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我才不是小屁孩 > 第18章 训练

第18章 训练


  傍晚,忙碌了一天的客栈终于是安静了下来。
  寂静的平和一改白日的喧嚣,黑夜温柔地笼罩下来,遮蔽了整个世界。
  餐桌上,卢川草草地吃完晚饭便随意地向小六招呼了声就头也不回地上楼去了。
  小六浅笑着看着卢川的背影。直到他的身影逐渐消失在了楼道里,才是缓缓地收回了视线,继而瞟向一旁的韩岳。
  “我记得,我已经把话说得很明白了。”
  小六笑看向韩岳,双眸直直地扫进韩岳的眼瞳中,一直都微微扬起的嘴角渐渐地低沉了下来。气氛异常沉重。
  “我知道。”韩岳苦笑道,“但请相信我,这一次我绝对是作为一个客人而请求在这里留宿的。都是蹦到面前的金子了,以你的习惯,肯定不会让它轻易溜走的,是不是?”
  “那也得看那金子是不是真金。”小六一改往常的温和柔顺,此刻的他,嘴唇紧紧地抿着,眼神犀利而又不含丝毫感情,对于韩岳的求饶,他是爱恨分明地直接拒绝了。
  韩岳一直牵强着的笑容也终于撑不住了:“小六,说真的,你就让我留下来吧,况且,你现在十分需要我。”
  “一个定时炸弹在旁,即使杀伤力超群,又有何用?”小六的眼神彻底冷了下来,犹如冰锥子似的死死地盯着韩岳的。“你说你想留下来,还说我非常需要你?那么……理由呢?总不能无事献殷勤吧?”
  “我这么做肯定是有理由的。”韩岳的眼睛十分明亮,“神器出世,各大家族必定倾尽全力。一把神器足以让一个落魄家族重归高榜。远了点的先不说,帝都那边要收到这条消息少说也得一两周,更不用说是在你的手下……我说的对吗?小六?你看似平平淡淡还如往常一般安心地喝茶养生,事实上,你早就已经着手这件事了吧?”
  小六一愣,旋即破了功,他浅笑着,如沐春风:“这只是表面上的而已……果然,你们都是聪明人,和你们待久了,感觉自己的地位快要不保了哦……”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韩岳皱了皱眉,“虽然我不清楚你是怎样把这一件天大的事情给压下来的。但小六啊,纸是包不住火的,栩城里小家族无数这暂且不说,中等家族一双手还数不过来,但是这高等家族就……”
  “仅你们一家是吧?”小六挑眉。
  “所以你还不……”韩岳有些急了。
  “没关系啊!”小六浅笑,“韩岳,你怕是不知道,我们君归客栈有多强。”
  “你……”
  “所以,不用怕了。当然,如果你一定想要帮忙,那我也总不能伤了你一片好心啊。”
  “所以你这是同意了?”
  “死皮赖脸的人多了去了,我总不能一个个地生气过来吧?”
  “呼!那就好……”韩岳刚放下心来,随即一个猛回头,恶狠狠地瞪着小六,“等等!你说谁死皮赖脸?”
  ……
  ……
  卢川回到房间后并没有急着打开韩岳给他的盒子,更没有开灯,而是先走到阳台边,把落地的窗帘给拉上了。
  顿时,房间内一片黑暗。
  适应了一下黑暗后,卢川才是窸窸窣窣地掏出了那个盒子,放在自己面前。
  卢川细细地打理着这个盒子,发现它竟还闪着幽幽的青色光芒,把他周围半米远的距离都照亮了。
  卢川打了个哆嗦,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盒子上似乎有着一种魔力,是凉凉的感觉,似乎……是冰?卢川打赌,这肯定不是一般的冰了。
  那上面青花色的皮面上镌还刻着一些他看不懂的文字,龙飞凤舞的,很是潇洒。
  又上下仔仔细细地观察过一番,卢川才是放下心来。他小心翼翼地打开了面前的盒子。
  没有一贯的什么金光冲天,毕竟又不是什么惊天秘籍,只是人家送的一个礼物。
  卢川朝盒子里头看去,只见一本有些残破的书正安安静静地躺在盒子中央——没有名字,这让卢川很是惊奇。
  卢川拿起书来掂了掂,当真是一点重量也没有,或者说,这重量即使是对于他来说也是不值得一提的。
  他翻开书籍的扉页,泛黄的纸张说明了这本书籍的年代久远。卢川挑眉,旋即一页页地翻看下去。还好,借着这古怪的盒子所散发出来的幽光,他至少看的很舒服,和平时看书时没什么两样。
  他看的很认真,第一遍看完之后,他先是停顿了一会儿,然后闭上眼睛,在脑海里大概演变出了一个小人——那是他想象出来的小人——那个小人正在一点点地动作,他的腿部移动很慢,像是在一步步确认着什么,整个过程漫长又寂静。
  一直等到那个小人全部动作完了之后,卢川才是缓缓地睁开眼睛。
  他的眼睛很亮。他总觉得自己似乎打通了诀窍一般,仅仅只是看过一遍,脑袋里再放映一遍之后,他就已经大致对这部功法有了个整体了解。
  也不知道为什么,卢川在自己养伤躺在床上的时候,因为闲着没事干,就经常闭着眼睛,脑袋里不由自主地开始思考一些问题。每当这种时候,他的脑袋都转得特别快,而且空间思维能力和想象力也是最强的。但奇怪的是,他似乎只能够在周围全黑暗的情况下才能做到如此,有一点光芒照进来都不行。
  卢川想,这或许是他天生的吧。
  话题回来。既然是腿部功法,那必定就是锻炼腿部的了,虽然上肢部位它也略有涉及,但主要都是为了配合腿部的动作。
  再仔仔细细地看过一遍后,卢川将书放回了盒子里,但没有盖上盖子。将盒子放在床上,他起立站到一个比较开阔的地方,稍微施展了些许手脚后,他皱眉了——果然地方还是太小了点。
  他想了想,翻身跳上了床,站在床的中心,他踩了几下柔软的床被,又皱眉了——这样练……会不会适得其反啊?
