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邪王绝宠:医品特工妃 > 第228章 留下,幽兰是来帮你的

第228章 留下,幽兰是来帮你的


  
      第228章留下,幽兰是来帮你的
  
      林飞兴看向凤无忧,很是为难。
  
      凤无忧微微挑眉,林飞兴有圣旨却没有第一时间拿出来,这已经是很照顾她了。
  
      “王爷……”凤无忧看了一眼萧惊澜。
  
      他们现在还在京城,也还是西秦的臣子,既然这样,皇帝的命令,他们就不能不听。
  
      “只准守在院子外面,老夫人是女眷,里面自有丫鬟伺候,羽林军不准入内。否则,本王绝不轻饶!”
  
      萧惊澜冷冷地说着,林飞兴却毫不在意,只是一拱手道:“王爷放心,下官绝不会惊扰了老夫人。”
  
      萧惊澜对着燕霖挥了挥手,燕霖一脸不情愿,可还是命令秦王府的侍卫让开。
  
      而林飞兴则带着羽林军的人一路前行,将老夫人住的松茂园严严实实地围了起来。
  
      凤无忧和萧惊澜一同回到房间,但两人的面色都不是很好。
  
      没能把萧老夫人留在宫中,就使出了这么一手,看来,皇帝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老夫人走了。
  
      “王爷,二十五那天,是不是一定会动手?”
  
      十一月二十五,劳军,祭天,萧惊澜一定计划了许多事情,而他这样想,皇帝又何尝不是这样想?
  
      萧惊澜点头道:“不光本王,只怕皇帝也是想着那天动手。”
  
      “你的计划,现在可以说给我听了吗?”这是凤无忧第一次问萧惊澜关于他的计划。
  
      萧惊澜向来不爱跟凤无忧说这些事情,他喜欢安排好一切,而凤无忧只要跟在他的身边,随他平稳安然地离开就好。
  
      可是这一次,显然没有那么简单。
  
      萧惊澜只略一犹豫,就将他计划好的事情全部说出。
  
      凤无忧和世间任何别的女子都不同,她绝不会成为他计划的阻碍,而只会成为他的助力。
  
      这计划,足足说了半柱香时间,凤无忧一直认真的听着。
  
      等到萧惊澜说完,才道:“你的计划当中,有两个要点,第一是母妃,她必须是安全的。第二是你,你必须出城。”
  
      萧惊澜微微点头,凤无忧果然一眼就看到他计划中的关键点。
  
      只有萧老夫人安全,他才能没有后顾之忧,而只有他亲自出马,才有信心对付那个人。
  
      “既然如此,我就不能和你一起走。”凤无忧道。
  
      在萧惊澜的计划中,萧老夫人,她,还有萧惊澜,三人都要一起出城。
  
      但这么做风险太大,没有一个主事的人,一旦漏出马脚,带来的后果必然是灾难性的。
  
      “王爷和母妃先想办法出去,我留在这里去参加劳军大典,皇帝不是傻子,我们三个人中,至少得有一个是真的,否则的话,他一定会发现不对。”
  
      “不行!”萧惊澜当即道:“这次不是儿戏,本王不可能让你留在城中。”
  
      这一次是和皇帝真刀真枪的正面交锋,其中凶险可想而知。而且方才凤无忧说错了,不是两个关键点,而是三个。
  
      凤无忧,也必须平平安安的出城,只有这样,他才能真正的放手施为。
  
      可偏偏,凤无忧根本没把她自己考虑进去。
  
      “可万一替身的事情被皇上发现了呢?”凤无忧道:“是谁来做我们的替身?王爷的替身想必是云九,那么我和母妃的呢?是不是千心和千月?”
  
      千心的易容术极其出众,不止是面容,甚至身高体形都可以略有增减,而千月虽然平日里看着冷傲,可被千心装扮过后,假装起别人来,却能将那人的性格说话模仿到十成十。
  
      当初在安化县,就是千心假扮她,而千月假扮慕容毅。若不是李德敏狡诈,从其他的地方猜到她和慕容毅已经离开,以她们二人的扮相,外人根本别想从外表上看出不对来。
  
      萧惊澜没有说话,默认了凤无忧的说法。
  
      “他们三人固然优秀,可在大局掌控上终归是差了一点。”凤无忧沉吟着,道:“一旦被发现,不止他们三人是必死的局面,对王爷外面的事情,也会大有影响。”
  
      “那本王也不许你涉险!”萧惊澜道:“不必说了,本王不会允许你留下的。”
  
      凤无忧说的事情,他何尝不知,但,他宁可冒这个风险。
  
      与皇帝的交锋,输了,想办法重来就是,他被皇帝压制了六年,不也一样等到了今天。可若是凤无忧出事,谁来赔给他一个一模一样的凤无忧?
  
