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重生之胖子在大唐 > 第二十九章午夜来人

第二十九章午夜来人


  李昊辰刚想反驳高升的话,边听见圣旨到,连忙行大礼道:“臣李昊辰接旨!”而高升见状面有得色,心中暗暗想着:“你李昊辰不是牛吗?不是不跪吗?怎么样皇帝的圣旨来了你还不是得乖乖的跪下。”
  李昊辰的余光正好瞟见了高升的得意之色,心中自然知道这不全之人心中的想法,不过此刻他可没有心情去和这个不全之人争什么长短,如果他不乖乖的接圣旨,那可就真的抗旨不尊,欺君大罪。
  那传旨的内侍见状,连忙扶起李昊辰道:“乐成侯不必如此大礼!”一句话说的李昊辰有些不知所措,不过在李昊辰被扶着站起身来,那传旨内侍打开圣旨宣读后,李昊辰便明白了一切,只听那传旨内侍尖声尖气的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平叛大元帅,乐成侯,李昊辰,在潼关一战击溃敌军,俘虏敌军全部,实乃我大唐之将帅典范,是我大唐股肱之臣,朕得此能臣,天下幸甚,大唐幸甚,也是朕之幸,特任河南道军政总管,三日后启程赴任,令赐爱卿皇宫骑马,带剑上朝,面君不跪,望爱卿为我大唐再立功勋!钦此!”
  李昊辰躬身施礼道:“臣谢陛下隆恩!”
  宣读完圣旨后,那个宣旨的内侍笑嘻嘻的道:“恭喜李总管了,这一道的军政总管在我朝可还没有过,李总管这是开创了先河啊!前途不可限量!”
  李昊辰知道这是这传旨的内侍在讨要赏钱,连忙吩咐管家福伯道:“福伯快去拿些茶水钱,内侍一路辛苦!”对此陋习李昊辰不喜,但也无力改变什么,毕竟人家辛苦跑一趟,给你带来了好消息,讨要些赏钱也合乎情理。
  李昊辰接完圣旨,打发走那个内侍,看向了高升道:“你还要和我讨论跪不跪吗?”高升低下了头不敢言语,李昊辰便转过头看向了李承宗道:“太子殿下,还要让臣跪吗?”
  李承宗冷哼一声,没有搭理李昊辰而是对着高升道:“我们走!”说完转过身看也不看李昊辰直接便离开了。
  李承宗也不愿意走,但是不走不行啊,这是啪啪的打脸,他让李昊辰跪下认错,便来了圣旨直接让李昊辰以后都免跪了,这让他在李娟儿面前觉得是颜面无存,实在是没脸见人,所以只能灰溜溜的走掉了,而李昊城心中也是五味杂陈,他知道他这次是把太子得罪了,恐怕以后的日子不会太好过,不过他向来不是什么逆来顺受的人,任何人想猜他一脚,都是他所不能容忍的。
  李昊辰在李承宗走后,看了一眼李娟儿是,没好气的道:“还不回家,在这里站着干什么?”说完便转身回了府邸,气的李娟儿一阵攥拳跺脚,不过李娟儿也知道,事情闹到这个地步她也只能先回家了,便转身回家了。
  傍晚十分,去护国寺上香还愿的吕娉婷回来了,李昊辰便和吕娉婷说起了今天李娟儿大闹府邸的事,听的吕娉婷是娇笑连连,险些笑岔了气,这让李昊辰很是纳闷,开口问道:“这件事情有那么好笑吗?你这也能笑这么久,你这笑点这么低吗?”
  吕娉婷看出来李昊辰有些不高兴了,便柔声道:“我笑的不是娟儿姐姐,而是笑夫君你这个不开窍的榆木脑袋!”
  李昊辰听着吕娉婷的话,有些惊讶道:“笑我?我有什么可笑的?”
  吕娉婷听着李昊辰的话,又是一阵娇笑,一直到李昊辰黑了脸,吕娉婷才停止笑声,开口道:“女人的心思,夫君你是一点也不懂,你不觉得娟儿姐姐今天的表现很像是夫君前日刚回来时候的妾身吗?我敢打保票娟儿姐姐肯定是看上你了,而且情根深种!”
  “什么?这种事情可不能乱说,事关娟儿的名节!”李昊辰先是惊讶,后是以教育的口吻对吕娉婷说道。
  虽然唐朝是个相对开放的时代,但是开放也都是背地里的,明面上还是很重视女子的名节的,如果吕娉婷的话传出去,肯定会坏了李娟儿的名节,如果他的老师李靖知道是他坏了自己女儿的名节,那还不得上门找他拼命,这样想着李昊辰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
  看着李昊辰的样子吕娉婷娇笑着道:“夫君,这话出我之口,入你之儿,怎么可能会有第三个人听见呢?夫君若是认为我说的不对,抽个时间我帮你试探一下娟儿姐姐如何?”
  李昊辰连忙摆手又摇头道:“不要!”
  “不要?记得夫君欺负妾身的时候,这两个字是妾身最长说的吧?怎么现在夫君却说这两个字了呢?”吕娉婷极尽妩媚的躺在李昊辰的怀中,在他的胸口花着圈圈,极尽诱惑的说道。
  吕娉婷的表现让李昊辰心中一阵火热,翻身就要大振夫纲。
  就在这个时候,门口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李昊辰进一步的动作,让他心中很是恼火,狠狠的道:“天塌下来了,明天再说!滚!”。
  李昊辰的呵斥声让门口短暂的安静了,就当李昊辰刚要再次行周公之礼的时候,门口再次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这一而再的打扰,让李昊辰,心中很是恼火,他翻身下床,对着门口道:“我刚才的话没有听清吗?如果再敲,信不信我出去剁了你的狗爪子!”
  这个时候门外再次陷入了短暂的寂静,就当李昊辰转过身准备上床休息的时候,门口再次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气的李昊辰直接抽出了挂在衣架上的佩剑,怒冲冲的打开房门道:“当我的话是耳旁风是吗?李……”当李昊辰打开房门看见门口之人的时候,吓得手中的宝剑哐当掉在了地上,惊讶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李昊辰刚想再次说话,来人却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李昊辰连忙闭上嘴,那人做了个手势,李昊辰便跟着那人出了房间,转身前往了他府中的书房。