  但卢川此刻顾不了那么多了,他现在只想快点把这个功法给练熟了,不然的话,他明天又得被虐地如杀猪般嚎叫了。
  想罢,他再次闭上了眼睛。
  放空整个心灵。
  他感觉整个世界都好像安静了下来。
  就好像……这整个空间里,他是那真正的主宰一般。
  让他有着一种自豪感的同时,又有点……犯困?
  晃了晃脑袋,卢川迫使自己清醒起来,旋即便如放幻灯片似的一张张地放起先前他在脑海里想象的那个小人。
  整个空间都是黑暗。只有那个小人是自带光芒的,而卢川,也只看得见那个小人。
  突然,那个小人动了。只见它岔开了步子,地盘放低,双手微微抬起,似乎是为了保持平衡。这个小人做了一个不太标准的马步。随后,它又将两腿前后站立,双手也适应地摆了一个拱起来的姿势。这到有点像是起跑时的样子了,但也不尽然。
  脑海里的小人是怎样做的,卢川也找着它的样子怎么做。
  下一秒,那个小人开始切入正题了。它的腿部像是被什么特定的一双手给控制着似的,每一步每一个姿势都恰到好处,卢川也紧紧地跟着它的动作一点一点地做着。小人跨出一小步,他就跨出一小步;小人转了个身,他也就跟着转了个身。
  不知不觉间,一个轮回下来了。卢川轻轻地喘着气,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很热,那是运动过后的特征。脸上和身上都有密密的汗渍,非常难受。要说卢川现在最想先干什么,那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回答说:他想洗澡!非常想!
  但是!优秀的自制力让他收紧了对自己的放松,他再次晃了晃脑袋,思绪又不自觉地飘进了脑海里。
  刚刚的那一轮回其实根本不算什么,顶多算是小公园里那些老爷爷老奶奶打太极的动作,一点都起不到任何效果。所以接下来,卢川要开始发力了。
  脑海里,他就像是一个真正的神祇一样,控制着那个小人的速度加快,就如同是按了快捷键一般,小人整体的速度都提升了上去。
  卢川也马不停蹄地跟紧那个小人的动作,快速地动作起来。
  小人跨出一小步,他就跨出一小步;小人转了个身,他也就跟着转了个身;小人向一旁平移着大步跨出去了两步,他也跟着向一旁平移着跨出去了两步……但是一个没控制好,“砰!”的一下,他摔下床底下去了。
  卢川倏地睁开眼睛。说实话,这种感觉真的不怎么样,就好像是沉睡的人忽然被外面的一声憋屈的狗叫给惊醒了一样,没有一丝丝的防备。
  他挪了挪手臂,刚刚那一下摔还是挺猛的,至少他已经感觉自己的手臂上似乎被摔出了一块淤青——真是……!哎,自作孽不可活啊……
  卢川不好骂自己,只能认命地慢慢地爬起来。
  房间里还是黑黝黝地一片,什么也看不见,只能看见那个床角处,正安安静静地放着的一个青花色的盒子,正幽幽地发着青色的光。
  卢川懊恼地伸手挠了挠头,旋即走上前去,将盒子抱入怀中,随后打开了天花板上的魔法灯。
  “啪嗒。”
  格外清脆。
  卢川将盒子放在床头柜上,细心地给它盖好盒子,再放入抽屉里。然后站起身,默默地走到了阳台。他伸出手来抓住窗帘的一角——
  “划拉!”
  明亮的月光照进来。
  卢川思考了一下,随即小跑回床前,揪着床角就撕下了一小块布条,将它胡乱地绑在脑后。
  一瞬间,整个世界似乎又都黑暗下来了,什么也看不见。
  卢川满意地勾勾唇角,随即拿着布条来到了阳台上,继续开始了他的训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