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刺皇列传 > 0003 剑仙以命礼天下

0003 剑仙以命礼天下


  上文书写到荆影提议刺杀秦王,对众人说道“我以约好一人算算时间也该到了。”
  众人齐齐问道:“何人可当此任?何人敢当此任?”众人一语说出忽又不说话了,项勇最先打破沉默“这世上除了他还有谁敢。”
  “不错!早年我先祖刺秦之时曾找此人同往,只因燕王催的急未能一同前往,故而有了一段交情。”荆影答道。
  “难道此人就是有‘一诺万古传’……”李金镖的话没有说完就被李太平打断“一剑镇七国”。
  “世间唯一人。”清荷公主也忍不住接口。
  “千秋再无两。”鲁丘苍老的声音里明显带着激动,“若是能见此人一面老朽此生无憾已!”
  李金镖、李长平、清荷公主纷纷点头深以为然。
  吴云起听得此人被如此盛赞不由脱口问道:“你们说的难道是四圣一仙中的剑仙西门听雨?”
  众人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听得有人说道:“某家来也!”
  这个声音不是从门外传来而是自酒馆内传来,众人都是吃了一惊循声望去,只见一人腰悬长剑白衣烈烈随风飘舞,背对众人。
  众人还没来得及出声,一道灰色身影闪过到了白衣人身旁,双膝下跪高声喊道:“师父!徒儿您老人家怎么来了?”
  众人定睛一瞧,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那灰衣人不是别人正是这酒馆的掌柜。
  这酒馆的掌柜姓王名富贵,这名字不是王富贵的父母起的,而是他的师父西门听雨起的,他的父母在他还不记事的时候就被秦兵杀了。
  王富贵跟随西门听雨长大,王富贵略微懂事之后曾经要求该个名字,西门听雨说“这名字即富且贵为何要改?”王富贵没办法只得作罢。
  长到14岁的时候,西门听雨突然让王富贵来到无名村让他开这样一个酒馆嘱咐他道:“师父虽不在你身旁,你当日夜勤练武艺不可松懈,无需多久定有一场你的富贵,无论发生何事都不能离开这里。”
  就是在王富贵14岁的这一年,西门听雨只身来到秦王国都临淄,杀入秦王宫中,一人一剑在一万秦兵的包围中独立击败四大剑圣全身而退,正是这一战奠定了西门听雨剑仙的威名,也是这一战之后秦王受了惊吓没几年就去世了。
  无名村地处偏僻,王富贵知道消息已经是一个月以后了,王富贵听了是又惊又喜,也无心经营酒馆靠种地为生专门等着师父来找自己。
  这一等就是两年,等得所有人都以为王富贵只是一个不会经营酒馆的小店掌柜,更是无人知道他乃剑仙之徒。
  西门听雨微微点头示意王富贵起身,“很好!很好!”王富贵不解其意也不好在众人面前细问,只是起身站在西门听雨身后。
  西门听雨也不再跟王富贵多说什么,而是对荆影抱拳拱手“荆少侠,老夫来晚了。”
  “不敢当不敢当!”荆影慌忙还礼“老英雄,我们坐下商议可好!”
