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铁血神箭 > 第二百零一章 如神箭技镇群雄 一

第二百零一章 如神箭技镇群雄 一

“庄阁主来了!”一道声音自远处传来,沈孤鸿心下一凛,青菡曾经说过,这庄媚儿是鬼面阎罗的情人,却是不知道今日在公审上她会有什么动作?可惜他手里没有证据,但即使有证据,她是青菡的师父,恐怕自己终究还是下不去那个狠心。
  
  “既然鬼面阎罗要的是锦盒,他必然希望菡儿活着,如此,今日庄媚儿以及阎罗殿的人应该都会有动作,到时候可不可以趁着这机会,将菡儿给救了?”沈孤鸿心下盘算,不管怎样,他都不会见着青菡去送死而不管不顾。
  
  “唉,百花阁出了这样的孽徒,作为阁主,我当真是难辞其咎!”庄媚儿的声音真是好听至极,但任谁都能听出她话语中带着无尽怒气,的确,青菡给百花阁带来的名声上的损失,那确实是无法估计的。
  
  “庄阁主言重了,毕竟人心隔肚皮,谁夜不知道谁在想什么。”叶千华说道,像庄媚儿的这样的贵客,自然得叶千华这样身份的人亲自迎接。
  
  “不知道盟主是否能通融一下,我想见一下那孽徒!”庄媚儿又道。
  
  叶千华轻声一笑,道:“若是别人,自然是不行的,不过庄阁主的话,那当然另当别论。”
  
  庄媚儿叹息一声,道:“如此,便多谢盟主了!”
  
  叶千华道:“昨夜鬼面阎罗来捣乱,欲要将她给救走,不怕阁主笑话,我那两个不争气的弟子,如今都还重伤未醒,而今公审在即,为避免任何意外发生,在下想与阁主一起去大牢,不知道阁主方便不方便?”
  
  庄媚儿道:“邪魔外道,不过猖獗一时,我相信邪不压正,那鬼面阎罗再厉害,也不敢在这光天化日之下前来的,再说,他不是被‘神箭公子’沈孤鸿所伤了吗?”
  
  沈孤鸿离叶千华、庄媚儿等人不到三丈距离,自然能听到两人谈话。他心下顿然一惊:“昨夜才发生的事,今早这庄媚儿便了如指掌,就连我这个被人硬戴上去的帽子,她也一清二楚,看来这人确实手段通天。”
  
  叶千华:“不错,神箭公子乃是箭神的传人,鬼面阎罗正是伤在他的箭下。”
  
  叶千华虽然面带笑容,但是笑容有些僵硬,这庄媚儿故意提起沈孤鸿,虽然是在捧杀沈孤鸿,可是对于他的面子,那是丝毫都没有顾及,或许,她本来就是打叶千华的脸的。
  
  “哦?真是英雄出少年,不知道盟主能否为在下引见一下这位少年英侠?”庄媚儿的声音传出,令得四下里围着她的那些江湖人就像是被打了鸡血一般。武林第一美女竟然邀见沈孤鸿,这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事,如今竟然就这般落在了沈孤鸿的身上,同时心中也生出无尽杀意,心想这个沈孤鸿不过凭着一把神兵利器伤了鬼面阎罗,有何德何能得到庄媚儿的青睐?
  
  沈孤鸿却是暗暗擦汗,就这么几句话,庄媚儿便为他树下了无数大敌,从即日起,恐怕他要睡个好觉都是不能的了。心想这“色”字果然是一把不可估计的利刃,比他背着的灵宝弓和追风箭不知道要厉害多少倍。
  
  叶千华淡淡一笑,道:“真是巧了,神箭公子刚刚在这里,来,我为阁主引见!”
  
  叶千华带着庄媚儿向着沈孤鸿这边走来,跟着来的还有几百个武林中人,他们这时看沈孤鸿的眼神,都像是要把他给吃了一般。沈孤鸿暗暗苦笑一声,这等情况,自然只能硬着头皮顶上。
  
  “这位就是神箭公子!”叶千华指着沈孤鸿,说道。
  
  “奴家庄媚儿,见过神箭公子!”庄媚儿的声音,带着说不尽的媚意与,姿态之中,更有几分女儿家的羞态,这一举一动,撩起了无数人心中的欲望之火,就连叶千华这等修为的人,都是心神微微一动,生起一种既是痛快,而又痒到无法言说的感觉。至于其他的人,有不少的竟然直接流出鼻血,心想:“若是此时她是与我说话的,叫我为她死了也是心甘情愿的。”
  
  沈孤鸿也是普通人,面对美好事物时自然会心动,而面对庄媚儿这样的尤物时,内心自然也像是燃起一把熊熊烈火一般,但正如鬼面阎罗对他的评价,容易冲动也容易冷静。当下他保持灵台一丝清明,真气在隐脉中暗暗流转,心间泛起的波浪顿然平静下去。庄媚儿的一举一动虽是撩人心神,令人心动而不能自拔,但他处在古井不波的似有还无的浑圆境界,任何事物与他都能清晰而毫无遗漏的映照出来,是以庄媚儿再怎么迷人,她还是庄媚儿,无法令沈孤鸿心神有半点波动。
  
