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皇臣邪 > 二十四章;无家别 上

二十四章;无家别 上


  搭台子之后县令就将县领之中一些有名望的老人,有人气的年轻人聚集到了一起,当然这些人都是郡守掌过眼的,因此无论是三皇子还是元生,都不会真正信任其人的,不值得相信,正是如此的啊。
  然而一眼望去没有被糊住的学士就只有白轩以及令狐月铭两人而已,亏得来到此处的国士足有五十位,难道蠢成这样的学士也能达到国士榜上的名次吗?转念一想,也许不是这些学士没有看出来,只是享乐惯了的京城富贵子弟打心底的就不将别人的痛楚放在心上,趋于只希冀着早些回家过年的学士们是恰好乐得这样去做的,反正决策者不是他们,反正过失也有个子高的人顶着,反正这些人死活和自己没什么关系,何必去想那么多呢?
  但是正是因为如此白轩才更加的痛恨着这些人,一丝一毫的心也没有,指的就是这样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学士们,确是将书上的儒学立德之言背下,之后呢?就没有了,事情只有让白轩这样有心的人去做吗?而大楚许多这样的情况又该当如何呢?这是现在正为了郑村行动着的白轩,一经想起亦为之迷茫的事情。
  窗外又是一片叫好,欢呼,感恩戴德的声音,然后是一个学士出头下面一呼百应的声音,然后再白轩的脑海里就浮现了外面站在那个学士后面的不少学士先露出一丝几乎微不可查的羡慕,随后反应过来一样迫不及待的上前一步,摆出一副和百姓相亲近的姿态来,反正那下面的人都是阿谀奉承到了极致的,基本上学士怎样去说,底下就如何去回应的,而基本上是个人都能知道的是,自己的表现是能够通过太守,萧轩宇的御林军传达到陛下耳朵里的,此时不表现,更待何时呢?
  当令狐月铭将事情与元持皇子说了之后,那位皇子会如何决定呢?恐怕还是两个选择都是难选的吧?那就让他无可去选择,好歹自己也是全楚的学士排在第三位的那一个,用自己的身份,至少的让那村庄里的孩子活下去,有些事情不是你想拒绝就能够拒绝的,就是这事后你会不喜于我的制约,也没关系。
  这会是一件令自己能够收获到利益的事情,这是一件会让一些应当活下去的人活下去的事情,其中三皇子的感受这样的事情,对于白轩自己来说,实在是无所谓的,因此定计是明日,当明天出发到下一个县的时候,当大庭广众之下的时候,说出来就好了,白轩已有定计,便是需要休息,他或许是忘记了于元生说一声,或许也是元生忘记了向白轩询问,但是此刻白轩还是躺倒在了床上,昨日大风雪之中走一遭之后便思虑就没怎么停过,此时心中主意一下,不知怎地身子还真是有些乏力,好在小妹有人带着,自己也放心的,昏沉之下,不消一会儿白轩就已经熟睡了的,却是难得深眠,却任不是睡的不是甚好觉去。
  ................
  “啊轩,好像那些你说不能吃的东西,我实在是吃太多了点的啊。”
  “你快死了,我救不了你了。”
  “哎哟!阿轩你对我说话就不能好一些吗?你老是在凶我,诶,我都快死了诶!”
  “叫你不要把宝贵的吃的浪费在我身上,你就听不懂吗?你现在是真的要死了,我没办法救你,郎中都饿死了,我能怎么办?你叫我怎么办?”
  “我也不想死的啊!,可是阿轩,你还有个妹妹要养的,那么小,我要是不把吃的让给你,你又把吃的给那个小的,前几天你都饿晕了,我能怎么办?”
  “曲斌,我真的不希望你死。”
  “白轩,我也真的不想死的,但是这个世道,饿成这个样子,有时候就这么死了,或许轻松点儿呢?”
  “也是。”
  ....................
  好梦?不是,只是在梦里想到了一些事情而已,有些事情不是时光蹉跎就能够消得去的,至少在自己这一辈子之中,他们不会随风而去,但凡记起,就任似昨日,刻骨铭心!