      萧惊澜转过身去,根本不再看凤无忧。
  
      他太清楚凤无忧的说服力,若是再看着她,说不定,真的会被她给说服。
  
      当初,凤无忧只身前往燕云,他听着她的消息提心吊胆的日子还历历在目,他绝不会让这种日子再重演。
  
      凤无忧轻叹了一声,走上前,环抱住了萧惊澜。
  
      萧惊澜身子一颤,知道凤无忧的身子就贴在他的背上,却硬起了心肠不去看她。
  
      “惊澜……”
  
      轻轻的一声,喂叹似的,让萧惊澜如被电流激过一般,身子都麻了一下。
  
      凤无忧从未叫过他的名字,从来都是王爷,要不就是连名带姓的萧惊澜,可偏偏此时,竟这么柔婉地叫出惊澜二字。
  
      胳膊把萧惊澜的腰抱得更紧一点,凤无忧道:“惊澜,我们都知道必须要有一个人留在城里。这个人不能是母妃,更不能是你,所以,就只有我来了。你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我和你保证,一定会平平安安的和你会合。所以,你让我留下好不好?”
  
      “你……休想!”萧惊澜咬着牙。
  
      这只狡猾的坏凤凰,一口一个惊澜,叫得他心底都酥软。
  
      可偏偏说的,全是和他生离死别的话。
  
      “本王就是把你打晕了扔出去,让你之后和本王生气,也绝不会让你留下来。”
  
      凤无忧把脸也贴在萧惊澜的背上,道:“王爷,你那么费尽心思地逼着皇帝开这个劳军祭天大典是为什么?不就是为了让皇帝亲口给萧家军平反吗?可是,在这种时候,向上天祷告萧家军英灵安息的时候,祭台之上,居然没有一个人是萧家军真正的主人,王爷就不会觉得遗憾吗?”
  
      “闭嘴!”萧惊澜抓着凤无忧的胳膊把她拖到身前,狠声道:“凤无忧,不管你说什么,本王都不会准的。”
  
      “萧惊澜,你安排的周周全全的让人保护着我留下,或者我自己偷偷留下,你选一个。”凤无忧说道。
  
      凤无忧不信萧惊澜不知道她留下是最好的选择,只是他过不了自己心里那一关而已。
  
      “凤无忧!”萧惊澜低吼。
  
      他恨不得抓着凤无忧狠揍一顿,可又知道凤无忧说的是真的,她已经打定了主意,他说什么都没有用。
  
      凤无忧凑上去亲了亲萧惊澜的唇,举着手发誓:“惊澜,我保证,我一定会好好地出现在你面前。我只是……不想所有事情都是你一个人承担。这次的劳军祭天大典,你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让我这个秦王妃,代你看着皇帝向那些战死将士赔罪,好不好?”
  
      这话,让萧惊澜心底又暖又恨,他脸上的神色接连几变,忽然俯下身,重重吻上凤无忧。
  
      好一会儿,他才放开凤无忧,抵着她的额头恶声道:“你若是敢食言,本王绝不会轻饶你。”
  
      这便是准了,凤无忧立时笑开,用力点了点头。
  
      一夜好眠。
  
      第二日,凤无忧腰酸腿软的,让千心扶了一把才从床上爬起来。
  
      萧惊澜到底被她给说服了,可是代价就是,他足足欺负了她半晚上,直到天色蒙蒙亮才让她睡去。
  
      可……还没睡一会儿,她就不得不起床,因为……上官幽兰来了。
  
      “那个上官幽兰怎么和狗皮膏药似的,昨天才把她赶走,今天又来了。”千心一边帮凤无忧梳头,一边不满地说着。
  
      “腿长在人家身上,还能不让人家跑不成?”凤无忧随口应了一句。
  
      上官幽兰和往常一样,一来就钻到了萧老夫人的屋子里去,可过了没一会儿,萧老夫人就传话来,让凤无忧和萧惊澜都过去,还说必须去。
  
      凤无忧和萧惊澜虽然并不情愿,可萧老夫人发话,他们还是决定过去看看。
  
      离劳军的日子越来越近,万一萧老夫人听上官幽兰说了什么,被洗了脑,那就糟糕了。
  
      到了松茂园,外面全是羽林军,林飞兴今日不在,换了另外一个将领执守。
  
      见到萧惊澜,他立刻行了个礼,不过萧惊澜却是理也没理,直接带着凤无忧进去了。
  
      “看着周围。本王不希望有人听到不该听的话。”萧惊澜冷声命令,话音方落,就有一些细微的声音响起,显然是暗卫在做一些调动。
  
      羽林军的人只守在松茂园外面,里面是一步也进不来的。
  
      但好在,他们的任务只是看住萧老夫人不准出秦王府,所以就算不能进去,也没有什么。
  
      倒是皇帝派来伺候老夫的丫鬟,本想就近刺探点消息,却全被赶到了最偏僻的屋子里,什么也听不到。
  
      凤无忧和萧惊澜进了房间,就看到萧老夫人和上官幽兰正说着什么,萧老夫人见到他们二人进来,立刻招手道,道:“澜儿,快来!”
  
      萧惊澜过去给萧老夫人行了礼,淡声道:“幽兰公主大驾光临又有何事?”
  
      “澜儿,怎么可以这样和幽兰说话!”萧老夫人道:“幽兰是来帮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