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第一娇 > 第一千五十六章 赶车

第一千五十六章 赶车

    “父王,你每天都没有正事要做吗?”
  
      小公主瞪着一双大眼睛,真诚的看容恒。
  
      容恒……
  
      小郡王在小公主小腿上啪的拍了一下,“不能这么和父王说话,男人都是要面子的,你说他一天无所事事,他不难过啊!”
  
      容恒……
  
      儿子,你这么当着爹的面说,爹更难过。
  
      小公主则是一脸恍然,转而满目愧疚,“父王,对不起,你想睡就多睡会儿吧,反正今日去外祖家,你也不用做饭。”
  
      容恒……
  
      心里阴影面积太大了,不行,他得去回回血。
  
      俯身放下孩子,容恒揉揉她头发,“乖,去找你们母妃,父王一会儿就去。”
  
      说完,容恒嗖的转身回屋。
  
      小公主担忧的望着容恒的背影,转而朝小郡王道:“要不然,让母妃在军营给父王寻个差事吧。”
  
      小郡王摇头。
  
      “军营里的男人,都是铜墙铁壁似得,父王不行。”
  
      不行两个字,飘进了还没有买过门槛的容恒耳中。、
  
      容恒……
  
      长青同情的看向他家殿下,转而拉着两个小主子离开。
  
      再说下去,他家殿下怕不是要把自己个溺死在洗脸盆里。
  
      被长青拉走,两个孩子依旧不忘为他们的父王操心。
  
      “要不然,让父王和我一起,每日上朝吧。”
  
      小郡王又摇头,接着警惕的看了长青一眼,附在小公主耳边轻声道:“据我观察,父王做出好吃懒做的样子,就是怕皇祖父现在就把皇位传给他。”
  
      小公主一脸不解,瞪大眼睛看向哥哥。
  
      “为什么?”
  
      小郡王就道:“父王还不想这么早的接班呗,他还想多逍遥几日。”
  
      小公主更加不解了。
  
      “上朝批折子,这简直是人生最大的幸福,难道还有比这个更加让人快乐的吗?”
  
      她说的真诚极了。
  
      长青……
  
      小郡王在姐姐肩头一拍,“并不是所有人都像你这么勤奋的。”
  
      小公主赞同的点点头,“这倒是,算了,既然父王有打算,咱们就不给他操心了,对了,你的乳名儿想好没?”
  
      小郡王顿时叹了口气,一脸艰难的摇头,“没有,昨日熬夜想名字,想的我都有黑眼圈了,也没想出来,起名字太难了。”
  
      小公主赞同的点头,“是啊,想名字真的是太难了,取个名字若是能像批折子那么简单就好了。”
  
      小公主发出了灵魂深处的呼唤。
  
      长青默默翻了个白眼。
  
      他家这是养了两个什么奇葩小主子。
  
      才五岁的年纪,享受起早贪黑,享受批折子!
  
      人家孩子学认字,都是按着启蒙书来的,他家小主子学习认字,从折子上认得!
  
      这叫什么事!
  
      两个孩子聊着天,长青泛着白眼,不知不觉,一行人及至大门口。
  
      人小走得慢,他们才出门,容恒就追了上来。
  
      苏清骑在高头大马上,瞧见两个孩子,笑容便不自觉的柔和下来,“快上马车,福星给你们买了肉包子,趁热吃。”
  
      小公主立刻“哦吼”一声,朝着马车飞扑过去。
  
      一边扑一边喊,“还是母妃贴心,孩儿正饿着呢!果然,有娘的孩子是个宝啊!”
  
      小郡王跟着道:“没娘的孩子不如草啊!”
  
      俩小人一前一后钻进马车。
  
      背后容恒……
  
      凌乱中嘴角一抽!
  
      爹虐待你们了!!!???
  
      苏清瞧着容恒的神色,忍不住吹了个口哨,带着三分调戏七分爱意,“来吧,宇宙无敌第一帅,邀你共骑一马?”
  
      当着门口下人,当着长青和福星,当着马车里吃包子的两个包子……
  
      容恒一张脸,腾的就红了。
  
      脸红一瞬,马车里传出两道稚嫩的声音。
  
      “我赌五两银子,是母妃带父王!”
  
      “得了吧,我赌十两,是父王带母妃!”
  
      容恒……
  
      憋着一张大红脸,抬脚朝苏清走去,深吸一口气,竭力做出一副和苏清一个调调的姿态。
  
      “来让你感受一下本王的骑术!”
  
      苏清笑呵呵的道:“好啊!”
  
      说着,伸手拉容恒。
  
      容恒一脸要争一口气的表情,拒绝了苏清的邀请,脚尖点地,纵身一飞。
  
      潇洒帅气的一个空中转身,落向马背。
  
      从马车里探出脑袋两个小包子手里抱着肉包子,一脸的钦羡。
  
      “哇~父王好帅!”
  
      “是啊,马上就能和母妃一样帅了!”
  
      容恒……
  
      落向马背一瞬,眼角一抽。
  
      熊孩子!
  
      闭嘴!
  
      你们父王我平日里那是藏拙!
  
      本王优秀着呢!
  
      福星立在不远处,默默的捂上了眼睛。
  
      时刻关注着福星的长青,眼看福星这个动作,脑中电光火石一闪,只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下意识就转头朝容恒看去。
  
      落目一瞬,就看到那匹高头大马在容恒坐下去那一刻,前蹄一扬,忽的来了一个高亢的长鸣。
  
      嘶~
  
      马鸣声起,马蹄不断高抬。
  
      才坐下去的容恒,下意识就抱住苏清的腰肢。
  
      苏清笑得一脸浪荡,“坐好了,我带你轰轰烈烈策马奔腾!”
  
      随着话音,那马匹犹如被人点了尾巴似的,嗖的就蹿了出去。
  
      容恒素日骑术不错,可惜……
  
      苏清骑着的,是她的战马。
  
      才经历了战火洗礼的战马,还没有适应安好的岁月、。
  
      下意识的就要疾驰。
  
      毕竟战场上要争分夺秒啊!
  
      好在此刻天气尚早,街头并无多少人。
  
      马车里,两个小包子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的父王花容失色的抱着母妃的腰肢,母妃一脸大笑,带着父王疾驰离开。
  
      “我去~”
  
      “太帅了~”
  
      “我也要骑母妃这种马~”
  
      “这银子,我心甘情愿的认输~”
  
      说完,小公主转头朝小郡王道:“你怎么知道一定是母妃载着父王?”
  
      小郡王咬了一口包子,认真道:“那是战马,战马认主,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载的,今儿这是母妃在,若是母妃不在,父王独自上马,怕不是要和那马来个决斗!”
  
      小公主一脸长了见识的表情,“弟弟你真是博学多才。”
  
      小郡王面色无异道:“还是姐姐平日里对我教导的多。”
  
      “这倒是。”小公主赞同的点点头,咬了一口包子,转头朝长青道:“咱们也出发吧。”
  
      长青……
  
      随时不忘相互吹捧的姐弟俩!
  
      长青正要扬鞭,被小公主喊住,“那个,我们要去追母妃他们,让福星姨姨赶车吧。”
  
      长青……
  
      被嫌弃吗?!
  
      福星坐在车辕上,笑得嘿嘿的,朝长青肩头一拍,“别灰心,大哥我最近在京都停留的日子久,足够教你怎么赶车了!”
  
      长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