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不死者诅咒 > 第109章 希莉丝的自白

第109章 希莉丝的自白


  第二天一大早,齐格勒早早的来到了梅赛德斯的驱魔教会分部。
  昨天,希莉丝问到她愿不愿意成为自己的秘书时,出乎齐格勒自己的预料,在听完希莉丝说那些话之后,她确一点也不害怕,简单思考了一下就答应了。
  现在希莉丝正在动用自己的手段帮她处理一些问题,例如从她的学校退学,等到这一切做完之后,齐格勒就会跟着希莉丝去翡冷翠,正式成为希莉丝的秘书。
  昨天晚上在那位叫伊凡家里发生的事情不欢而散,齐格勒虽然有心多和那个叫莎伦的小女孩多聊一下,但也只有跟着希莉丝离开,今天一大早上就来了驱魔教会,她也是想看望一下希莉丝怎么样了,平心而论,从昨天在希莉丝那里听到的只言片语来看,希莉丝现在的心情应该相当复杂。
  当来到大厦里之后,齐格勒没有耽误,直接向人打听了一下希莉丝的所在,梅赛德斯分部的驱魔人们大约也都知道面前的女子和希莉丝的关系,所以言谈之中大多都颇为的客气,替齐格勒指明了方面。
  当伊凡在某个装饰朴素的休息室里找到希莉丝的时候,确发现希莉丝正拿着一支香烟烟雾缭绕,看见齐格勒出现,熄灭了手中的烟头,向齐格勒招了招手,“过来坐吧。”
  当齐格勒在希莉丝身边坐下之后,希莉丝冲她笑笑,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齐格勒觉得,就算是在自己“前任”的坟墓前时,希莉丝都没有笑得如此难看过。
  冲齐格勒笑了笑过后,希莉丝主动开口说道:“你可能还不太清楚吧?哪怕排除掉那些强大的力量,非凡力量在很多方面对人的身体而言都具有巨大的好处,以你现在的实力来说,可能最大的好处就是你的身体变得不容易感冒,而我……到了我这个实力来说,在身体素质的很多方面已经近乎于玄幻。”她指了指烟灰缸里的烟头,“就拿这香烟来说,千千万万的烟民都知道吸烟有害健康,但他们总忍不住享受抽烟那一时的快感。”
  “但我其实不一样,实力到了我这个层次带来的好处之一,如癌症之类的病症几乎不可能找上我,哪怕……呵呵,我是个几百年的老烟枪我的肺也不会因为我抽烟而出任何问题。”
  “按理来说我应该是这世界上最有资格抽烟的存在之一,但我其实不怎么喜欢抽烟,这么多年的时间我抽烟的时间屈指可数,但是……”说到这里希莉丝愣了,显然,也是有些乱。
  齐格勒一直安静的听着,没有说话。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奇怪?明明昨天才和你说我是个不容易受到外界因素干扰的人,可今天就……”她呵呵一笑,笑的无比难看。
  “大主教……那位伊凡先生,不……或者说所谓的您的‘父亲’,对您来说一定是很重要的人吧?”终于,齐格勒开口说道。
  “这又何止是重要……”希莉丝笑笑,“说实话,哪怕是我得知我的老师突然活过来了,我大约也不会像现在这么激动吧?但他……”希莉丝思考了一下,“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莎伦说得确实不错,对我来说,他是如同我父亲一般的存在?”
  “你知道罗兰吗?旧埃德蒙帝国时代末期那位军事领袖,你们历史书上应该有。”
  齐格勒点了点头,她当然听说过罗兰,不过站在后人的评价上来看,这位在历史上不算什么重要人物,而且……他所做的事情是想延续那个旧帝国时代,站在现代人的角度来看,他所做的事情丝毫不利于人类文明的进步。
  “我应该给你说过吧?我曾经是一名军人,但在那之前,我更是一名孤儿。”似乎被打开了话匣子,希莉丝回忆起过去的事情,对齐格勒说道:“因为帝国与那个只存在了几十年的短命议会之间的战争,很多地方都处于混乱之中,我十一岁那年,我所在的孤儿院遇到了一点麻烦。”
  “当时孤儿院有很多如那个埃迪一样的孩子,他们当时才五、六岁,我没有亲人,对我来说他们就是亲人,所以为了保护他们,我想一个人去解决那些问题。”
  “可最后,是罗兰将军为我摆平了那些麻烦,那之后,也许是为了报答他,我加入了他的军队。”
  “我成为了他手下的士兵,还受到了他的照顾,在他的身上,我几乎是第一次感受到了缺失的,来自长辈的关爱。”
  “军队那几年,他教会了我很多事情,从一个什么都不了解的孤儿,将军的教导帮助我重塑了三观,几乎是他,让我,让希莉丝这个个体成为了后来那样一个人。”
  “你认为,当他突然重生,还成为了另外一个人,那个我熟悉的一切,都是虚假的,你认为,这样,我应该怎么面对他?!”希莉丝似乎有些激动,但她很快冷静下来,凄然一笑,“那位甚至是曾经对我说过,如果有一天我结婚,他愿意牵着我的手,以女方长辈的身份送我出嫁的存在!”
  齐格勒沉默,昨天晚上他们说的话过于混乱,让她有些没有弄明白希莉丝和罗兰之间究竟是怎样一种关系,今天听她说起,她才知道,罗兰对希莉丝来讲意味着什么。
  不愧是能让大主教这样的人如此激动的存在啊……不知怎么的,齐格勒突然想到。
  “大主教……你也许需要和那位伊凡前辈好好聊聊。”齐格勒想了想,还是开口说到。
  “我会的,但我需要冷静一下。”希莉丝摆了摆手,刚想说什么,敲门声突然响起。
  “还好吗希莉丝?”蒂娜走了进来,颇有些忧心忡忡地问到,昨天希莉丝回来过后,她就敏锐的注意到这位老朋友情绪不对。
  “……你不会在外面偷听半天了吧?”希莉丝嘴角抽抽,颇有些狐疑的开口道。
  “我是那种人吗……”蒂娜有些无奈,“我以为你应该了解我,你不愿意说,我向来不多问。”
  希莉丝想了想,也对,“你这性格……估计这辈子也都是个烂好人了。”
  她叹息一声,“抱歉,我现在心情有些乱,回头我再和你聊聊发生了多扯淡的事……说起来,你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外面来了一个叫埃迪的男子,指名道姓的说要见你,据前面接待的人说,他管你叫……姐姐。”
  “哦?”希莉丝挑了挑眉,昨天晚上的事情过于戏剧化与扯淡,让她都要遗忘还有这么一号人物了……说起来,如果不是罗兰的事,再见埃迪……大约也能算是她身边少有的大事吧?
  “让他进来吧。”叹息一声,希莉丝挥了挥手,示意让蒂娜帮忙通知一声。
  不一会儿,伴随着一阵脚步声,埃迪的身影出现在这间会客厅里。
  “希莉丝姐姐!”他还是一幅似乎没受到昨晚上影响的模样,“没想到这缘分这么巧,好久不见了啊。”
  希莉丝看了他两眼,良久,叹息一声。
  “好久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