  “前辈真是折煞在下了!”沈孤鸿嘴角掀起一缕意味深长的笑意,这一声“前辈”就像是一盆冷水一般浇在众人心头。
  
  庄媚儿并没有比沈孤鸿大上几岁,这“前辈”的杀伤力对庄媚儿来说才是巨大无比。她本来是要沈孤鸿在众人面前出丑的,可是沈孤鸿的话语却是令得她浑圆无暇的心境出现破绽。对于一个女子来说,年龄是最无情、最恐怖的杀手,无论是谁,都会希望自己永远年轻貌美,而不是人老珠黄。
  
  庄媚儿也不例外,但她确实还年轻,可是毕竟也是快要接近三十的人了,对于时间的飞逝,多少会有感慨。沈孤鸿或许就是抓住了这一点,对症下药,令得她有些难堪,应不是,不应也不是,这个时候她想到鬼面阎罗对沈孤鸿的评论,才真正重视起沈孤鸿来。
  
  “神箭公子真是风趣,不过您的这声‘前辈’,在下可是承受不起!”庄媚儿压制住心中的愤怒与烦躁,用面纱遮住的面容别人自然看不清楚,但那一双会说话的眼睛中透出的楚楚怜意,再次引得众人心神砰砰跳动。
  
  沈孤鸿叹息一声,道:“尊卑有序,不在年龄,阁主有所不知,我与菡儿一起长大,既然您是她的师父,那我叫你一声‘前辈’是应该的。”
  
  庄媚儿气得简直就快炸了,不过她还是压制住心中怒气,道:“那孽徒虽是不肖,可也还是百花阁的弟子,只是以神箭公子的身份,叫我前辈还是不妥,在下也承受不起。”
  
  叶千华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心下对沈孤鸿愈加忌惮。
  
  沈孤鸿听得庄媚儿的言语,只是一笑,庄媚儿道:“不知道神箭公子能否陪在下去一趟牢房?”
  
  叶千华闻言一愣,心想:“这女人真是可怕,竟然又在打本盟主的注意!”
  
  沈孤鸿道:“您与菡儿是师徒关系,有许多私事我们外人都不能听的,在下与您一起去,似乎不太合适呢!”
  
  叶千华闻言目光一闪:“这个庄媚儿要与血梨花说什么?为何弄得这般神神秘秘的?”
  
  庄媚儿同时心下一凛,时下百花阁已经处在风口浪尖,沈孤鸿的这话的杀伤力,恐怕还要大过适才那一声“前辈”。她轻笑一声,道:“不管怎么说,毕竟师徒一场,单独给她道别,也算是仁至义尽。”
  
  沈孤鸿闻言,心下一沉,以庄媚儿的言语,并没有打算救青菡,若是如此,今日青菡当真是必死无疑。
  
  庄媚儿知道沈孤鸿与青菡的关系,那样说自然也是在攻心,见得沈孤鸿神色,她便知道自己今日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略胜一筹。
  
  “怎么,莫非神箭公子不肯屈尊?若是这样,那就要劳烦盟主您为我守门了!”庄媚儿的话语中带着几分谐趣,令得叶千华都有些招架不住,不过他终究是修为高绝的武林盟主,当下道:“阁主说笑了。”
  
  沈孤鸿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莫清风向着叶千华和庄媚儿打了一声招呼,便也离去了。叶千华领着庄媚儿来到大牢,看守的人见得二人到来,一一行礼,走到最后一间牢房,庄媚儿终于见到了躺在地上,满脸灰尘的青菡。
  
  “孽徒,走到今日,完全是你咎由自取!”庄媚儿是真的发怒,眼中还有杀机。
  
  青菡站起身来,看了庄媚儿一眼,淡淡道:“师父是为何而怒?”
  
  庄媚儿冷哼一声,道:“为你不争气而怒,为我瞎了眼而怒,如今百花阁走到这个地步,我确实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青菡冷笑一声,道:“师父如今也知道我的身份,而我做的那些事多少也都与你有关,明白这一点,便知道师父真正怒因。”
  
  庄媚儿听得青菡之言,美目中顿然露出惊骇之色,青菡虽然说得含蓄,但很明显她像是知道一些什么。
  
  “你在说什么?”庄媚儿以试探的语气问青菡。
  
  青菡道:“没说什么,不管如何,没有你,就没没有今日的我,是以不管你是利用我,还是真心待我,我都是感激你的,今日我断然无法活着离开,那就在这牢里与你了断关系吧。”
  
  青菡说完,跪在地上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站起身来,道:“从即刻起,你我再无师徒关系!”
  
  庄媚儿听着,也觉得特不是滋味,在青菡身份未暴露之前,她对青菡虽然有利用,但师徒之情还是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