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吃货唐朝 > 第五百七十一章 危机信号

第五百七十一章 危机信号

    薛仁贵在来信中说,原定的作战计划中,是由李道宗、张宝相、阿史那思摩从胜州方向向北进攻,李绩和薛仁贵借道突利部,截断岱森达日逃往回纥的退路。
  
      李靖改变了原定的作战计划,他认为唐军兵分两路,两路之间距离过大,万一中间出现变故,李绩和薛仁贵这一路容易遭到损失,到时候唐军主力鞭长莫及。他决定放弃截断薛延陀退路的想法,李绩一路人马改为侧击敌军,以配合唐军主力打垮薛延陀主力为目标,然后再分兵追剿。
  
      这个战术看上去比较稳妥,可是难以全歼敌军,一旦岱森达日逃走,在茫茫草原上,就很难追踪到他的踪迹。一旦他逃进了回纥,唐军就对他无可奈何,也就留下了巨大的隐患。
  
      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李靖是行军道大总管,他有权根据战场上的实际情况制定相应的作战计划。
  
      李佑所担心的,不是李靖能不能打败岱森达日,甚至也不是担心岱森达日是否逃走,他是想起了唐朝历史上贞观15年的一次来自军方的重大危机,眼前的情况和历史上的背景极其相似。
  
      李佑考虑再三,给薛仁贵写了一封回信,让他听从大将军李靖的安排。又给张宝贵写了一封信,交给了他一项秘密任务。
  
      接下来,李佑让张亮调取兵部关于唐朝全国的兵力编制部署情况,要了军官的花名册,关在房间里仔细地研究了起来。
  
      胜州。
  
      张宝贵接到李佑的来信,禀报了阿史那晴和阿史那洪亮之后,跟阿史那昆仓带着500名换上薛延陀服装的特战队员,和1000名薛延陀族骑兵出发了。
  
      此时,唐军以怀化大将军张宝相为先锋,李道宗和阿史那思摩为左右军,已经开进了薛延陀。
  
      阴广浩也和突利可汗契苾何力达成了协议,李绩和薛仁贵的大军也进入了薛延陀。
  
      二月下旬的一天,当晨曦照亮长安城头的时候,瑟缩在寒风中的守城士兵,被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吸引了注意力,他们一个个都打起了精神,眼睛望着远处飞奔而来的骑兵。
  
      在飞驰的骑兵的背上,飘动着红色的小旗,这是人们期盼已久的胜利信号。
  
      “红旗报捷!”守城的士兵们和门口的百姓们全都兴奋了起来。
  
      “草原大捷,歼敌5万,大军正在追歼逃敌。”信使一路奔驰,一路呼喊着。
  
      早朝,太极殿。
  
      兵部尚书张亮(房玄龄已经免去了兼职,由张亮接替了职务)喜滋滋地说道:“陛下,草原大捷,这是大将军李靖的军报。”
  
      说完,他双手举起军报。
  
      “好啊,太好了。”大殿上一阵兴奋的议论声。
  
      看完了军报,李世民兴奋地说道:“众位爱卿,草原战事已经取得了胜利,薛延陀主力已经被击破,岱森达日率领残部逃往北方大漠,张宝相率领8万大军正在追歼敌军。李靖率领大军正在返回长安。”
  
      大臣们都很高兴,一起恭贺道:“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李佑跟随着他们一起欢呼,心中却担忧了起来。
  
      走出了太极殿,李恪对李佑恭喜道:“五弟,恭喜啊,你儿子这回可真的是当上了薛延陀可汗了。”他是真的很羡慕,李佑现在有了吐谷浑和薛延陀两个外援,地位更加稳固了。
  
      大臣们也纷纷向李佑祝贺,李佑拱手一一答谢。
  
      李承乾最后才走出了太极殿,他看到等在门口的李佑,也过来向他道贺。
  
      李佑摇摇头说道:“大哥,这未必是件好事儿。我专门在这里等你,就是有事跟你商量呢。”
  
      李承乾看到李佑一脸的严肃,说道:“走,到东宫去说吧。”
  
      东宫。
  
      李承乾问道:“五弟,我看你情绪不高,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李佑说道:“大哥,薛延陀的事情,你就没有觉出来有些不对吗?”
  
      李承乾对于草原上的事情了解一些,但是没有李佑那么深入。他想了想说道:“没有啊,不是打了胜仗了吗?”
  
      李佑摇摇头说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这样吧,今天我来是要让你看一份材料,你要尽快熟悉,过不了多久,一定会用得到的。”
  
      李承乾对李佑十分信服,他所说的事情没有一件是没有应验的,他拿起材料看了看标题,不由得大吃一惊,问道:“五弟,这可能吗,这件事情,父皇是一定会反对的。”
  
      李佑说道:“现在会,过一阵子就不会了,你一定要仔细研究这份材料,到时候一定会用的到。这件事情很重要,解决了这个问题,你一定会在军中树立起威信的,也会得到父皇的褒奖的。”
  
      李承乾虽然在吐谷浑的事件上,以及这次担任粮草官建立了军功,可是在军中的威信仍然不高,这主要是因为他不像李世民那样能征善战,令军方的将领们心服口服。
  
      李承乾要想真正地建立起威信,那就必须做出一件关系到军方将领们切身利益的大事,李佑决定抓住这次机会,奠定李承乾在军中的基础。
  
      北方草原上,大雪满天,一队骑兵旌旗歪斜,衣甲不整,显得十分狼狈。
  
      岱森达日等人已经连续逃了十几天了,人困马乏,跟随他的部众沿途不断逃散,此时他的身边已经不足一千人了。
  
      岱森达日说道:“下马休息吧。”
  
      众人下马,点起了火堆,杀掉了多余的几匹马,烤火吃肉。岱森达日之所以敢从容地休息,是因为这些天来,他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追赶他们的唐军似乎并不急于追赶他们,总是与他们保持着数十里的路程,不紧不慢地跟着他们走,似乎是要礼送他们投奔回纥人。
  
      岱森达日虽然担心唐军会突然发力追上来,可是他们逃得太辛苦,实在是太疲劳了,因此每过一段时间,就停下来休整一下。
  
      岱森达日的手下为他搭起了唯一的一顶帐篷,他沉沉地睡了过去。
  
      两个时辰后,一名派到前面侦查的斥候回来了,岱森达日被叫醒了。斥候禀报道:“可汗,前面20里就是鄂尔浑河了,过了河再走30里,就是回纥的地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