  “甚好!甚好!”西门听雨一边说着一边找了一个位子当先坐了,一则这是自己徒弟的酒馆,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这也算是自己的产业,自己算是主人。二则自己名声太大众人又是有求于自己,故此也不客气。
  众人搬了椅子围坐一桌,王富贵则站在西门听雨身后,吴云起知趣的坐在了另一张桌子上,众人这时反而不敢轻看了他,全因为所有人都没有看出王富贵的伪装,万一这吴云起也是个隐藏的高手该如何。
  现在所有人都没有杀吴云起的念头了,因为一是吴云起身份太低就是举报也没人会信,二是吴云起也参与了破秦的讨论查出来他也是同罪。
  众人坐定只等荆影开口,荆影却是先把背后的背包放到桌上打开,黄灿灿的全是金子,“久闻大侠大名,今日有一不情之请,还望大侠成全。”
  西门听雨听了说道:“荆少侠不必如此。早年我与荆老侠客约定共同刺秦,如期到达燕都,没想到荆老侠客已经先行动身,导致其未能成功。是我对不起你们荆家,对不起天下人。”
  听到西门听雨这么说,众人都是面露喜色,没想到西门听雨话锋一转“只是当年我独闯秦王宫受了内伤,十成功力只剩下不到三成。”说道这叹息了一声。
  众人面上的喜色一扫而空,心下居是一沉。
  叹息完了,西门听雨继续往下说:“可惜天不弃我六国,我徒王富贵已经足以替我完成这个任务了。”
  众人纷纷看向王富贵,这些人都是六国精英打进酒馆来就没有看得起王富贵,就没仔细的看过他一眼,之前跟吴云起斗嘴也不过是打发时间罢了。
  这时细一看之下这些人都有些怀疑,一般有能耐的人要么长的漂亮,要么生居异相。就像西门听雨所有人一见之下都能感觉到他身上有一股仙气,荆影身上则有一股英气,然而这个王富贵却是没有这些长得及其平凡,放在人堆里都找不出来。
  众人看了一圈又将目光放到西门听雨的脸上,西门听雨何等人物如何能够看不出众人的疑惑,哈哈大笑“你们啊!岂不知刺客最重要的就是在发出必杀一击前,不被人发现!我花费两年时间才将他泯然众人。平凡最好!平凡最好!”说罢抚掌又笑,众人这才明白西门听雨自好多年前已经开始布局了。
  王富贵却是不解“师父!您全胜之时,尚不能够诛杀秦王,徒儿这身本事还不如您如何能够近秦王的身?”
  西门听雨不答反问“徒儿,你父母是怎么死的?”
  “徒儿虽幼,却也记得,父母被秦兵所杀!旦夕不敢忘怀!”王富贵的声音异常坚定。
  “你与秦国可有仇怨?”西门听雨再次问起。
  “有一天二地仇,三江四海恨!”王富贵咬牙切齿。
  “要是有机会灭了秦国,你是去?还是不去?”西门听雨站起身来提高声音。
  王富贵站直身体同样提高声音回答道:“去,丢掉性命在所不惜。”
  “好!扶苏东巡在即,你现在起身将扶苏杀了!扶苏一死秦国必乱,那时六国联军杀进函谷秦国破灭旦夕之间。”西门听雨声音弱了下去“你的仇也就报了。”
  “这……”王富贵没有马上达话而是迟疑着。
  西门听雨呵斥道“为师的话你难道不听吗?”
  “弟子不敢。”王富贵退后一步躬身行了个赔罪礼,“只是弟子没有合适的兵器,恐怕难以成功,辜负师父您的厚望。”
  西门听雨伸手点指又要呵斥王富贵,荆影看这情形赶快从腿上解下匕首,双手捧着恭恭敬敬的呈到西门听雨面前“大侠,莫要生气。少侠担心的是,如无称手的兵器必然事倍功半。我这柄匕首仿照先祖刺秦时所用匕首制造,上淬剧毒见血封喉,名为绿荆必能祝少侠成功。”
  “唉!老夫如何能够拿着等贵重物品。”西门听雨连连摆手。
  “大侠,不要推脱。若能破秦国救六国,又何必吝啬这一把匕首。”荆影把匕首又往上呈了一份。
  西门听雨不好再推脱却也不去接,而是对着王富贵说道“还不谢荆少侠美意。”
  王富贵站立不动也不去接荆影的匕首,西门听雨见了无名火起还未及出声,站在一旁的李金镖的声音却先响了起来“这般婆婆妈妈的,算什么好汉!有话快说。”后面半句‘有屁快放’生生咽了回去。