  白轩起身之后就看到小妹已经回到房间里来了,元生也真是,那露在外面的小爪子和挖过煤来似的,也不拎去洗一下,就纵着这小的,塞到房里来算了事,外衣也不脱,袜子也不换,这小东西仗着自己睡着了就乱来,穿着喜欢的小裙儿就睡着,睡相又这样差,明天不拿她那睡褶皱了的裙子生气才是邪事呢,不过,自己这时候要是把她叫醒了的话才会出大事的吧?
  自己恰好也是睡饱了的,看看外面,却是天黑极了的,想来大家都是睡着了,但是这里店家想来还是留了伙计在外面的厅中的,小家伙的脸手还是要清洗一番的。
  拿起那边架子上的盆儿和两条洗脸布,打开门出去了,打搅醒店家伙计,显然其人也是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了的,被自己所打搅,半句怨言也没有,就是睡意也是强压下去了,点头哈腰的,明明比之自己身架大得多,却恭下身子显得畏缩至极,白轩微笑着问了问可有热水,要了半盆热水之后,又打来些冷水将其匀温,端着就上楼去了。
  妹妹她睡相差,而且不喜欢将被子两边折好,以便她在床上游来游去,以前有段时间自己可是整晚的跟在她后头捡被子,直到自己好好说她一顿,这才自己注意了起来的,不过不压被角儿这习惯还是留下来了,此时正好方便自己为其擦脸的,唔,小脸儿也脏的不像话,这是打那儿的灰尘里滚一圈来吗?接下她的辫子去,这丫头可是很爱护自己的头发的,元生今天到底是带她到哪里去疯了,累的头发都不解就睡了?手和脸擦完,手上这脸布索性就仍到架子上了,反正小东西脚丫可比脸干净多了的,另一条脸布打湿,解下小家伙的袜子去,白轩眉头就是一皱,小东西的脚丫,脚趾头是蜷着的,一摸鞋子,讶然发现韵莲的鞋子是小了些的,看来回去得为妹妹定些大些的鞋子了,这孩子也不说。
  洗过之后白轩就去倒水去了,出门时不小心的被一只脚绊了一下,这时候白轩才发现自己这屋子另一边竟然还睡着一个人的,赫然是一张熟脸,这是当时与自己一同前往段村的侍卫赵武,赵武明显是个心思不多深的人,而且是从江湖中来的武人,进入朝中就武职却仍不忘本,是一个值得交往的人。
  这人居然靠着墙角就睡着了,倒是没披甲,可是挂着刀就没有了学士敢于去打搅他了吧?于是他就在这里睡了如此久,自己这一脚拌到其身上,居然迷迷糊糊的就醒了,白轩眯了眯眼睛,就去倒水去了,这期间却是正好让赵武清醒了。
  “白轩,我回来后就和老萧说了昨天的事儿,老萧告诉我决策权在皇族手上,他一个武人是听命行事的。”
  “我知道了。”白轩点了点头,然后就准备回屋子里去,但是赵武是没有得到确切答复,因而有些着急,一手就拉住了白轩的手臂,并将其拉了个踉跄。
  “等会儿,你可有把握说服三皇子?”
  “不清楚,还没有确切把握。”
  “那若是没说服成功该怎么办才好?看到了这样的事情,你们这些当官的不能不去管一下。”赵武急迫的说着。
  “我只是学士,你知道吗?我没有那么大权力,我要是有尚书的权力撤换一个太守就和玩一样,但是我没有你知道吗?”白轩冷意盎然的说道。
  “那你告诉我回话呀,你这个国士榜第三的学士到底行不行,你要是不行,我打不了不要这职务了,我今晚就把那太守宰了,好不好?”赵武的面容刚毅而又坚定着,显然江湖出身的他,说起杀人是毫不含糊的。
  “让我来吧,陆郡太守,不可以死的太轻松了。”白轩丢下一句让赵武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话来,说实在的武人的的确确是难猜文士之心的。
  白轩回到房间之中,学士服已然穿在了身上了,明月修竹服,这是专属于他白轩的服饰,发髻已经盘好,发带已经带上了,虽然学士袍不适合自己这站实在是邪性了些的脸,但是的确是手头上最合适于当下的衣袍了,这样的话三皇子丝毫拒绝的余地就没有了,自己也能够获得一个响亮而且名满京城的名气了,只是自己为什么不甘心呢,就像方才于那赵武所说的,自己若是一部尚书,就是一方祭酒的位置,撤换一郡太守也简单的如同玩闹一样,何须自己如此去做呢?到底是没有权力的恼怒罢了。
  白轩坐着等待着天明而来,虽然等待的时间太长了些,但是论到耐心,论到将心沉到肚子里,这一点就是前十位的学士加起来也比不过白轩的。
  ......................
