庭的兄弟姐妹 8

    支书自费花三十块钱买了一辆旧车子,急事儿村民都可以骑。有十几个村民会骑车子了。
  
      县城离这里二十里左右,骑车子一出儿要一个小时。
  
      公安人员会来的快,他们骑的是大的挎斗摩托,半个小时就到了。
  
      摩托的响声传来,群众一阵骚动:“公安局的来了!”
  
      小孩子们吵得最热闹。
  
      来的是四个公安,二女二男。
  
      检查尸体的是女法医。
  
      两个公安站着维护秩序,一个女法医用仪器检查,一个听着报的数字和症状记录。
  
      半个小时的时间结束了检查。
  
      登记了死者的姓名年龄,谁家的人。
  
      郑美香就嚎叫:“我女儿死在蔺天云的屋子里,是蔺天云放的毒蛇害了我女儿,你们抓走她!让她给我女儿抵命!不能放纵坏人。”
  
      四名公安干警没有搭理她,郑美香就追着干警后边喊叫。
  
      “我们已经检验完毕,是谁家的死人就收走吧!”
  
      村干告诉郑美香给费景云收尸,郑美香哭嚎耍赖,闹腾干警抓蔺天云。
  
      “你不要无理取闹!”女警官训斥一句郑美香,郑美香还是盯着蔺天云不放。
  
      公安局的干警就地调查:“你们村子何时见过竹叶青这样的毒蛇?”
  
      支书就告诉干警:“半月前程奶奶收养的烈士遗孤蔺天云在上谷山上被毒蛇咬了,老大夫说可能是竹叶青,我们这里从没有毒蛇,更没有见过竹叶青,不知山上怎么就突然有了毒蛇。”
  
      “哦?有过被咬的人了?蔺天云呢?”女法医招呼蔺天云说话。
  
      蔺箫答应一声:“我在。”走上前来回话:“是我在十五天前,被蛇咬了,不知道是什么蛇,是老大夫的拔毒膏和解毒丹救了我。”
  
      “你怎么遇到的毒蛇?”女法医问道。
  
      蔺箫把当时的情况详细一说,描述的特别详细,几个人上山的事,她挖了半筐菜的时候往筐里倒菜的时候筐里钻出一条毒蛇咬了她的腿。
  
      就把费景云招呼詹凌云和郑兰云三个人跑走的详细讲说,只剩了她自己,一个小时候她们三个才回来。
  
      几个干警陷入沉思……
  
      这好似一起谋案。
  
      毒蛇谋杀案。
  
      几个干警打发群众散去,单独的和程奶奶一家人了解情况。
  
      程奶奶就一码一码的道来。
  
      蔺箫的心一下子就敞亮起来。
  
      原来程奶奶什么都明白,知道詹凌云看上了卢炳军,费景云惦记卢炳军的事,蔺箫以为程奶奶不知道呢。
  
      程奶奶善会察观色,一个老革命党员妇救会主任,可是跟鬼子周旋过的,察观色的本事不小。
  
      说了她们的一举一动,郑兰云追卢炳军更是人人皆知的。
  
      从她们三个的行动程奶奶就断定毒蛇咬天云的事就是三个人合谋杀人。
  
      今天的毒蛇事件,也是程奶奶的断定。
  
      费景云与郑兰云合谋要往蔺天云的被里放毒蛇就是要咬死蔺天云,一切的信息都是奶奶提供的。
  
      公安人员问道:“村里有没有养蛇的?”
  
      蔺箫却提供:“几年前我就听说费家养毒蛇,用蛇毒治病。”
  
      女法医若有所思。
  
      调查完毕,公安人员离开。
  
      费景云的尸体被费家抬走,郑美香还是胡闹,对着程奶奶就哭嚎骂街,愣说蔺天云用毒蛇咬死她的女儿。
  
      蔺箫冷笑:“这个女人还不知道闭蔫,就是她不知情,她家少了一条蛇,蔺天云被蛇咬的事她还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
  
      现在她女儿死,她还没有看到又少了一条蛇?还敢无理取闹?
  
      认为费景云死了,就不和他家计较了,可是她好像得理不饶人,你的理在哪呢?纯牌是自作孽,现在蔺箫就不想饶过他家了。
  
      所以蔺箫就说了她家养毒蛇的事情。
  
      公安局是不会放任这样的事再发生,竟然拿毒蛇害人性命。
  
      四位公安回到局里汇报了全部情况,立即下了拘留证,拘捕了郑美香夫妻。
  
      他们已经把蛇藏起来了,拒不承认有毒蛇,他们的嘴硬,可是他们的儿女没有那个胆子,承认了养了三辈子的毒蛇。
  
      并且从他们养蛇的屋子搜查出蛇粪。
  
      抵赖不了只有招认。
  
      他们女儿用毒蛇害人,他们知情不报,二人都被判了刑,费景云和詹凌云合谋害人,死有余辜。
  
      郑兰云是费景云的同伙,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全部得到了惩罚。
  
      卢炳军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因为他天云几乎搭上性命。
  
      他哪知道天云已经死了一次。
  
      前世天云死了,他就是跟詹凌云结婚了吗,世也是费景云给詹凌云做了嫁衣,费景云被詹凌云利用,詹凌云就几句话就刺激得就用毒蛇咬死天云,前世卢炳军当然是不知道了。
  
      这一世詹凌云的死是自找的,就是一报还一报。
  
      死的一点都不亏……
  
      蔺天云真是震撼的不行,一次没有成功,还来了二次,这些人的胆子真大,心肠真狠,想到身边的姐姐是这样的人,就觉得不寒而栗。
  
      怀疑有人谋害,竟然没有猜错,自己不是多有心眼的人都能起到怀疑,可见他们干得多露骨。
  
      就是露骨,山上有蛇并不突兀,被窝了还能有蛇,这就是太露骨了。
  
      这样的事让人一阵阵的发寒。
  
      亲近了十几年的人怎么会这样?
  
      想着就让人寒心。
  
      事情就算过去,情的阴影笼罩着一家人如同寒冰窖,就像毒蛇一样让人毛骨悚然。
  
      因为这家出了一个军官,程奶奶不胜其烦,天天有人提亲,程奶奶很腻歪,是因为卢炳军对蔺天云有意,才引起那些人的恨意,对天云下手,为了避免再有人骚扰,程奶奶当机立断,征求卢炳军的意见。
  
      卢炳军同意程奶奶的建议,程奶奶再征求蔺天云的意见。
  
      二人都有意,程奶奶决定给他们定亲了。
  
      就着这假期,程奶奶请了村支书做介绍人,做了一个宴席,就算他们的订婚宴。
  
      这个时期的订婚宴是很简单的,两家坐一起吃顿饭,给闺女买两身衣服,就算成了,他们就是走走形式,让大家知道知道卢炳军已经有了婚约,都不要再纠缠了。
  
      忙完了定亲的事,蔺箫觉得就算圆满了,决定离开这里,这个任务做得更省劲。
  
      蔺天云舍不得蔺箫走。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最佳咸鱼翻身系统》,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