  李金镖这么一说,王富贵也不好在沉默下去,只得开口说道:“就算有神兵相助,也没办法取得扶苏信任,此事还是万万难成。”
  这话一说出口众人都不言语,一时间也想不出有什么办法应对,西门听雨忽然仰天大笑“我当你是担心何事?为师已经为你安排好了,你们往那里看。”
  西门听雨伸手往酒馆门外指去。
  众人顺在西门听雨所指的方向望去,唯有吴云起微微摇头。只见门外唯有一条黑狗乱跑,众人疑惑正要询问西门听雨一条狗如何取信于扶苏。
  只见西门听雨拔出腰间佩剑往自己的脖子上抹去,西门听雨乃当世剑仙纵然只剩三成功力,众人也只来是瞳孔微微放大的功夫,西门听雨的头已经冲天而起,死尸倒地。
  惊变突起众人均是愣在当场,任由人头跌落尘埃,也无人动弹一下。
  昔年荆轲刺秦先有田光以头荐,再有樊于期以命相赠,最后秦舞阳以命相陪,这才成全了荆轲刺秦的千古绝唱。
  但今天西门听雨一代剑仙,当世武林第一的人物竟然以自刎逼迫自己的徒弟前去刺秦并不比那三人差上分毫。
  普通人有勇气自刎的不过十之一二,就算自刎也不会如西门听雨一般整个头都割下来,由此可见西门听雨的决心有多大。
  “师父!”王富贵哀嚎一声趴在西门听雨尸身上,痛哭起来。
  众人不知如何劝解,只能呆呆的在一旁看着,唯有吴云起转过头去不愿在看,吴云起本不想再留在这里,又知道自己若是流露出半点想走的意思来必然被当场斩杀。
  王富贵哭了一阵站起身来对众人说道:“昔年秦兵杀我父母,今日我师父又因扶苏而死,我王富贵与秦国不共戴天。”一双不大的眼睛里放出了精芒,看着荆影“荆少侠,这趟秦国我去了!”
  荆影面露难色“哦,王少侠不如先将家师埋葬,收敛悲伤。明日在商量可好?”
  “不行。”王富贵斩钉截铁的回答“扶苏东巡不日就要返回临淄,到时我师的牺牲就白费了。”
  “西门大侠想必是为这件事情谋划良久,当真让荆某佩服。”荆影的声音里多了几分尊敬。当他听到西门听雨孤身入临淄闯秦王宫,心下着实佩服西门听雨的勇气和武功,却也不是没有在心里暗暗嘲讽他的无谋。
  今日方才知道西门听雨竟然全部是为了今天能够再次刺杀秦王,自樊于期之后秦王最怕,最恨的就要数西门听雨了,用他的人头足以取信于扶苏。
  因此,荆影伸手指向桌子上的金子“这一千两黄金本是送给你师父的报酬,你便拿它将老侠客安葬了吧。”话音一顿流下了两行清泪,又从背包里拿出一张竹简展开来,转了一圈让大家都看见“不管事情成与不成,从今天起你都是我燕国的上大夫。”
  “也是我楚国的上大夫。”项勇拿出一方印来盖在竹简上,清荷公主一言不发也加上一个。有他们三人带头李金镖、李长平、鲁丘也跟着效仿,末了鲁丘还加上一句“将来如是有机会可来我云山书院小坐。”
  王富贵将这些东西一一收下也不感谢,他知道此次一去九死一生,这些人如此慷慨当是算准了自己没有回来的机会无需兑现罢了。
  “家师新丧,此处偏僻难以招待给位贵人,还请几位自便。”王富贵这就是在撵人了。
  几人也都明白自己确实不适合在这里说了几句场面话便纷纷告辞离开。
  王富贵将西门听雨的头用盐腌了,这不是为了吃而是要防腐,又将自己平常穿的衣服脱了,换了一身方便行动的粗布麻衣,找了一套夜行衣,几件换洗的衣服,西门听雨的剑,200两金子和荆影的匕首绿荆一起放在包裹里,找个小包装了西门听雨的人头,将两个包一起背在背上。
  一回头就见吴云起正站在自己身后,吴云起看见王富贵转头抢先说道“英雄,何不安葬了家师的尸体在走?”吴云起留在这里不是为了帮王富贵安葬尸体而是想要借此机会劝说王富贵放弃刺杀秦王,他认为七国相互攻伐,不如秦国一统天下对天下平民有利一些。
  没想到王富贵迈步就走理也不理他,大声说道“桌子上的金子归你了。”走了一步又补了一句“这家酒馆也给你了。”原以为这样可以打发了吴云起,没想到吴云起在身后喊道“英雄留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