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重生之胖子在大唐 > 第四十四章 挟持出狱

第四十四章 挟持出狱

    李昊辰自那日接到圣旨之后便一言不发,他没有就此意志消沉,而是在想自救的办法,而牢头怕受到牵连,自那天后便也对他不再热情,不过这些李昊辰也能理解毕竟谁也不愿意和一个将要被处死的人有任何的牵扯。
  
      李昊辰想了很多办法,但是现在他在狱中,一切的办法都无法实施,现在的李昊辰开始后悔,想当初他也是堂堂的四品武官,只要他愿意,身边便可以笼络一批能人志士,但是他没有那么做,结果今天这种情况就很尴尬了,他已经将要被处死,这几日连个看他的人都没有,李昊辰心中有些悲凉。
  
      其实也不是人心淡薄,只是李昊辰并不知道,现在长安城内谈李昊辰三个字都是禁忌,谁又感真正的明目张胆的去看他呢?
  
      无人问津的李昊辰既感觉到了清闲,同时也感到了危机,如果现在还没有人能够帮他在外面活动,那很有可能他便会真的等到行刑的那一天,被推上断头台,咔嚓一下结果了他这短暂重生的生命。一想到这些,李昊辰便会想着自己来唐朝的这段时间,李昊辰有自豪也有失落。自豪的是他真的帮助李建成在玄武门之中活了下来,失落的是,他还没有好好的感受这个历史上强大的朝代,便要被杀。有时候他会自嘲一下,想着也许这就是他改变了历史走向所得到的报应。
  
      李昊辰本就是孤儿,上一世是这一世也是,因此他倒是不怕死,主要是对于一个二十四世纪的大学生来说,砍头这么血腥的事情,想一想都让李昊辰冷汗直流,甚至某一刻走神的李昊辰在想,砍头得多疼啊?不过这个问题还真的是没有人能够回答他。
  
      时间转眼间又过了三天,还是没有一个人来看他,李昊辰索性也就不胡思乱想了,这个乐天派的胖子,想着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的人生格言,倒头就睡。这些日子睡觉似乎成了他人生最重要的一件事情。
  
      这天就在李昊辰正在梦见他和自己的梦中女神约会的时候,突然之间李昊辰感觉到了仿佛地面颤动了一下,梦中猛地一起身边大呼道:“地震了,赶紧跑,你先走小丽!(李昊辰梦中女神的名字。Ps:个人感觉这个胖子审美有问题,女神叫这个名字估计也好不到那里去!)”
  
      在李昊辰定睛一看,才发现他还在哪一间监牢之中,四周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门口齐王李元吉正一脸笑意的看着李昊辰。原来李元吉又一次的猛踹牢门,致使牢门颤动,让李昊辰以为是地震。
  
      李昊辰心中大骂,这个该死的李元吉,第一次这样,第二次也这样,不知道扰人清梦遭天打雷劈吗?其实李昊辰心中不甘的骂李元吉,是因为李昊辰梦中正在和女神表白,看样子女神已经要点头同意了,结果被李元吉搅合了,要知道上一世生活在,二十四世纪他,一个没有钱没有势力的胖子,是很自卑的,和女神表白是需要很大的勇气的。虽然是在梦中,但是李昊辰还是极为的不甘心,索性对李元吉也就没有了好气。
  
      “李元吉,门招惹你了?还是你脚上长钉子了?你咋不去死呢?”李昊辰对着李元吉就是一顿吼,这胖子现在也是豁出去了,反正也觉得小命也不久远了,索性也就不在乎得罪李元吉了。
  
      李元吉被这胖子一顿乱吼,顿时有点懵,想他齐王的身份多么高贵,向来都是他吼别人,哪里有别人吼他。顿时就怒了道:“娘希匹,你个该死的李昊辰,本王今天你好心来看你,你竟然还敢对本王吼,你信不信,本王现在就剁了你?”说完李元吉还冷哼一声。
  
      起床三分气,何况李昊辰还是在那种梦境之中被突然叫醒,现在脑袋里面就是一片的混沌,也没多想,听着李元吉骂脏话,他也开骂道:“妈卖批,你丫剁啊,我吼的就是你,你不剁你就是孙子!”
  
      李元吉抽出手中的长剑,收起剑落又一次的把门锁斩断,直接冲进了监牢,一剑便指向了李昊辰道:“你跟本王走,本王找个地方收拾你!”
  
      一旁看着两人对骂的牢头目瞪口呆,但是看到李元吉要带走李昊辰这个钦命要犯,他还是畏畏缩缩的道:“齐王殿下,这个人……”
  
      牢头的话还没有说完,李元吉就怒道:“你刚才没听到,这小子骂本王?本王要带他回去好好收拾!你若是再敢多言,本王先收拾了你!哼!”李元吉这重重一哼,牢头便吓得话也不敢说了,连忙躲到了一旁,以免被暴怒的李元吉误伤,就划不来了。牢头想着还是向上汇报让上面的人去齐王府要人吧。
  
      就这样李昊辰被李元吉用剑架着脖子带出了大理寺的监牢,上了一辆马车。
  
      “齐王殿下,说说吧!你意欲何为啊?”李昊辰一脸笑意的看着李元吉。
  
      李元吉冷哼一声道:“杀你!我告诉你,本王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被人这么骂过,你这么个小人物也感骂我?一会有你好瞧的!哼哼!”说着李元吉还对着李昊辰比划了下他那沙包打的拳头。
  
      李昊辰脸上漏出吃惊的神色道:“齐王殿下,不是你让我骂你的吗?”
  
      听到李昊辰话的李元吉怒道:“你放屁!本王何时让你骂了?”
  
      李昊辰耸了耸肩,两手一摊道:“那是末将会错意了,末将刚才看见你给末将使眼色,以为是让末将骂你,然后你好借故带末将出来!”李元吉刚才骂李昊辰的时候确实给李昊辰递过眼色,但是当时李昊辰也在生气中,并没有理会,这一上马车,李昊辰才领悟过来,而李元吉给他的眼神意思就是让李昊辰故意激怒李元吉,李元吉便借故把他带出来,可是没有让他骂街。李昊辰自然也是知道这一点的,所以才会这么说,他可怕李元吉因此记恨他,如果是那样的话,即使李渊不杀他,李元吉那有仇必报的性格也不会放过他。所以这才连忙解释。
  
      李元吉听着李昊辰的话,冷哼一声,也知道确实刚才是他给李昊辰递眼神,让他激怒自己,现在也不好说什么,便说道:“今天的事情本王先给你记着,不和你计较,你且先随本王去见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