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重生之胖子在大唐 > 第四十一章 李渊的深谋远虑

第四十一章 李渊的深谋远虑

    话说李建成因为李昊辰被抓,急冲冲的就冲向了太极殿,李渊似乎早就料到了李建成会来找他,内侍直接就拦住了李建成,告诉李建成说皇上正在休息,不能见他,李建成无奈只能回到东宫,一道东宫他便招来魏征,与魏征商议起此事。魏征也是一头雾水,不知道皇上到底是怎么想的,魏征告诉李建成此刻只能先派人去大理寺探视李昊辰,看看李昊辰的情况,同时打探下消息。最后还建议李建成还是得去宫中和皇帝询问什么原因。
  
      两个人议定后,便兵分两路,李建成继续进宫求见李渊,而魏征则是去大理寺打探李昊辰的消息。
  
      魏征匆匆忙忙的跑进了大理寺的监牢,一开始得知魏征是太子洗马后,那牢头非常巴结,脸上始终挂着笑容。但是当魏征提出要见李昊辰的时候,牢头瞬间翻脸,直接便把魏征撵了出去。魏征毕竟是个文人,这秀才遇上兵有理也说不清,想要和牢头解释,可是牢头压根也不听,直接把他一直轰出监牢后,才把监牢门锁上,留下魏征一个人站在大理寺的监牢门口,哀声叹气,魏征此刻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另一方面太子李建成进宫求见皇帝李渊,这次李建成没有吃闭门羹,而是见到了李渊,李建成给李渊施礼请安后,马上便问道:“父皇,昊辰于玄武门之时救了儿臣,如不是他,儿臣恐怕已经见不到父皇了,父皇今日将他革职下狱,不知道这是为何?”
  
      李渊闻言摇着头,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道:“建成啊!你这回真的是网罗到一个人才,这个李昊辰心思缜密,看事情透彻,同时也精于算计!如他未来辅佐于你,确实是个不错的人选!”
  
      李建成听着李渊毫不吝啬的夸了一顿李昊辰,十分的不解道:“父皇既然如此看好他,为什么还要囚禁他?这是为何?”
  
      李渊一脸慈祥的看着李建成道:“建成啊!你是仁人君子,不懂得帝王心术啊!未来大唐交给你,朕真的有点担心啊!你要知道,这李昊辰是有能力,但是如果他的能力反作用于你,您是否能够应对?那他是不是就是最大的威胁?”
  
      李建成闻言若有所思的道:“父皇你是说昊辰他有不臣之心?怎么可能?他是我在行伍之中检拔出来的,对他有知遇之恩,栽培之情,他怎么可能会背叛我?”
  
      李渊闻言心中暗自叹了一口气,他这个儿子什么都好,就是把人想的太好,早晚肯定会吃亏,这样想着李渊继续解释道:“建成,你想没想过,这个李昊辰未经过你的允许,便把士卒暗藏于玄武门,这次他是为了帮你,如果未来等待你登基之后,重用与他,他的权柄越来越重了,人的野心也会随着权柄增加而变的更大,下次他在这样将士卒神不知鬼不觉的藏进玄武门,到时候是为了对付你,你又该如何应对呢?”
  
      李建成这回听到李渊的解释后,瞬间明白了,同时身上已经有冷汗冒出来,李建成连忙问道:“父皇,意思是?”
  
      李渊清了清嗓子道:“这个李昊辰是个人才,不过他也是个浑身带刺的人,朕为了他以后不伤害你,现在就是要把他身上的刺全部拔掉,朕今天之所以这么做,便是为了打压一下他,以免他未来兴风作浪,朕替你做一回恶人,好人留给你去做,等你登基后,再重新启用他,让他能够为了你死心塌地,这般,朕九泉之下也能安心!”
  
      李建成闻言点了点头,眼眶有些泛红,此刻他终于明白了李渊的良苦用心,也知道李渊并不会真的杀李昊辰,只是为了敲打一下他,所以李建成并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再对着李渊行了一礼,便退出了太极宫。
  
      李建成知道了李渊并不会杀李昊辰,便也就放心了。所以李建臣现在回到东宫,再没有做其他的事情,而是静静的等待。
  
      期间魏征来找过李建成,汇报其在大理寺监牢的见闻。李建成告诉魏征没有事,这件事情他会处理,便让魏征先忙自己的。
  
      齐王李元吉也来找过李建成,对李建成说,李昊辰在玄武门救了他们兄弟俩,现在李昊辰有难,他们兄弟俩不能见死不救,一定得想办法救出李昊辰,结果李建成还是告诉李元吉不要着急,这件事情交给他处理,让李元吉放心。
  
      不过李元吉可是个急脾气,听见李建成这么说,以为李建成是见死不救,与李建成大吵了一架,便转身离去,走的时候还告诉李建成,说李建成不管这件事情,他齐王李元吉要管。
  
      望着李元吉远去的背影,李建成一阵的摇头苦笑。
  
      李元吉是个行动派,离开了东宫便向大理寺监牢而去。到了大理寺监牢,门口还是那个狱卒的头接待了李元吉,李元吉说明来意后,牢头有些为难,告诉李元吉上面下过命令,任何人不能探视李昊辰。
  
      李元吉闻言大怒,直接就给了这个牢头两个耳光,然后道:“瞎了你的狗眼,你还知道我是谁不?”
  
      牢头被打,手捂着自己的脸,心中十分憋屈,牢头当然知道他是谁,也不敢还手,唯唯诺诺的道:“您是……您是,齐王殿下!”
  
      牢头现在也是很难受,他就像是风箱中的耗子一般,两头受气,上面的话不敢不听,齐王他更不敢得罪,因此他现在也是十分的为难。
  
      李元吉闻言冷哼一声道:“既然知道我是谁,还敢挡我,你是觉得我不敢杀你,是吗?”说着李元吉直接抽出了自己身上的佩剑。
  
      ”呛!”?的一声响,牢头直接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口中连连道:“齐王饶命!”
  
      李元吉虽然是性格暴躁,为人狂傲,但绝不是草菅人命之徒,他不过是想吓唬吓唬,这个胆大包天,敢阻挡他的牢头。
  
      对于李元吉来说,他是必须要救出李昊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处事原则,而李元吉的处事原则就很简单,他的原则就是谁对他好,他便对谁好,李昊辰怎么说也是救了他一命,他今天就必须要救出李昊辰,来还这个情!
  
      李元吉看着已经吓傻了的牢头道:“马上带我去见李昊辰,稍晚一步,小心你小命不保!哼!”李元吉最后哼的一声,让刚刚爬起身来的牢头,身体又是一晃,险些又跌坐在地上。
  
      此刻牢头再也不敢阻拦李元吉,相比较小命和饭碗,牢头还是分得清孰轻孰重,如果让人进去看了李昊辰,最多就是丢饭碗,但如果此刻再拦着李元吉,可能丢的是命!
  
      牢头口中连连称是,便带着李元吉去向关押李昊辰的牢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