  “诶,快看,那个第三名的青竹白轩跪在车队前面了。”赵武听到前面的人传来这个消息的时候是大吃一惊的,他立刻的就跑出队伍,向前面的车队跑去,这时候正是车队将要启程的时候,白轩在所有的学士面前,在三皇子和元生的面前,在自己的小妹面前,毫不犹豫的跪下了,双膝跪地的姿势是如此的从容,但是脸上的肃穆却又令人猜不出其中目的,于是后面围着的学士窃窃私语着。
  “他这是要干什么,跪在这儿算什么?”
  “照我看来这第三的白轩要绑大腿了,三皇子这大腿可够粗。”
  “嗯修文兄这话在理,十皇子有什么前途?不如换一条腿傍上,不过这男儿膝下有黄金,这白轩膝盖下面的黄金能值几两碎银子。”
  “切,这第三的学士和咱们也没什么不同的嘛,比咱还不如,咱们好歹到现在还是一个皇子都没依靠呢!”
  “此话倒是不假,青竹白轩,不过也是沽名钓誉之徒,而且还不甚高明,这点儿时间都坚持不到就要换主子了。”
  “只是白轩跪在这儿算什么,难不成他能有什么能为三皇子建功的地方要显摆不成?”
  赵武从御林军的队伍之中走出来,挤入这学士的围中,却是听得手直痒痒,只觉得一股横火不知从哪儿升起。
  “国士白轩,求三皇子改道去那段家村瞧一瞧,再不去,陆郡段姓之人就要死绝了,我白轩前日四处走访,查得太守之罪,太守失职,利用职务之便四处贪污,假借职权之利,假收重税,欺君罔上,以常税报朝廷,余之重税归于私利,此时又是雪灾并起于境内各地,民生不得过,此地之事怎会被人知?可怜那段村老人,飞雪之日上山求死,可怜那黄土之屋,屋内生风却是无力去修,可怜那段村之民,舍身份之户籍,送子女上山,只求能活,可怜那段村之民,却是太守欺民,怒压心中不得发,唯有死寂,三皇子我求求你,去看一看,去那里瞧一瞧,就是现在还有孩子在他们那儿后山上破庙里住着,面黄肌瘦是那儿朴素的颜色,改道吧!”白轩态度极为诚恳,面容极度严肃,一边随行的太守已经冷汗直流,面如土色,不得不说,蠢成这副模样还能在太守这位置待了这些年,委实是京城之地犯了灯下黑的失误了的。
  “白轩不会说得是真的吧?”
  “这可是京城附近之地,这可离着天子就不远的啊,哪有胆子这样大的人?”
  “其实去看一看也是无妨的吧。”
  “季承,你说什么胡话,看一看,这明显就是那白轩在胡说八道......”
  “你们闭嘴!”白轩对着四周怒喝出声,周围四散的议论又起,只是三皇子之声未传到耳边,于是推开一边令狐月铭的搀扶,终于决定双膝跪地,口中怒喊出声。
  “三皇子殿下,元持殿下!我白轩求你,改道去那段家村吧。”额头微微下沉,未跪的那膝盖就欲下沉。
  一边的赵武运气而出,飞身而上,就希冀着强拉白轩,双膝跪地,赵武很清楚这对男儿的尊严意味着什么,然而只是前出几步,元生就拉住了白轩了,此时此刻最有决策权力的三皇子终于开口了。
  “改道,段村!”然后白轩的肩膀就被悄悄贼笑着的令狐月铭拍了拍。
  “早叫你不要急,昨晚忘记和你说而已,三皇子在听了你说的事情之后当即就同意了,你这会儿收获可就不小了啊,记得谢谢我。”
  然而这会儿的太守已经倒在了原地,这下子谁都看出了问题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