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子车小叙与史青 > 29:雨

  从小到大百般呵护长大,堂堂五大小姐洗衣、刷碗、扫地这等小事都没做过,里里外外都有丫头打理。这样也养成脾气随意呼喝他人习惯,在家族中特别分长幼尊卑,所以起初遇见小叙时候见他是个伙计,已经打心里瞧不起。
  手臂被缠住还有腿呢,屈膝撞击其仙桃处,阴招非君子所为。可我们能责备她吗?
  卿本佳人,奈何被客栈伙计两次冲撞。有好顾忌的吗!该打打该杀杀。
  能感受到对方体温距离,被屈膝撞平常无防备,看似躲不过去。可田初恋武功底子太薄,很轻松被小叙只是侧身避过,推开三步手掌撑开示意别再继续。
  “五公子,且留情。”边说边往后退,院落中快到柴门时候小跑一溜烟走没影。
  昨夜星辰昨夜风,田初恋没有睡好。整夜都在想啊想啊想,想看她洗澡那个家伙,脑海中把伙计杀死多少遍不止。
  三月太阳本就温柔可亲,潇潇洒洒照耀着江河,照耀着森林山峦,照耀着来去匆匆人们。程腾夜观星象,月明星稀,天空深远泛着透明胶质般的黑,明天应该是个大晴天。
  掀窗看,我嘞个去!下雨。
  话说天下无不散之筵席,经营客栈生意做的生意可以文艺形容叫:聚散终有时。
  天擦亮程腾一行人冒雨离开,他们还有很长路要走,从陕地携带特产没有在这座小村交换。因为入蜀地天府之国后他们这些货价值起码翻两倍以上,但这里值得提这个村落因为来往脚夫停留过夜渐渐繁荣,他们选择距小村不远丽水溪交换货物逐渐成名——丽水街。
  以后只要提及丽水街,便可联想脚夫商贸换货交易而盛。
  三月雨略带凉意,与暖意才有的三丈人间有些格格不入。也怪雨从万丈高空下坠,它们随带这高空凉意温柔一坠,来自天堂寻到人间。
  就散终有时这门生意靠天吃饭,来些什么人不知道,走些什么人却很知道。小叙来道别了,没什么行李,包裹只有套换洗衣服,还是来客栈时候老板送的。
  斗笠和披肩蓑衣客栈老板相赠,对于小叙有好感。虽不请自来,却相面而别,够情谊。
  什么原因让小叙决心这时候离开,或许和田初恋相遇有关系,可能也没太大关系。毕竟江湖远,相见一面极其不容易,可见过又能怎样。
  子车小叙之前游历秦岭,江湖不立名也没苦心钻研武学,《求缺经》心法随心修行,擒龙手虽常练只是日常打卡。这样一位好似胸无大志,得过且过红尘的人应该就这样平常下去,地久天长的平常下去。
  但,别忘时势造英雄,子车小叙是史青授徒。现在整个武林都在寻他们足迹,事出起因他跟齐玖换西川短剑,那面护心镜在江湖越传越诡异,其上裂纹嵌金丝。
  传:护心镜金丝纹路是通往四象岛地图指引!
  要知道这件事武林人士多热衷,估计连小叙都不带敢与人称谓,随意叫个阿毛啥混迹过去。
  幽林深处,两胡子拉碴赤胳汉把遮雨蓑衣用树枝支起,可三月的雨又柔又细还软,沾到什么都会浸润到湿潮才罢休,像极了才热恋少年人,恨不得连呼吸那一呼一吸彼此都接上:你的呼成我的吸,你的吸成我的呼!
  雨在蓑衣上承载多后开始聚,顺着低洼落下。两胡子拉碴汉子身上衣服早一片一片湿,他们两人都朝天看着,蓑衣上面树冠,树冠上面才是落雨的厚云。
  “大哥,这条小径我们都守有快三天,劫两人就得两黑渣馒头。城里红柳花楼那些个小娘子,我太想啊。”其中个说着,把他们雨天在这里蹲守目的道破,原来劫道山匪。
  “闲得话,就去抓两只傻狍子、野兔什么。别整天叨叨红柳花楼小娘子!”被叫大哥说话狂拽狠,话语中无不带教训口吻。
  两人没再继续对话,偶有时腿抬下头扭下,雨中瞌睡这些动作证明他们还是大活人。斜靠树干两把朴刀连刀鞘都没,是啊,好刀鞘有时比刀还贵哩。有那些钱财还来荒山野岭街道作甚,脑袋瓜娃咯。
  刀口许是新磨过,刀背其他地方先黑,就刀口泛白。雨天潮湿磨刀口还有些开花般铁锈残存,看来匪还是匪,比那些武林中人中兵刃保养差太远。
  同样玩兵器,认真点可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